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我们的不是“毁灭体”,而是以守旧姿态面对新世界

  • 2017-09-25 16:50
  • 来源: 新华网

思·睿言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面对社会进步,我们需要克服自己的傲慢与偏见。

  面对社会进步,我们需要克服自己的傲慢与偏见。

  社会在博弈中进步,需要更多的理性鉴别与智慧选择,而不是滥情之下棒子与刀子的漫天挥舞。

  “毁掉体”只是一个口水化漩涡

  最近朋友圈接连出现“毁掉体”刷屏文章:《外卖,正在毁掉我们的下一代》、《共享单车,真是一面国民素质的照妖镜》、《毁掉学术的不是“网文10万+算论文”而是学术行政化》……学者关仁生先生抛出一个命题:这种“毁掉体”流行背后是一种什么心态?

  这确实是一个严肃的社会学命题,切中了当下一些普遍性的焦虑。比较类似的论调还有:智能手机有没有毁掉国民的阅读能力?网络购物有没有毁掉实体的商业?算法新闻有没有毁掉传统的传播价值?移动支付有没有毁掉理性的金融交易?电子产品有没有毁掉孩子的人生?……我们流行过太多“毁掉体”的忧虑。

  这些忧虑的共同特性,是指向了某个新生事物的消极一面,然后强化这种负面效应,试图律动那些对这些新生事物存有敌意的情绪。

  比如《外卖》一文,强调的是巨大的白色污染、所谓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却并不强调它对于个人自由度提升、底层人士新就业等积极的一面。

  这就导致了这些“毁掉体”注定是一个口水化的漩涡:一方面文章的批判说的可能都很有道理,义正辞严;另一方面你又无法改变其迅速发展壮大的方向,左堵右挡也扼杀不了其星火燎原。

  渲染了负面效应,撕裂了社会认知,却很少能够非常理性地从利弊之争,走回到可治理的道路上来:为了完善这些新生事物,我们怎么去规避问题、解决弊端,让它既发挥新技术带来的强劲动力,又能够和这个时代迅速“和解”,并轨进步。

  时代有什么了不起?这看似虚蹈的问题,可能还真的“触及灵魂”。因为你的大脑有怎样的价值判断,就会有怎样的身体行动。

  “最快变老的方式,就是在技术上落伍”?

  全球畅销书《岛上书店》里,就有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碰撞”。主人公A.J在小岛上开书店、钟爱于传统阅读,而他妈妈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竟然是一个电子阅读器,并告诫说“你一定要跟上时代”。这引起了A.J.的极大反感:“我干嘛一定要?时代有什么了不起?”

  他觉得自己在慢节奏的生活里,世界上的好东西都被一点一点割走了,首先是唱片店,接着是录像带出租店,然后是报纸和杂志,现在那些大型连锁书店也在消失……

  我们使劲跟着技术走,跟着时代走,今天欢喜这个明天欢喜那个,跟得很累,可抓住的都是我们需要的吗?

  A.J.的母亲则告诫说,“最快变老的方式,就是在技术上落伍”,而A.J.的生活,则不希望被激荡的时代潮流冲刷得太快,快到无法安放一个舒展的内心。

  当然,最后出现了一个场景:当A.J.做了手术在医院里呕吐的七荤八素深夜无眠的时候,他抓起的却是妈妈送的那个电子阅读器,因为护士认为此时此刻,电子阅读器比纸质书更卫生,“他们应该把这句话印在包装盒上”——A.J.的自嘲,或许算是对于这个命题的一个和解吧。

  这段故事的逻辑,可以放到很多命题的纠结上面。

  推新弃旧已成普遍价值观

  这确实是一个互联网技术革命的时代。变化太快了,不确定性成为这个时代的标配,置身其中,你我难免都常会有一种“失重感”,好好的一项工作做着,说不准哪里就飞出一颗子弹,打掉你的饭碗。

  在这样的时代里,新,被推崇到了非常高的地位。

  人之本能,会对很多新生事物产生敌意、排斥甚至抗拒。尤其在自己抱着的熟悉、稳定的柱子被冲击的时候,会有格外的仇恨。

  世间万物,各行各业,要找负面作用,都是不难的。难的是,找到之后,你想怎么样?

  我曾经探究过,新比旧好这个强大逻辑,好像确实是近代以来倍加推崇的。到了“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更是塑造了一个必须与时代同行的价值观感。

  它确实不应该绝对化,比如把古董文物的“旧”拆了建一堆钢筋水泥“新”的愚蠢,但在多数情况下,与技术革命带来的新生产方式、新生活方式,积极共振,是应该有的积极态度。

  前些天看一个报道,不仅哑然失笑:一位老年人在街头,低价从别人手里买了一辆共享单车,被讨要时再三辩解“我哪知道他手里的车不是他自己的啊”……

  看后我百般感慨,或许也算是一个镜像吧:老年人常常会希望别过身去,不接触你们这些银行卡、电子支付、智能消费的东西,但如果你不了解一点这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很可能就会闹出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笑话。一味不积极拥抱地顽固抵制,最终也常常会成为一个伪命题。

  克服自己的傲慢与偏见,与时代同行

  时代有什么了不起?在日新月异的时代,每个人都需要给自己一份回答。

  如果你觉得它确实有关革命性的一面,就会去拥抱这个潮流,去面对这些创新中出现的新问题,然后从中找到并沉淀下创新的意义。

  如果你觉得时代没什么了不起,非要与进化论逆流而行,你就会对进步的一面视而不见,不断寻找矛盾,去阻碍、扼杀各种创新行为;最后被抛弃被毁掉的,不是时代,而是自己。

  在扑面而来的变化面前,“不念过往,不惧未来”,说起来很文艺,做起来不容易,重要的是爱在当下,“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心内心外,守护一份健康土壤,不被未来抛掉,也不在追逐未来的脚步里迷失。

  当我们在传播“毁掉体”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我们乐见对于社会始终保持一份警惕,始终有一份清醒的痛感,但它绝不应该是守旧者的温床,更不应该是某些失范的既得利益者的挡箭牌。

  哪有什么技术刚一面世,就百般靓丽,毫无瑕疵?用新的手段解决创新中出现的问题,才是更好释放社会活力与技术红利的地方,至于说因为有新的矛盾了,所以就要倒退回去,那恐怕刀耕火种才是最后的逻辑归宿吧?

  社会在博弈中进步,需要更多的理性鉴别与智慧选择,而不是滥情之下棒子与刀子的漫天挥舞。

  放大问题,抱守陈规,是一种姿势;直面问题,求解向前,是另一种姿势。任何社会进步确实都会是螺旋上升的,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尽可能克服自己的傲慢与偏见,保持身体向前的姿势,和一颗与时代同行的心。(作者:毕诗成;来源:新京报网;编辑:吴亚博)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版权2

2017-07-2826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1721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