葛剑雄:学历史的用处不在于“用”

  • 2016-11-21 14:53
  • 来源: 澎湃新闻

  周功鑫和她新编的《战国成语与秦文化》丛书。

  正如黑格尔所说,一切哲学都是哲学史,一切艺术都是艺术史,一切科学都是科学史……如果没有这些历史,世界观和历史观就无法建立。

  昨日(11月19日)的上海国际童书展上,台北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历史专家周功鑫将自己新编的“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之《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带来与青少年读者见面,并与著名历史学者葛剑雄以及中学历史特级教师邵清,就青少年如何学好历史以致用展开了讨论。

  《战国成语与秦文化》丛书。

    周功鑫:建议孩子们不要背历史

  “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是一套青少年历史读物,由周功鑫主编,从战国讲到宋朝,叙说上千年的历史。而其中的十册《战国成语与秦文化》从商鞅变法到荆轲刺秦王,将秦国的兴起、强盛与衰败全面展现。有意思的是这套书不是常规地按照编年体的方式叙述,也不按照编年体的方式,却是从成语入手来讲故事。那么,把中国历史和成语要结合起来对孩子学历史有何用处?

  周功鑫有40余年的博物馆界从业经历,之所以用成语来引出历史,是因为成语本身就是史实,如果能很好地保留故事性、人物关系,将是一个很好的历史传播媒介。

  此外她选择用图文的形式讲故事是考虑到现代年轻人生存于视觉学习的生活环境,退休后她曾做过一些研究,发现图画的学习效果要比动漫要来得好,因为图画是直观的学习,效果很快,但同时说明这种学习的深度会比较浅,因此青少年学历史应该是图画和文字并重为好。

  周功鑫选了150个故事收入“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中,这些故事大多集中在战国、汉、唐、宋,共50本。她建议家长不必要求孩子背诵,能够比较具体地了解历史就已达到学习目的。她希望孩子们在学习历史的时候进入的是一个“立体”的世界,能读到不只有历史,还有文化、艺术、生活美学、生活风尚、艺术特质。这套书有两个细节:一是会附上历史地图,通过地图的方式让读者了解当时各个国家和每一场战争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二是书中有很多显示器物史的图片,可以看清许多造物的细节,以此希望青少年能学得更多内容。

  但葛剑雄并不认为所有的孩子都会对这样的细节直接受益,他坦言每个孩子各有天赋,成人不单是要灌输给孩子知识,更是要在孩子小的时候激发起他们好奇心,把他们的天赋发挥出来。对于人才培养,他认为现在的家长给孩子的安排往往是跆拳道、钢琴等等,但这些未必适合每个孩子,他希望家长能给孩子留点余地,尽可能提供空间。

  此外,葛剑雄不赞成现在是读图时代的说法,他认为从不存在纯读图的社会。他认为,图画只能提供给人直接的感觉,如果只看图画那么将有损人类抽象的思维方式,因此他建议育儿时可以先给孩子看图画的习惯,碰到不明白的地方再看文字。

  《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内页。

    葛剑雄:真正的历史问题考的是思维

  《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内容繁杂,为什么放那么多料在一套给青少年看的书?

  周功鑫称,除了希望孩子们在不同时期,哪怕在他成年后都能看到想要看的东西;其次她认为这套书是为老师、家长们做的一次备课,读完以后他们就能指导孩子学习,增强亲子关系,毕竟现在很多成年人对历史的了解存在盲区和盲点。

  在我国当下的普遍历史教学中,考试标准是为圭臬,葛剑雄认为这是我们历史教学中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甚至不单是历史课,其他的课也没有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教历史的时候就存在一种假设,好像我的学生今后都应该是从事历史工作的,所以教的目的是为了用,但是设想一下,我教的学生将来会做各种各样的工作,也许一辈子再也不接触历史了,那这些历史教学对他们有没有用?我们教的时候要考虑,目的是影响孩子的人生价值观,还是只是给他一些历史的知识?”

  似乎,问题又变成上历史课是否有用?

