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故宫的文化创意“爆品”是如何炼成的?

  • 2016-11-28 09:06
  • 来源: 新华网

单霁翔

故宫博物院院长

  11月24日,由国务院参事室主办、新华网承办的“2016国是论坛”在北京召开,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创意经济——培育新业态”的专题环节中,发表了主旨演讲,分享自己对创意经济如何影响文化机构发展的观点。

  单霁翔提到故宫博物院拥有非常多令人骄傲的数字,但是只让观众从前门走向后门的观展,是无法让故宫博物院跻身世界一流的,所以近年来,故宫博物院依靠文化和经济技术的力量,不断突破发展瓶颈。

  通过单院长的介绍,可以看到,现在的故宫发展,早已今非昔比。通过网络预约限流观众,这座博物馆同时实现了文物保护和观众感受提升的目标。与此同时,现在的文物修复也能够向观众展现了,也要像人一样先挂号、查病史,病史,测量完“血压”、“体温”后,才能开始着手修复。

  在谈到文化创意产品时,单霁翔指出,过去的文创产品有两个缺点,一是销售的文创产品大部分不是自己研发的;二是商店商业气氛太浓,文化气息不够。而故宫博物院正在修补这样的缺陷。在演讲中,他还介绍了一款获得全国文创产品大奖赛第一的朝珠耳机,他风趣地说道:“有人说戴着朝珠打手机很有皇帝的感觉,我说胡说,哪一个皇帝也没有手机。”但正是一件件这样充满创意的产品,不断进入大众的视线。

1125 单霁翔

  单霁翔:我们的文化创意产品要更接触人们的生活,实用性强、趣味性强。 陈杰摄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思客整理:

  尊敬的各位国务院参事、各位专家学者、各位老师,非常感谢给我这样一个发言的机会。我想谈一下创意经济如何影响一个文化机构,影响一座博物馆。

  人山人海的故宫一去不复返了

  我所工作的故宫博物院,这里的古建筑群有600年的历史,我们经常用一些数字来骄傲地说我们这个单位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古代宫殿建筑群,我们有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厚的世界收藏,世界上只有一座博物馆每年接待1000万以上的观众。甚至有的机构把故宫博物院称作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这五座博物馆恰恰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的,我开玩笑说,这说明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强大的博物馆是不能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

  但是真正身在其中,工作其中,我就感觉到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说你有宏伟的馆舍,但是大部分区域你都不开放你有丰厚的文物藏品,但是绝大部分沉睡在库房里你说你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观众,但是他们都是从前门走到后门,你就不是真正融入世界的博物馆如果这样就不是人们喜欢的博物馆,进入这个博物馆要排队一个小时,精疲力尽了,还要往外挤,再排三个队验票、安检、存包,进去以后心情就不好了。所以,我们要有所改变,靠什么呢?一个靠文化的力量,一个靠经济技术方面的力量。

  今天,我们开始限流了,靠什么呢?靠我们的网络预约,现在每天我们只接待8万人,文化遗产保护、观众的感受都得到了平衡。通过预约使淡季的人来故宫的更多,全年的观众人数不降反增。通过我们的售票系统,人山人海的故宫一去不复返了。

图为“2016国是论坛”现场,与会者在认真记录精彩观点。新华网记者 陈杰摄

  图为“2016国是论坛”现场,与会者在认真记录精彩观点。新华网记者 陈杰摄

  现在,文物也必须经过诊断才能上手术台

  一个片子《我在故宫修文物》引起很大的反响,过去我们想可能是中年人、成年人比较喜欢,现在一看90后、95后的年轻人爱看这个片子,甚至我们今年有15000人报考故宫博物院,希望能到故宫修文物。这些默默无闻的专家学者,我们的这些匠师们,他们的默默无闻在今天被放在了闪光灯下,但是细想想够了吗?根本就不够,我们送修的时候就一张纸,告诉修复人员文物号是什么,年代是什么,材质是什么,哪儿坏了现在需要修,简单的一张纸,于是我们的修复人员凭他的经验在修复。

