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片警宝音》:用质朴的方式讲述平凡中的伟大

  • 2017-11-10 09:37
  • 来源: 内蒙古日报

  晚上9点,宝音德力格尔仍然在工作。 记者 徐跃 摄

  宝音德力格尔桌上的一本书。 记者 徐跃 摄

  宝音德力格尔。 记者 徐跃 摄

  (本栏目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

  翻过阴山,沿着弯曲的盘山路,记者来到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潮格温都尔镇。十月秋意正浓之时,这个边陲小镇已经下过两场雪了。在这片167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一个人用他的朴实和善良默默地温暖着戈壁上的冰雪和每一个人的心灵,而这一切正在被电影《片警宝音》的主创们记录着。

  《片警宝音》诞生记

  “把宝音的故事拍成电影并不容易,它不像一般的公安题材电影,破起案来惊心动魄,他的故事是从这个土地里生长出来的,有根有魂。”《片警宝音》制片人呼和巴特尔说。

  “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最美基层公安民警”“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说起宝音德力格尔,潮格温都尔镇没有人不认识他。

  宝音德力格尔被当地人称为“人口情况活档案”,他亲手绘制了牧民分布地图和家庭情况簿,户籍编号、草牧场编号和家庭成员信息是相对应的,如同查字典一样,小镇的人口情况,他了如指掌。

  人们还叫他“警察邮递员”,多年前他向邮局申请了48号邮箱,义务给牧民送信、订阅报刊杂志,有时还帮助牧民买兽药、给上学的孩子寄钱。

  从1996年参加工作以来,宝音德力格尔共骑坏了7辆摩托。他所管辖的地区达到1672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厦门市的面积,由此他还有一个称号——“中国最大的片儿警”。

  呼和巴特尔与宝音德力格尔相识以后,发生在宝音德力格尔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深深地触动着他,呼和巴特尔下定了决心要拍好《片警宝音》。

  将想法变为现实并不容易,《片警宝音》筹备过程十分波折。

  从2014年年初第一次见到宝音德力格尔,到2017年9月27日电影正式开拍,呼和巴特尔酝酿这部电影用了将近4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他接触了6位导演和4个编剧,都无法找到他想要的感觉。他说:“自己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能做。”

  呼和巴特尔首先接触的是一位在东京电影节未来关注单元有着不俗表现的年轻导演,他把这位年轻导演带到故事发生地潮格温都尔镇,让他了解这个故事发生的环境,磨合了两个月后,他们的想法没能统一。后来他又接触了纪录片导演徐童和《大雪无痕》的导演雷献禾,但都久久没有找到合适的拍摄方向。

  2015年秋天,他找到之前合作过《警察日记》的知名女导演宁瀛,宁瀛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和潮格温都尔镇的自然风光。但是后来他们在拍摄风格上产生了分歧,呼和巴特尔认为《片警宝音》应该用纪实风格来拍,而宁瀛导演不想重复自己。很遗憾,两个人没能再次合作。

  第二年春天,呼和巴特尔又找来拍过《白鹿原》的导演王全安,王全安也被这个题材所吸引,在考查了环境之后便开始做剧本,但是半年后他们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拍摄方向……在此之后,呼和巴特尔又接触了一位拍纪录片的导演赵亮,最后电影还是没有拍成。

  就在呼和巴特尔快要放弃的时候,年轻导演杨瑾出现在他的视野。当时他们谈的是另一个片子的合作,但杨瑾却对《片警宝音》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杨瑾和编剧曹寇接触后,一拍即合,随后开始了电影的创作。杨瑾是制片人呼和巴特尔接触的第七位导演,也是《片警宝音》的最终导演。

  杨瑾说:“了解宝音德力格尔的故事以后,我很受感动,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朴实的人。”他做了一个比喻:“长在戈壁上的树能活下来是很不容易的,宝音在我的心里就是戈壁上的一棵树。”这个比喻仿佛像一幅电影画面,树的形象就呈现在眼前。