  葛剑雄分析:“数学课有没有用?我现在70多岁了,我好像是这辈子以后都再也用不到数学了,这样的话,当初是应不应该学呢?历史也是这样,我们学,或者不学,不都过得好好的吗?这么想的话,我们只是把这些问题简单化,但是没有看到这些历史课上了之后,对一个孩子的人生会有影响。

  “以前大学学历史的要到外面去实习的,比如像学历史地理的要到敦煌,因为这样才能让他真正将自己所学的知识和价值观联系起来。比如人类的文化怎么发展起来?这不是简单的知识,非得让他在这种环境里体会。”

  葛剑雄还补充,真正的历史问题考的是思维,往往没有标准答案,需要靠平时积累的历史知识、地理概念来解决。现在我们往往直接依靠标准答案,这就麻烦了。

  关于青少年如何学好历史,葛剑雄建议无论家长也好老师也好小朋友也好,不要设想看这个书后将来就一定要做历史教师,不要想读了这个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而是要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学,这样历史课才能起比较好的作用。往往一个故事,就是一个真理,一个为人的准则,不是一个简单的知识。

  关于专业,葛剑雄分享了一个经验谈:“如果你是为了求知识,必须选择,如果不是,就不要了,书是你这一辈子都看不完的。但是中小学内容不一样的,适合所有的人才叫好。”

  葛剑雄强调,有些历史知识的确是“没有用”的,但是如果通过这段历史能够对人类文明的发展、环境有所了解,会给学习者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比如做买卖或者是做软件时有潜移默化的帮助。他以莫言举例称,“他写小说,所以他不需要证据,但他需要的是越丰富越好的想象力,受过历史训练将对此有极大的帮助。今后你们看到一个事物,首先想要找到证据,无论做什么都要明白:我要做一个结论,就必须找到证据。”

  葛剑雄希望家长走出功利学习的误区,比如说要孩子弹钢琴,就别指望他一定能成为郎朗,叫孩子们看书,就别指望他将来成为历史学家,顶多算一个兴趣而已。

  最后葛剑雄指出,如果有一些孩子没有正确领会历史学习的价值,予以纠正就可以了。家长一定要注意正确引导,因为知识很容易给的,但是如果是形成一种不正确的看法,或者是价值观念形成偏差,就糟糕了。

  《战国成语与秦文化》内页。

  中学老师:突破学科边界有必要

  作为中学的历史老师,邵清分享了青少年课内历史学习的问题及解决方式。

  她认为现在孩子们学历史,最易碰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和历史人物、世界有距离感。正因为此,所以在教学过程中,老师应该给孩子创设一个情景,让他们理解历史的时刻和人物。

  现在有很多孩子认为学历史就是背信息,随着电脑信息技术的发展,搜索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因此很多人会质疑学历史还有什么用?

  邵清认为老师在上课的过程当中,除了要关注学生的证据意识、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形成之外,也要注意突破学科边界、跨界相融,这样就能大大丰富历史学习的层次。她认为以解决一个问题为目标的同时,历史课、语文课、艺术课、地理课这些学科的边界都可以得到突破,但这需要几个学科的老师在一起来开课。

  邵清以学生走出课堂的活动为例,“以前我们组织社团的孩子们到上海博物馆去,和博物馆教育部的老师一起办流动展。那些老师一方面是在教课,一方面他们把我们的孩子们推到了第一线,将平面化的文字的演变、钱币的演变等等平面的知识做了流动展,效果就很生动。在做的过程当中,这些孩子们的证据意识、历史知识、文化意识等等在慢慢成长,值得重视的是,这个过程不仅仅是历史学习,还有艺术等等一系列学科的崭新认知。后来,孩子们还带着这些展览内容到社区给更小的孩子授课。”

  在实际教学中,通过教学方式的突破,教师将关注到孩子的情感、价值观等深层变化,从而照进每一个孩子的个人能力发展,这比试卷评分对孩子的影响更为深远。 (莫琪)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19955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