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内蒙古

  • 2017-05-19 08:59
  • 来源: 内蒙古日报

  □ 李富

  草原就是一支歌

  无论我在什么地方,无论我走到哪里,每当听到一首蒙古族民歌,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我可爱的家乡,想到蓝天白云,想到金色的牧场,想到阿爸和额吉那朴实憨厚的慈祥。

  蒙古族民歌走进我的梦里。

  蒙古族民歌唱在我的心上。

  牧羊女的牧鞭依旧放牧着如絮的牛羊,萨日朗的花朵依旧温馨芳香。奶茶的馨香弥漫毡房,马头琴的韵律弹奏着四季的雨雪风霜。

  长调。

  依旧是长调。

  但长调唱出的是梦想成真的现实,音色不再那样艰涩,音域更加宽广。我曾沉醉在马奶酒香中,沉醉在蒙古舞的舞姿中,沉醉在赛马的奔驰中,沉醉在牧羊女的歌声里。

  在千里草原,在无垠的牧场,袅袅的炊烟,肥美的牛羊,到处是我的歌,到处都有诗的韵律生长。

  我走不出草原。

  因为我的根已深深地扎在家乡,我望着雄鹰在天空翱翔。

  我的情思也起伏跌宕。

  这里有我的手足兄弟,这里有我的艺术营养。青城、钢城、煤城、红城,还有龙的故乡;美丽富饶的草原,浩瀚如海的沙漠,巍巍峻峭的高山,闻名遐迩的塞外苏杭;煤海奇观,绿色宝藏,盐海明珠,稀土之乡。家乡,内蒙古,从恐龙到猛犸象,从河套猿人到大窑文化、红山文化,构成了绚丽多彩的历史画廊;从汉墓到祖陵,从寺庙到一代京城临潢,历史在告诉未来,历史本身就证明着内蒙古的灿烂与辉煌。

  70年光辉历程,70年的风雨沧桑,内蒙古,我的家乡,从城市到乡村,从田野到牧场,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林立的楼群,繁华的市场,稳定的环境,各项事业都在蒸蒸日上。

  改革开放,家乡内蒙古一日千里,把几代人的梦想都变成了现实,抒写在广袤的大地上。

  草原就是一首诗。

  草原就是一支歌。

  我的家乡内蒙古,她的明天会更加美丽,她的未来会更加文明富强!

  昭乌达的月亮

  皎洁的光,照在远古,也照在婆娑的柳叶上。

  回忆着遥远,把时空当成一种守望。

  昭乌达的月亮,与西拉沐沦诉说着亘古衷肠。一个在草原,一个在天上,牵手的歌谣,流淌在马背上。

  红山,是一面霞光,把人类的向往刻在悬崖上;

  红山,是一面旗帜,把对飞翔的梦想招展在柳树的枝丫上:彩旗猎猎,缤纷的杏花雨,点点滴滴都滋润着先祖的乳房。

  达里诺尔的潮汐,老哈河的奔腾,草原的夜幕演绎出流美的柔光和涛声回荡的悲壮。

  野鹿在岩崖上奔跑,红狐在树梢上张望,野狼的眼睛,像篝火一般燃烧出猎杀的渴望。 月光,照在达尔罕,照在昭乌达,照在贡格尔的河岸上。

  牧羊女相思的牧鞭,还带着泪水的印渍,一下一下抽打情感的滥觞;走敖特儿的酒囊,装着还有余温的嘱托,一口一口饮下寂寞的思量。

  牧羊犬,是影子,跟在爱情的背后,悠悠荡荡;套马杆,是力量,甩在烈马的背后,较量阳刚。

  奶茶,熬着,熬着草原的太阳,把传说中的故事都熬制成长歌,演绎出巴特尔的勇敢和刚强;奶豆腐,晒着,晒出油汪汪的营养,把奶水凝固成长调,让岁月慢慢品尝。

  昭乌达的月亮,照在心上,那一曲一曲的民歌便在灵魂夜夜生长;

  昭乌达的月亮,照在地上,那一滴一滴的露珠便在草丛中闪烁出太阳;

  昭乌达的月亮,照在河上,那一波一波的溪流便在蜿蜒的河床,荡漾出耀眼的光芒;

  昭乌达的月亮,照在天上,那一眨一眨的星星便在召唤相思的音乐,萦绕在勒紧的马缰。

  相会在敖包,用心灵和心灵来一次对唱;相拥在敖包,让思想和思想来一次亲密的碰撞。

  昭乌达的月亮,探秘着深夜的草原,也呼唤着黎明的辉煌;