  我们人生了病到了医院绝对不会上来给我们吃药、打针做手术,一定是先挂号把我们的病例调出来看我们的病史,给我们量心跳、血压、体温,用听诊器、X光、CT、核磁共振,验血、验尿进行病情判断,最后制定方案。一件青铜器同样应该进行体检,它是什么年代的,什么时代出土的,在历史上各个时代有什么叠加的信息,金属成分是什么今天得了什么病必须经过诊断才能上手术台

  于是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改变,1万平米的房子26个研究室,这就使观众能够参观、了解文物修复,他们获得了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受益权。同时文宝科技人员和使用的仪器得到了更好的条件,我们为故宫博物院配备了最好的设备,比如分子结构分析的设备、三维打印的设备、热性能物理性能的设备、通用的文物CT、造纸纺织联用的纤维分析仪器、可移动的分子显微镜、元素分析的设备等等。这样文物再修复的时候,经过诊断以及方案的详细论证再进行修缮如虎添翼。一件2500多年前的青铜器碎成了100多片,今天进行了修复,这就使我们的经验和技术得到嫁接。

  商店变成人们离开博物馆前最后一个展厅

  我们也进行文化创意产品的研发,更接触人们的生活,实用性强、趣味性强,比如正大光明的充电器,我们的U盘,朝珠耳机。个耳机居然获得全国文创产品大奖赛第一,我说哪儿好啊?他们说戴着朝珠打手机很有皇帝的感觉,我说胡说,哪一个皇帝也没有手机。我们的五把紫砂壶,现在是国宾礼品;我们把凤凰梅花的图案,放到了披肩上;乾隆皇帝的一匹白马,我们做在水果叉上、领带上;四方磊青铜器,我们做成了茶器;人们要想把凿井文化带回家,可以买一把伞;宫门文化要想带回家,可以买一个包;我们的五牛图可以变成实物,搁在家里门厅,这很受欢迎;红山文化的玉器,可以做成香插,每天插一个四季香,这些产品都能融入人们的生活。

  过去的文创产品有两个缺点,一是销售的文创产品80%不是自己研发的,人们要把故宫文化带回家得不到满足,但是到去年年底,我们已经研发了8700种文创产品,营业额突破了10个亿,我们开始全部卖自己的文创产品。

  再一个,过去我们的商店商业气氛太浓,文化气息不够博物馆的商店应该是人们离开博物馆前最后一个展厅,所以我们开始叫文化创意馆丝绸店不叫丝绸店,叫丝绸馆,展示故宫的丝绸,喜欢的话可以把它带回家;服装店不叫服装店,叫服饰馆,人们参观后可以把它带回家;玉器馆、陶艺馆等都像展厅一样,传播故宫文化;我们的书院叫紫禁书院,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坐着阅读故宫的图书;我们还建了生活馆,建了幼儿喜欢的文化创意馆,孩子们带着爸爸妈妈到这里买他们喜欢的文创产品的同时,自己还可以在这里做手工。

  我们还要通过今天的传播力量传播故宫文化,去年我们的文化活动28000场次,融入到几十个学校、几十个社区。我们的故宫知识讲堂,每天都爆满,孩子在这里面可以串朝珠、绘龙袍、画盘子、做皇帝皇后的新衣,完全免费,孩子们空手而来,带着他们的作品满载而归,大量文创产品的收入全部投在孩子们的身上,这是一本万利的,这些孩子们长大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对他们自身的成长,都非常有利。

  今后四年对我们极具挑战,平安故宫工程要在2020年完成,2020年是什么年份呢?就是明代的永乐皇帝在1420年建成了紫禁城,再过四年2020年就是故宫的600岁生日,我们希望故宫600岁生日那天到来的时候,我们能把一个壮美的故宫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00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