  如何将宝音德力格尔的故事讲好,剧本是关键。呼和巴特尔介绍,选择编剧、创作剧本的过程同样曲折,最后,《片警宝音》的理想剧本在编剧曹寇的手中实现了。在著名编剧芦苇、史健全的指导下,最终的剧本确定了下来。剧中绝大部分故事都是根据宝音德力格尔的真实故事改编。

  9月27日,电影《片警宝音》终于正式开拍。

  和宝音在一起拍戏

  《片警宝音》主创们住的宾馆与宝音德力格尔所在的派出所相距不到300米,在电影开拍之前,他们就深入到宝音德力格尔的生活当中去体验角色。

  扮演宝音德力格尔的男主演叫做宝音尼木胡,大家也叫他“宝音”,这是巧合,也是一种缘分。

  宝音尼木胡说:“为了把角色演好,了解他在工作中是什么样的,我总是跟着宝音哥骑着摩托去牧区,记得第一次是去登记外来人口,宝音哥怕耽误他们的工作,都是选择晚上去。第二次是去一个牧民家里,牧民把他当成家人一样对待,他和牧民的状态是一样的,就像在牧民的生活中工作。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耐心、这么朴实的人,从心底里佩服他。”

  宝音尼木胡回忆,有一天他在街上拍剧照,突然一个人在车上朝他喊:“宝音,我有事找你”,原来那个牧民错把他当成了宝音德力格尔,这件事让宝音尼木胡很开心。

  “不要演,不要演。生活!生活!生活!这是导演常说的话。”宝音尼木胡说:“平时我演戏笑得很少,现在总是带着微笑,因为这是宝音哥的特点。”他说:“塑造这个角色压力很大,以前扮演的角色都会有一定的艺术加工,但我见到了宝音哥这个活生生的人后,就决定这个角色不能模仿,他是一个瘦小的人,我比较高大,各方面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得揣摩心态,用心去演。”

  在《片警宝音》剧组里,90%以上是蒙古族演员,其中就包括像巴德玛、僧格仁钦这样的实力演员,他们在剧中甘当配角为影片增色。剧组人员介绍,巴德玛在剧中扮演宝音的母亲,她对待角色十分认真,经常会到宝音德力格尔的母亲家体验生活。

  在采访过程中,剧组里的每个人都能讲出几件他们亲身经历的、发生在宝音德力格尔身上的故事。他们被宝音德力格尔的人格魅力所征服,从内心里想把角色演好,把电影拍好。

  导演杨瑾说:“宝音有三句话特别朴实,很感染我,我把这三句话用在了电影里,分别是:‘我喜欢工作,工作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我是牧民的孩子’‘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牧民警察,只是聚光灯打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个人得到了好多荣誉,其实像我这样的警察还有很多。’”

  “宝音德力格尔是个有意思的人,他经常会在朋友圈发布‘草原摩托警温馨提示’,政策法规、办事流程、防骗信息什么都有。谁家的摩托、牲畜丢了,他也会发一则启事帮忙寻找。从宝音的身上我看到了人与人最美好的相处方式。”呼和巴特尔说。

  不仅是牧民,剧组里的人有事都喜欢找宝音德力格尔。剧组招募群众演员,他会帮忙在朋友圈发一条招工启事;剧组缺道具了,他也会帮忙解决。“找宝音”这三个字在潮格温都尔镇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

  记者采访的当天正赶上剧组在派出所拍夜戏。屋外拍戏,屋内宝音德力格尔还在办公。已是晚上9点,找宝音德力格尔办事的牧民仍然络绎不绝。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剧组,用最真诚的方式带给人们最原始的感动。作为一部当代公安题材的文艺主旋律电影,《片警宝音》抛弃了花哨的电影表现手法,用最自然的方式,还原出了最真实的好人形象。据悉,电影《片警宝音》会在明年年初与观众见面。(记者 徐跃)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1934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