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城里的家庙巷

  • 2017-09-01 10:48
  • 来源: 呼和浩特晚报

    归化城中有着众多与庙宇有关的建筑,就在大召寺前,有一条胡同,里面有一座家庙,因此这条巷子被称之为家庙巷。

  样子奇特的家庙巷

  家庙巷的具体位置就在大召寺的南面,财神庙的西面,因为巷子很小,又是死胡同,经常被人忽略,现在提起,不少旧城的老人都有些想不起来,只有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耍嬉戏的人也许还知道些。今年65岁的李玉梅从小在旧城长大,家就住在大召前,经常在家庙巷中玩耍,她说:“就在财神庙的斜对面,有一条小巷,没有多少人住,是条死胡同,巷子也不算长,刚刚进去的时候能看到巷子的左边有一座比较气派的院子,而巷子的右边就是一堵高高的墙,其实那堵高高的墙头正是这座气派院子的照壁,只不过小时候不懂,只知道区分高墙和院落,照壁和院子中间的路就是家庙巷了,不过家庙巷并没有截止于此,过了照壁,巷子就变宽阔了,好像凹进去一个大洞一样,这些地方就是由普通的居民平房组成,反正走是走不出去,但也没什么规律可循,只知道从人家的后院翻墙出去,就来到了大召前的共和剧院。”

  说到巷子里面的大院子,李玉梅倒是记得里面还供奉了神像,只不过时间久了没人记得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仙,按说应该是某户人家的祖宗祠堂,但在解放前后,人们饱受战乱,早就没有心思理会和打理祠堂了,所以也很少有人知道这座家庙的主人是谁,只知道院子很大,里面有高出地面的房屋,房屋前的院子里还有一个大香炉,房屋门前有很多的台阶,台阶两侧还有更小的两个台阶,人们要是想去房屋里面看看,还要从两侧的小台阶上去,因为中间的台阶太高也太宽了,也许成年人可以登上,但对于还是孩童的李玉梅来说有些难度。除了院子正中间的那座屋子,绕过屋子后面还有一些平房,那些才是住人的屋子,而刚才那间应算是庙宇。

  庙里住着编席子的人家

  虽然不知道庙里供奉的是谁,但院子住的谁大致心里都有个数,李玉梅说:“过去旧城本就不大,你家我家紧挨着,有时说是同在一条巷子里住,说不定就只隔了一堵墙,因为巷子本身就十分小,所以小时候在这片玩耍,也都相互认识。庙里的这户人家有一个叫‘果强’的小伙伴和我们很熟,所以我经常叫那院子是果强家,但他们好像也是后来才搬进来的,院子里的庙宇归不归他们就不知道了,因为没人问,所以也没人讲。果强家和我家一样,都是靠编席子谋生的,过去来归化城谋生的除了山西人就是河北人,因为河北有大量的芦苇地,所以用芦苇编席子卖的人家也不算少数!果强家有这么大的院子,正好成为私人的加工场所,到了夏天,院子里就堆放了许许多多的干芦苇叶子,有长有短,这时便有人挑选这些叶子熟练地搓成绳子,然后通过编织叠加后变成一张张席子拿出去卖。”

  席子是夏季家家必备的物件,因为过去没有空调降温,无论夏季的气温多么难熬都这样一天天的过来,所以人们会利用大自然赐予的东西来改变生活,芦苇生长在水中,属性是发寒的,所以用芦苇编好的席子睡在身子下面感觉十分的凉爽!不过按说做买卖的人家是有能力供养祠堂的,但是果强家中的庙门却从未打开!或许是更早些的人留下来的吧!

  有关家庙的传说

  除了果强家的大院子,还有几座大院子里曾经住过大召寺的喇嘛。据大召寺中看守护法神殿的76岁老喇嘛介绍:“我十几岁就来到大召了,这附近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因为大召的房产相对其他寺院来讲并不多,而众多的喇嘛就被安排在附近的平民院落中,家庙巷里就住过几位喇嘛。”

  家庙巷离大召不算远,喇嘛进出都较方便,不过对于家庙,喇嘛心中却有另外两种解释。但不管是哪种解释,家庙巷里的家庙都和皇帝有关,一种说法是关于二十四户雍正皇帝的“穷亲戚”,这些所谓的二十四户雍正的穷亲戚,即雍正帝的外祖父威武担任护军参领时的披甲武士的后裔。这些人来到归化城一带,以披甲武士的身份留在这里,耕种和维护土地,成为庄丁。因为过去边塞战乱较多,为省去运送粮草的路程,便有人想出来,干脆在归化城内派人种地,再把粮食运送给部队的主意。所以才会有官家的庄园,庄头和庄丁。这些“穷亲戚”大部分来自热河一代。因在雍正十三年时,与庄头打官司,后部尚书通智革退了庄头,并且给了身为庄丁的二十四户人家较优厚的待遇,且又把归化城大南街的一部分赐予了二十四户。于是这二十四户便在归化城里修建了自己的家庙。据说,家庙里还供着一块雍正帝赐予的黄缎子,上面画有二十四户在归化城南的房产和地产。

  因为年代久远。这也只是传说,是真是假也无从考证,而第二种说法虽然较为有据可寻,但硬牵扯进来也显得有些不太合理。这个故事与康熙皇帝有关,因为康熙皇帝曾经在大召庙内住过几天,所以大召庙就好似皇帝的家一样,成为了皇帝的家庙。也因为皇帝这位真龙天子的来临,大召寺从此就不再设立活佛,意思皇帝是最大的神了。也因为这个故事才有了家庙,有了家庙巷。家庙巷正好位于大召寺的南面,里面也住过不少喇嘛,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名字。

  巷口的合作社

  和巷后的电影院

  无论哪种说法是正确的,都不能否认家庙巷中这座家庙的地位。当然,随着时代的变迁,家庙已经不再让人印象深刻,而巷子口的合作社却能勾起大多数人的回忆,因为这座合作社里有着所有人都需要的副食产品,与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合作社位于巷子的入口处,全称叫做“糖业烟酒蔬菜副食合作社”,合作社,就是劳动群众自愿联合起来进行合作生产、合作经营所建立的一种合作组织形式。既然是合作形式,也就说明这家店铺的老板不是一个人,而是由多个人组合的,从它冗长的名字里可以看出,其中“糖业烟酒”是一个系统,而“蔬菜副食”又是另一个系统,在一家门脸里共同开店,这才有了“合作社”的名字。

  因为家庙巷是个死胡同,巷子的末端正好挨着玉泉井附近的电影院,因为只有一墙之隔,所以每当电影院里放电影时,家庙巷里都会回荡起跌宕起伏的音乐声和演员的对话声。曾经在家庙巷玩耍的郝迎建讲道:“巷子的尽头不是单独的一堵墙,而是一户院子,电影开演了,怎么能少得了翻墙头的我们呢?男孩子都比较顽皮,常常冲进人家院子就开始翻墙,有几次还被赶了出来,但依然还是很开心。每每锲而不舍,就算站在墙头听听电影台词都是那么的兴奋。”(李蒙)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1584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