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剧丨《我的前半生》,三观开倒车

  • 2017-07-24 09:58
  • 来源: 北京晚报

  最近银幕难得的喧闹,国产片里终于有了热议之作:《悟空传》一出世口碑就呈现两极化。赞的一方说剧情热血、燃!更多数的是吐槽的,被指最大不足是电影把原著改得面目全非、只剩马甲。

  的确,连原作者/编剧今何在紧急在豆瓣发帖辩解时,也承认“本来我也很担心这电影改太多……郭子健导演并没有‘忠于原著’”、“最终完成版和之前的版本已经脱胎换骨”,当然同时他也保证“比我预想的好得多”,引发网友质疑“昧良心、圈钱”(豆瓣评论)。电影《悟空传》的成功与否暂且不谈,但这样有意把影视改编和原著区别开来的做法,却是无独有偶。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就是典型不走寻常路的改编范例。

  同一时期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也是走的这一路线。如果看过香港女作家亦舒的同名原作,就会发现,这部电视剧除了几个角色的名字和故事起点,已经没有丝毫相同之处了。甚至连名字都有意改变了,亦舒师太本来是致敬鲁迅作品、特意选取的主角名子君和涓生,这里成了子君和俊生,似是有意拉开和原著的距离。我们不禁想问:这样改得连亲妈都不认识,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鲁迅在《伤逝》中把离家出走的女主角子君写死了,是在深刻说明娜拉出走之后并不能改变女性依附男性的根本。亦舒却把“被离婚”的中年家庭主妇子君写活了,变身艺术家依旧活色生香、最终成功嫁作商人妇,那是在展现上个世纪90年代香港金融腾飞繁荣后女性经济地位和独立意识的阶段性成果。那么电视剧里子君不但活下来了,而且大发主角光环,打遍牛鬼蛇神无敌手,应该是当代编剧和导演的审美情趣体现了。这其中,前两者间比起后者有着更明显的承继性,因此就难怪电视剧要有意甩开旧包袱,另辟蹊径轻装上阵了。

  同理,《伤逝》里的书生涓生是懦弱的、迷茫的;亦舒的医生涓生是首鼠两端的、瞻前顾后的,迷恋女儿同学的单亲母亲、电影明星;电视剧里的俊生则更加有趣,在感情上软弱自私、在工作中精明公道,爱着工作中能给他支持和帮助的女同事。这当然更符合现代都市题材的口味,从形象到命运都和前作区别开来。因此,俊生也就不能再叫涓生了。

  由此可见,电视剧是故意地摆脱限制、借壳上市——就是要用当代千万级人口的巨型城市的情感浪潮,全面超越原著反映的上世纪精致的香江风情。

  基于这一点,我们赞成该剧对原著的改编。这也是对文学作品进行影视化二度创作的一条通路。

  当然,改编的结果如何,是另一个问题。为了矛盾冲突,平添了子君妹妹的不幸婚姻(原著是单身),似乎是想加以对比、继续《欢乐颂》引起的“原生家庭原罪”大讨论;为了更美型,子君“放弃”了艺术之路,而借鉴了美剧《绝望的主妇》的美艳少奶奶人设,走上了时尚之路;为了满足女性观众的需求,子君正面杠上了新角色、男主角贺涵,走上了不打不相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传统套路……

  剧情改编令人不满的方面,还有美剧《傲骨贤妻》可资对比。同样是丈夫出轨、全职太太经济受损出户工作,《傲》中的妻子阿莉西娅重执律师职业、从头做起,一步步从一名20年没工作的阔太太变成一名重生的职业女性,真正做到了不依靠他人、独立、坚强、自爱,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子君虽然也有事业,但生活的重心还是在多金鲜肉总裁贺涵和全能经济适用男老金之间摇摆,命运还是由男人来决定和评价——这种迂腐落后的三观真是公然开倒车!

  全套猪队友的剧情,使原来想实现的高举高打,又降格成了玛丽苏剧,也局限了对原著改编拓展能力的尝试。还好有一班演技在线(但亮点有限)的演员,才保证了电视剧的基本水准,收视和口碑出现回暖。

  其实《悟空传》和《我的前半生》的两次改编,真正受益的是我们所有文学作品。如何使文字更具可视性,更适合眼球经济,应该是剧本创作者的永恒话题。但目前最受益的,还是投资方新丽传媒:这两部都是他们的作品。2017年,新丽传媒还有两部根据原著改编的重磅作品即将上映,即电视剧《如懿传》、电影《妖猫传》。每一部都是大投资大制作。《甄嬛传》的全球火爆令《如懿传》备受期待,男女主演周迅和霍建华更是推高预期,两人片酬合超1个亿的新闻频频上热搜;《妖猫传》也来头不小,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超人气魔幻小说《沙门空海》系列,写的是大诗人李白同人,更流传获得近10个亿的投资。单看改编,前者还是原作者流潋紫编剧,后者有导演陈凯歌和名编剧王蕙玲,也是颇有保障。

  希望新丽传媒借助前两部的改编经验,把好后两部改编的关,为观众奉献更多改编佳作。(须叔)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1368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