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悦读丨冯仑与王石对谈:一辈子能活出几种人生

  • 2017-04-07 09:40
  • 来源: 新华网

  

思·悦读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冯仑说:“我和王石认识二十多年,我曾写过《学习万科好榜样》,我们一起爬山,一起做公益,到现在,我们仍然是完全不同的个性,但不妨碍我们最终都还是三好学生。”近日,冯仑与王石两位老朋友又一次重聚,身为企业家的他们,也是企业家、慈善家、登山爱好者等,他们是如何将自己的人生活出这么多样的呢?我们来一起聆听他们的人生感悟。

王石和冯仑是如何将自己的人生活出这么多样的呢?

  王石和冯仑是如何将自己的人生活出这么多样的呢?

  冯仑:被好奇心牵引向前

  

  其实,我从小就对人、对社会充满了好奇心。比如,现在我就被今日头条“害惨”了,每天都因为它少睡两小时,因为我每天都很好奇它推送了什么。它不断地推,我就老看,我就像是一个“人间观察者”的角色。

  我是巨蟹座,我想找一个海盗聊天,为这事儿琢磨了挺久,我今年确实约了。其实海盗很文明的,他们就像江湖大哥,你觉得他有很多特殊背景,但是实际上他们跟我们没什么不同。我想和海盗聊天也没有什么直接目的,就是想弄清楚,海盗都是怎么生活的。

  我到美国后突然发现,“太空探索”在民间其实挺普通的,没我们这边讲得这么玄乎。去年我在英国参加王总(王石)安排的“深潜”课程时,参观了当地的一家建筑事务所,他们有个“月亮上的建筑”模型,让人特别震撼,那是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要求这家公司在2020 年前完成的任务。自从发现太空其实离我们很近后,我的兴趣就一下子从人、地球转换到太空了。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做火箭公司的年轻人,就投资了他,也成了他的客户,决定发射一颗自己的小卫星。

  因为性格上的一以贯之,我一直被好奇心牵引着往前走,只要条件允许,我就会进一步观察。

  

  王石:生活源于个人情趣

  

  我过去玩登山、滑雪、滑翔、深潜,最近又已经组建了交响乐团,个人兴趣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喜欢探险,开个越野车出去玩也比较适合我的性格。大家都知道我在登山,却不知道我在飞滑翔伞,我最好的运动成绩不是登顶珠峰,而是在2000 年,创造了中国滑翔伞攀高6100 米的记录,这个记录直到去年10 月份才被打破。

  我和冯仑还一起去登过乞力马扎罗山,当时十几个企业家报了名,我们还很兴奋。但是到真正出发的时候,大家就有了各种理由,都不去了。当时媒体很积极,甚至有一家媒体要派两个人来,我就对冯仑说,你不能不去,否则就不是企业家登山队,而是媒体登山队了,我就成了一个陪练。他答应了,但是过程非常痛苦。

  其实,登珠峰和企业家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有人研究过“企业家为什么要登珠峰”,最后得出了两个结论:一个是企业不行了,所以企业家想通过登珠峰出风头;如果发现他的企业挺好的,那就是第二个结论——他肯定是被抬上去的。

  但是大家不知道,到了海拔八千米以上的地方,如果你死了,也没人能拽下尸体,只能放在那里,更不要说活着抬上去了。我想不到自己能连续两次登上珠峰,接下来,我准备在70 岁的时候第三次登珠峰。一定要非常清楚,你的职业是你的职业,你的生活是你个人生活情趣。

  另外,希腊文明讲究智力、体力和灵魂,他们认为,只有体力和智力互相交融,才能得到灵魂的升华,而我们是缺少这些东西的。如果你缺少运动,学术方面的成果绝对会局限在一定水平。

  

  冯仑: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

  

  做企业必须拥有基本的经济条件,但是同时,我希望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从十多年前,就跟一些企业家讨论做公益,我们觉得,在这三四十年里,民营企业在中国能做的事,也就三件。

  第一件事是把企业做好,证明民营企业和社会的共有组织是相融的。

  第二件事是要解决民营企业和其他族群的关系,证明我们不仅跟经济组织能融合。从那时起,我们就共同发起了很多企业家组织,用公益的方式回应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人说的“捐款”问题,解决这件事儿花了十四、五年,目前没有人再认为企业家群体跟社会是冲突关系。

  第三件事情就是智库,我们希望能找一些好的研究机构进行研究,但是这件事现在显然才刚开始。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766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