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神东

  • 2018-06-30 16:44
  • 来源: 神东煤炭

    76246那是三十年前的一个中秋夜,正是神府东胜煤田大开发的关键期,不满30岁的张春林跟几个兄弟们一起圪蹴在羊圈改造成的食堂,围在几块木板和厚纸片拼成的餐桌前,过来到矿区后的第一个中秋。大家谁也没心思欣赏“屋”外朦胧的夜色,三言两语随意交谈着。只是,几口小酒过后,有个兄弟哭了。

    张春林早在矿区开发建设前就在东胜一带建井,对矿区不算陌生,可以说是有过“心里建设”的人,可看着眼前大老爷们哭,心里难免一阵酸楚。都是老区过来的人,不怕苦,大概过节倍思亲了。“想走也不好走,不可能步走回,出去连个毛驴车也不好搭,安心干吧”,当时还有人这么安慰工友。可是,咬咬牙继续下去的人,都十分感激那时候的自己,是自己的坚持,为后来的日子播下了希望。

    张春林还记得当初从营盘湾拉大伙过来的情形。车里坐着建井的、测量的,还有搞后勤负责做饭的。不到4小时的路,兜兜转转走了近一天,边走边问从成陵下来。临近上湾的时候,勾勾叉叉闹不清楚,只见到处都是施工的,许多搭起的小帐篷,一派热闹的创业画面,让他心头一热。一路颠簸后,大家住进了“打头阵”的同事们收拾好的土窑洞,其实就是废弃了的羊圈,在踩的瓷瓷实实的羊粪上搭起帐篷,架起锅灶,算是有个家了。

    “以前走着走着觉得这么漫长,后面熟了就不觉得了”,老张的这句话颇具哲理,后来的每一次运输,都让他对这片土地更熟了,也对矿区开发建设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张春林主要负责采购运输,两三天就得跑趟东胜、包头等地,为大家采购日常材料。赶上过节改善伙食时,他还得去店塔一带把选好的猪绑拉回来帮忙现场宰杀。

    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次张春林顺着老乡指的路给大伙去采购猪肉,一路是翻山路,越走越心慌还没法掉头,最后车直接悬在半崖了,好在沉着冷静的张春林指导大家安全从车里撤出,齐力配合才化险为夷。这些危险的境地他不愿多提,他反而常能想起1985年考驾照的时候起早贪黑的50来天,最终一次性通过。不光是因为那时候考驾照有指标限制,更因为这份努力开启了他的“致富”道路。

    运输线上忙,可是张春林的内心总被一些温暖充盈着。记得那时候,每次他要到老区或者包头等地采购时,总会来回捎一些东西,有玉米、黄豆、白面,也有书信。正常搬运装车工作完后,他会把这些东西挨家挨户送到位,他知道,这是沉甸甸的心意。有时候遇到工友家里没个出力的,张春林就主动帮忙把东西扛到粮房,大伙每次都盼着他回来,还会顺手拍拍他肩膀。

    后来,张春林还开上了解放牌大货车,不单单采购米面油等食品物资了,类似绳子水泵等矿用生产物资他也负责运输。开车路上的艰辛自然不用说,但老张总提到,“反正最好的年华都是在上湾煤矿度过的,好日子也是来矿区才有的。”1988年5月上湾煤矿开工建设,张春林参与运料,他清楚地记的上湾煤矿开第一个井口时,流沙下沉严重,挖一两米都难上加难。他还记得自己开着车拉来了矿区一批批创业初期的大学生,如今他们早已成长为神东的中流砥柱,而他们背着铺盖、提着脸盆好奇地问“那个地方咋地个”的脸庞还印刻在张春林的记忆里,成为一种情愫。

    回忆是时间的礼物。三十年过去了,上湾煤矿成为世界一流的矿井。老张也由一名司机小伙到了快退休的年龄,而关于青春的记忆几乎都与矿井、车队有关,这仿佛成了一种自然。下班后,张春林也常在上湾煤矿厂区转,漫步其中,主干道两旁的杨树挺拔而立,微风一过,摩挲的树叶点头致意都定格在他心底。手摸着这些杨树,张春林想起多年前他将一车车树苗从神木往回拉的情形。不管风吹日晒,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只要没有应急物资要运送,张春林肯定会去神木拉杨树、松树苗。前前后后算下来近千株,每一株有胳膊那么粗。现在,这些树一个人都快搂不住了。

    念起过去,张春林不喊苦,他只知道,自己的幸福生活,跟车轱辘似的滚滚向前。现在的他,除了忙工作,还培养了另外一个爱好,吹萨克斯,自学自练的他已经会吹很多曲子了。他说,“小时候家里买不起乐器,工作时又太忙,快退休了,想重拾自己的这个梦”。认定的事情想办法去干好,就像当年“遇见”神东,在矿区扎下根,他觉得这诠释了幸福。(张小艳 冀宏波)

分享:

责任编辑:王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105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