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里的鄂尔多斯

  • 2018-07-05 11:29
  • 来源: 半月谈

  唱百支歌曲,献衷心祝福

  鄂尔多斯婚礼和漫瀚调代表着鄂尔多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堪称鄂尔多斯民俗文化的两朵奇葩。2006年5月20日,鄂尔多斯婚礼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6月7日,漫瀚调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前额上嵌着玉点的骏马,还在沙丘上奔跑。身穿蟒缎长袍的姑娘哟,就要离开娘家的毡包……”凡是参加过鄂尔多斯婚礼的人,无不为这哀怨凄婉的《送亲歌》感动,同时雍容华贵、精彩纷呈的鄂尔多斯婚礼,也令参加者叹赏不已,难以忘怀。

  经过千年演变的鄂尔多斯婚礼,如今仍然比较完整地保留着本来面貌。史载成吉思汗成亲过程中,先后履行了6项仪式程序:提亲、订婚、宴请、送礼、求名、迎亲。这种古老的蒙古婚礼,流传至各个蒙古部落后,经演变更多地突出了地方特色,唯有鄂尔多斯婚礼仍然延续着古老的婚俗传统。“佩弓娶亲”“闭门谢婿”“献羊敬酒”“求名问庚”“分辨出嫁”“路迎新娘”“跪拜公婆”……这一整套鄂尔多斯婚礼程式,可从12世纪的蒙古婚礼找到其雏形。

  “卸羊脖子”是鄂尔多斯婚礼的独特规矩。新郎到女方家后,新娘“分辨出嫁”仪式完毕后,女方家人用盘子端出煮熟的羊脖子,要求新郎卸开,这是对新郎是否心灵手巧的考验。有的新郎拔刀开卸、游刃有余,赢得了人们满意的掌声;而有的新郎则卸得大汗淋漓……

  所有仪式程序,一切感情交流,都以歌舞和酒来做载体,鄂尔多斯因此以“歌的海洋、酒的故乡”而闻名。婚礼一般举行三天三夜,自始至终不准重复唱一支歌,唱出一支重歌就要罚酒3杯。婚礼上人们要唱百支歌曲,献上衷心的祝福。

  今天的年轻人喜结良缘时,已不再完全依照传统婚礼的程式,但卸羊脖子、献羊敬酒等许多内容仍保留着,婚礼上,歌更是不能少,酒也不能缺。在乌审旗陶利苏木,记者曾参加一户牧民的婚礼,歌饮通宵,困了就盘腿打盹,醒来后继续欢饮歌唱。

  九曲黄河如弯弓般环绕鄂尔多斯,由准格尔旗进入晋陕峡谷。准格尔旗的沟沟峁峁不时会传出高亢的漫瀚调,萦绕于漫漫山梁间,回荡在滔滔黄河上。

  秦代曾强迫3万户迁至今日的河套和准格尔一带屯垦,形成蒙汉杂居相处的局面。自秦以降,中原汉族不断进入鄂尔多斯,蒙汉人民水乳交融。在长期的交流中,汉族群众学唱蒙古民歌时,取其曲调而以乐器演奏,这样的旋律演变成了内蒙古西部“二人台”的部分曲牌,《巴音杭盖》《敏金杭盖》等名曲至今传唱草原。还有一些蒙古族民歌在口耳相传中,一方面保持鄂尔多斯民歌的规律和弦法,另一方面糅进了汉族的“信天游”“爬山调”“二人台”等音乐要素,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民歌新品种——漫瀚调。

  一百多年流行愈盛,准格尔旗无论男女老幼,都能信口吟唱。漫瀚调最初是爱情的“鹊桥”,青年男女隔着沟壑,倾心吐露着爱情之声,比如《栽柳树》《唐庆扎布》等。传唱历久,漫瀚调歌词内容已无所不包,心里所想就成了口中所唱,即兴歌咏,语言朴实无华,散发着浓郁的乡土风味和山野气息。

  漫瀚调与鄂尔多斯民歌永远割舍不开,腔调潇洒、感情炽烈等鄂尔多斯民歌所具的特点,都为漫瀚调所传承。《阿拉腾岱日》是一首在准格尔旗布尔陶亥乡广为流传的漫瀚调,此歌就由传统鄂尔多斯民歌《鄂托克西边》演变而来。

  除了在鄂尔多斯地区广为流传外,漫瀚调也流传于内蒙古西部许多地区,备受人们喜爱。蒙汉群众休戚与共的生活,是漫瀚调的根。 (记者 殷耀)

   上一页 1 2  

分享:

责任编辑:李倩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308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