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摄影博物馆

  • 2016-12-05 11:43
  • 来源: 东方早报

  [摘要]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与美术馆,在中国也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但却没有把照片作为典藏对象、加以研究的博物馆或美术馆,这有点不可思议。

  “为什么我们需要摄影美术馆?”(Why Are Photography Museums Necessary )原因很简单,因为目前中国还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摄影美术馆。

  中国有很长的收藏艺术品的传统。但是,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意识与博物馆则出现于清朝末期。1905年,实业家张謇上书敦请清政府建立帝国博物馆,而他自己于同年在他家乡创立了南通博物苑。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马上成立了国立历史博物馆筹备处。1925年清皇宫被改为故宫博物院。1936年,国民政府在首都南京成立了“国立美术陈列馆”(现为江苏省美术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62年在首都北京建立了中国美术馆。

  40年来,走上改革开放之路的中国,在各地涌现了许多博物馆与美术馆,无论是公立的还是私人的美术馆。但是,至今为止,中国还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摄影博物馆。

  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与美术馆,在中国也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但却没有把照片作为典藏对象、加以研究的博物馆或美术馆,这有点不可思议。显然,这不能以中国有太多的艺术品来不及研究与保管作为借口。

为什么我们需要摄影博物馆

  图源网络

  如果人们要问原因的话,我想至少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摄影从来被认为是一种实用的记录手段,而没有被认为其作为一种创造性手段的价值,因此,我们对摄影所具有的创造性价值的认识,显然落后于已经设立有摄影美术馆的国家。

  二、长期的战争、革命与社会动荡,使得大量的原作被主动或被动地毁坏,因此建立摄影博物馆或美术馆的基础遭到削弱。

  三、从实用主义的立场出发,各种博物馆与美术馆,绝大多数都视美术作品为财富,而对与美术作品相比,其市场价值相差甚远的摄影作品,缺乏购买与收藏的动力。

  四、美术馆对于收藏摄影作品的意识淡薄,至今没有一个中国美术馆拥有摄影部。而行政人事的变动,往往容易使得一些努力无法继续。比如,广东美术馆已经在2004年开始有计划地收藏中国当代摄影作品,并且从2005年起举办了三届摄影双年展。这是中国美术馆中首个对于摄影这个视觉样式加以严肃对待的美术馆。但是,这个良好势头在馆长调动后被人为停止了。

  五、严重缺乏能够了解、实施摄影博物馆运营的专业人才以及专门从事有关摄影的历史与文化的研究的人才。

  尽管如此,拜互联网时代摄影的普及以及中国当代摄影的发展之赐,逐步地,人们还是形成了我们需要摄影博物馆或美术馆的共识了。

  中国最早的摄影博物馆成立于丽水,其名字为“中国丽水摄影博物馆”(Photography Museum of Lishui China)。位于浙江省丽水市的该博物馆,开馆于2007年,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其收藏品包括摄影报刊在内,现在共有5444件,其中摄影作品611件,老照片617件。但是,严格来说,从它的收藏与展示看,它的专业性还有待切实提高。

  一个最新的消息是,三天前,在广东省的连州市,在第11届连州国际摄影大展上,举行了连州国际摄影博物馆的建筑落成仪式。据宣布,在明年摄影节时,会正式开馆。该馆与法国的尼埃普斯摄影博物馆合作,设立中方、法方联合馆长。该馆的收藏方针以中国当代摄影为主。但会有摄影史常设展示。据说现在正请尼埃普斯摄影博物馆在国际上代购藏品,以构成一个摄影史陈列。该馆的经费来自政府,但目前拨款数目还没有确定。

  虽然有点晚了,但中国人还是意识到了摄影博物馆的必要性。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Photography,在今天的日语中,被以汉字形态翻译成“写真”。其意为“记录真相(事实)”。需要指出的是,“写真”一词最早出现于中国的古典。它出现在五世纪末的《颜氏家训》中。而在同样以汉字形态翻译的中文里,Photography现在的定译为“摄影”,其意为“捕捉‘事实的’影子”。显然,从这两个不同的译法,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日本这两个东亚国家对于摄影的认识的差异。日本人的这个译法似乎对于Photography的记录能力更具信心,因而更乐观一些,而中国人的译法则更显得悲观一些。因为中国人认为摄影只能捕捉到事实的影子。

  即便如此,在今天的中国,这种对于摄影的能力看上去有点悲观的认识,并不能成为我们没有摄影博物馆或美术馆的借口。毕竟,在中国现当代史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件,摄影也以它特有的方式捕捉过、呈现过、传播过,而且有许多照片,作为一种物质性的片断,作为一种带有事实、精神性、感性、价值观以及创造力的物质性片断,更重要的,作为一种视觉的历史文献,大量存在着。作为一种事实的记录,照片也是其拍摄者有关人类历史、社会实践以及文化发展的思考与解释。如果没有能够盛载、存放、保存与研究照片的空间与场所,这只能表明我们对于历史与文化的某种程度的漠视,甚至是表明我们害怕历史甚至是有意拒绝历史。而当我们没有了历史,尤其是可视的历史,那还有什么样的未来?

  何况,除了保护、分享之外,摄影博物馆或美术馆更重要的,或许是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历史的再组织,文化的再定义。这是它的任务,也是它的责任。

  对历史的再解释或许意味着对于未来的新理想与期待与行动的可能性。从网络上人们可以了解很多,但对于公众来说,那是汹涌澎湃的影像洪流,无序,遇到什么就是什么。或许某些人可以按照自己的知识与教育作出某种整理,但博物馆或美术馆,却有可能从对人类整体文化发展的历史、认识与立场来组织对于历史与实践的书写并作出某种解释,进而重新定义文化本身。而通过这种对于其所收藏的艺术品的定义,也同时定义了博物馆自身。

  因此,我要说,无论从什么角度说,对于“Why Are Photography Museums Necessary?”这个问题,我们中国人尤其需要摄影博物馆或美术馆这样的空间与场所。而且,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已经充分陈述了为何必要的理由,这是从中国的现实作出的解释。(文/顾铮 作者系复旦大学教授,本文为作者于2016年11月23日于日本东京都摄影美术馆开馆20周年纪念活动时的发言整理稿。)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054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