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丨“诗词大会”火了 国人与诗词之间仍有隔膜

  • 2017-02-08 09:20
  • 来源: 新京报

  两届大会在很大程度上都演化为了“诗词背诵大会”,一些胜出选手,甚至不懂基本的平仄对应,这显示出的正是我们与诗词隔膜的地方。

  电视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红极一时,一个又一个出镜选手享受着“才子”或“才女”的漫天光环。不可否认,通过这样一档节目,在全社会普及诗词这一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是很有意义。且《诗词大会》形式活泼,可以让更多观众容易“上手”,“速成”为诗词发烧友。

  不过几集看下来,有些观众发表评论称,节目所选考的诗词大多比较简单,很多来自教科书和普及读物,优胜选手并非有多高不可攀。但即便如此,这些优胜选手仍赢得一片喝彩声,这表明“诗词文化在当今社会中已退化”。

  这些朋友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确,诗词在当代中国已成“小众”兴趣和爱好,泛泛而谈者不少,真正愿意花点工夫读一些的就少很多,愿意去尝试赏析甚至创作的就更少了。这当然有特定的时代原因。

  诚如王国维所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自唐宋以来,文学形式发生了改变,语言、文化、社会风气也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曾客观上促使千家万户苦练诗词的“诗赋取士”早成故典;还比如,构成格律诗词骨架的中古音,也早在元代就从“古代普通话”变成方言基本音,中古四声之一的“入声”在普通话和大多数北方方言中已不复存在……

  在这样一个变化了的时代,大多数人仍能从精心挑选的诗词作品中获得艺术享受,少部分“发烧友”仍能通过拜师访友、勤学苦练掌握更专业的诗词鉴赏、创作技巧,这同样也在很大程度上拜时代的进步、技术发展所赐。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几十年前我学诗词时,因工具书匮乏,词谱、韵谱都是借来手工抄录的,而如今的“发烧友”则可通过网络在线获得几乎所有资料。

  《诗词大会》同样也是时代进步、技术和观念发展的产物,为更多人从更多不同层面、角度分享诗词所能带来的愉悦,提供了更方便的选择,也为电视综艺节目的多样化提供了又一个崭新的品种。但认真审视不难发现,《诗词大会》也有些微瑕疵,例如,两届大会在很大程度上都“浓缩”为“诗词背诵大会”;一些选手,甚至是胜出选手在“填空”时连“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都不懂,在只能填平声字的地方填了仄声字,这显示出的正是我们与诗词隔膜的地方。

  诗词大会之所以深受欢迎,一则,在于通过媒体的放大效应,人们重新发现了蕴含在古诗词中的语言之美。近些年来,不断有专家学者诟病当下语言存在粗鄙化倾向,古诗词凝练、生动,或意象丰富或生动有趣的表达方式,让人们惊讶地发现了汉语典雅、含蓄之美。二则,人们也重新发现了蕴含于古诗词中丰富的意境与情感表达。诚如叶嘉莹所言,古人把自己内心的感动写出来,千百年后再读其诗作,依然能够受到同样的感动,这就是中国诗歌的生命。

  所以,诗词大会,不能仅仅将其视为一场大会,看完热闹也就散了。事实上,比起背诵,日常的吟唱、体悟似乎更加重要。退一步讲,实在没时间,哪怕偶尔翻翻,体悟一下古诗词之美,也是极好的。(陶短房 学者)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428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