  昭乌达的月亮,隐秘着岁月的秘密,也揭开了新人类的时光。

  把岩画上的北斗七星摆布成一个谜语,让科学沿着星光,探索发现的曙光;

  把壁画上的图腾崇拜翻译成一个故事,让信仰沿着自然的小路,一步一步徜徉。

  更美的景象在路上,最美的歌谣在心上。

  鸿雁的歌喉,荡气回肠;百灵鸟的嗓音,举世无双。

  大风起兮,云飞扬;苍穹之下,华辉覆盖着想象。还有,悲情,还有爱情,还有友情,还有无情,人间的故事情节都在演绎一个个形象。

  唯有昭乌达的月亮无语,静静地看着花开花落,看着大喜大悲,看着暮鼓晨钟,闪烁着迷离的眼光。

  昭乌达,弹奏着马头琴;

  昭乌达,哼唱着小黄马。

  诺恩吉雅的歌声,还留在河边,与牧草一同返青,和老哈河一起,潮起潮落,汩汩流淌;

  嘎达梅林的故事,还在演绎,在科尔沁草原辽远的路上,鸿雁的翅膀煽动着悲壮。

  昭乌达的月亮,一个音节丢在路上;

  昭乌达的月亮,一首情歌唱到天亮;

  昭乌达的月亮,一句乡音挂在天上;

  昭乌达的月亮,一弯乡愁刻在心上!

  昭乌达乐章

  远古的梦,被柳笛吹醒;一支长调,在马背上悠扬。

  肥美的草场,哺育着千古咏唱。

  牛哞羊咩,草原深处,盛开着让爱情之火燃烧着的萨日朗。

  就这样,坦荡着,一座一座的丘陵,连绵成波线型的音域;

  就这样,诉说着,一个一个的庙宇,弥漫着朝拜者的心香。

  翠绿的草原,露珠在阳光下跳跃,河流在芳草中吟唱。

  百灵鸟,双双飞过的天空,留下关于爱情的想象。

  甜美的歌喉,还有挥动马鞭的姑娘。

  风铃子,摇曳着太阳。

  勒勒车的辙痕,连接着远方。

  阿爸的马靴,踏在摔跤场上;

  额吉的奶茶,煮沸了一锅欢唱。

  昭乌达,出生在中国的东方。

  昭乌达,名字刻在古老的岩画上。

  饮马河边。

  弯弯的河流,清清的草滩。

  柳荫下的喁喁密语,水面上漂浮着甜蜜的语言。

  一种呼唤,从一个草甸穿过;

  一种呼唤,从一个山峦穿越另一个山峦。

  祭天,手举清香许心愿;

  祭山,祈求安祥赐人间。

  姻缘,牵着男女;男女,放牧着情感。

  誓言,在缭绕的香烛中升华;

  心灵,在许愿的话语中呢喃。

  纵马草原,豪爽的性格,在套马杆中抡圆;

  纵酒高歌,激荡的情绪,在民歌中礼赞。

  昭乌达,能歌善舞的孩子;

  昭乌达,把励志的话语揣在胸前。

  哈达啊,

  伴着叮咚作响的檐铃,献上美好的祝愿。

  那条洁白的哈达,可是蓝天的一朵白云,飘过岁月的往事;

  那条洁白的哈达,可是心香一瓣,把草原的故事代代流传?

  母语,在老哈河岸响起。

  婉转的音符,如牧羊鞭的鞭花,清脆的撒满草原。

  我捧着蒙古语,端详着珍珠般的图案;

  抚摸着情感的符号,就像融入河流的航线。

  流淌着,蒙古高原的河流;

  流淌着,阿尔泰语系黏着远古航线。

  科尔沁——喀喇沁方言的词缀,修饰和被修饰着草原的眷恋。

  昭乌达,那悠扬的长调可是你的情愫;

  昭乌达,那婉转的歌喉可是你的爱恋?

  昭乌达,鲜花般开放的是意念;

  昭乌达,奶茶般馨香的是理想。

  草原上,一种符号般的元素在生长;

  草原上,一种歌声般的祝福在飘荡。

  昭乌达,柳叶婆娑的是绵绵深情;

  昭乌达,柳笛吹响的是声声吉祥。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999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