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戏剧改编:在文学性中创造戏剧性

  • 2018-09-01 15:24
  • 来源: 光明日报

  改编经典童话、传统故事或当代优秀文学作品,是儿童戏剧的常见做法。但应该如何选择作品、如何改编?应该如何看待“儿童文学的戏剧性与儿童戏剧的文学性”?这是一个非常具有辩证关系的话题,值得不断思考和探讨。

  日前,世界儿童和青少年戏剧艺术大会中以“从儿童文学到儿童戏剧——儿童戏剧的改编艺术”为主题的研讨活动在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四楼排练厅举行。包括主讲嘉宾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副院长冯俐、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一级编剧杜邨、澳大利亚Barking geck剧团CEO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和ASSITEJ国际共容艺术工作网络秘书长维基·艾尔兰在内的四位中外剧作家就儿童剧的改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1.改编不是简单的形式转换

  《白雪公主》《小红帽》是改编成儿童剧最多的童话作品,全世界范围内的儿童剧版本不下几十个,但成功的却不多。因为多是简单的转换,冯俐称之为偷懒性改编。即保留故事、主要人物,改变书写方式,将原来的对话和描写,变成台词与舞台提示。在短小的原作上增加唱唱跳跳的场面,或对较长的原作进行“物理性”压缩,而没有进行戏剧性的转化。儿童剧变成了配合表演的童话朗诵,这样的作品缺乏舞台形象的想象,反而让孩子失去了听故事时可能产生的丰富联想。令花费了无数倍人力物力的演出,不如给孩子读书的效果更好。“改编是需要想象力的。”冯俐强调。

  中国儿艺推出的音乐剧《小公主》

  杜邨在改编方面做了很多大胆的尝试和探索,曾改编过《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和《泰坦尼克号》等作品。在他看来,儿歌、寓言、儿童故事、儿童戏剧等都是儿童文学的一部分,把儿童文学改编成儿童戏剧,是文学领域的一种转换。这种转换需要发现核心事件、核心主题,要与儿童有关,更要是儿童感兴趣的。所有儿童文学改编成儿童戏剧,都是一种再创作的过程。他特别欣赏中国儿艺演出的由冯俐编剧的《鹬·蚌·鱼》,剧中不光讲了鹬蚌相争的成语故事,而且通过渔翁与妻子相争而使鹬蚌脱逃的结果,阐明和谐的主题,让古代典故包含了当今的思考,对原著进行了新的诠释,使作品进入了更高的精神层面。这才是成功的改编。

  维基·艾尔兰认为改编不能省略任何一步。作者首先要熟悉书籍,为人物戏剧动作写摘要,甚至中场休息都要考虑在内,确认是否要为人物安排大幅的身体动作、歌舞,还要确认演员是否可以在不同角色之间自然转换。“改编时要充满想象力,故事要让人有心跳的感觉”,艾尔兰说,他们曾改编过《小熊维尼的房子》《秘密花园》《夏洛特》等,都很成功。

  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创作过许多优秀作品,她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提出对于故事的裁剪应注重孩子们的意见,她设立工作坊,让孩子们投身于戏剧情境之中,这种方式在儿童剧选材中采用,提醒编剧不仅要从大人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也要了解孩子眼中世界的样子。谈到具体的改编过程,她表示应当着重思考改编背后的原因,同时还需要考虑另一个问题,该用什么样的戏剧形式呈现这个故事。如《红树》对话少,采取木偶的表演形式;据绘本改编的《风暴男孩》,则加入了一些情节,使故事更加完整。

  2.尊重原著,保持文学性并创造戏剧性

  改编一定要尊重原著,尊重原著的核心主题、人物性格和故事,是四位中外剧作家的共识。

  冯俐指出,有些并不熟悉儿童戏剧规矩甚至不了解孩子的创作者,为追求不同而过度在改编中“创新”,甚至解构、颠覆,以赢得有话语权的成人世界的喝彩或是称奇,还有的缺乏专业性研究导致无价值改编。而中国儿艺近年来有三部根据儿童文学改编的作品:英国作家的《小飞侠彼得潘》、美国作家的《小公主》和中国作家的《山羊不吃天堂草》,都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很好的戏剧再创造。

  其中,《山羊不吃天堂草》在演出后引起了专家们对改编艺术规律的讨论。作家曹文轩对根据自己小说改编的同名戏剧的评价可视为改编标准。他说:“这是我的作品,又不仅仅是我的作品。它升华了!它让我看到了艺术。”冯俐认为,成功的改编,应该是创造出戏剧性的审美形式,同时保持原作的文学性。而文学性,是戏剧的灵魂。

  为了避免版权纠纷,维基·艾尔兰尽量选择已故70年以上作家的作品改编成儿童剧,但在改编过程中,仍是尊重原著,因为小说作者在创作时是字斟句酌的。可在保持原故事的节奏和基调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造。比如篇幅,如果原著篇幅过于短小,需要仔细观察细节,以丰富的方式表现出来,不然新的内容会显得画蛇添足。只有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跟他们进行深入的交流才能创作出优秀的儿童剧作品。“如果原作改变太多,作品的接受度就会降低。在我们的演出现场,总要摆放一本已翻旧了的原作,让看戏的观众作为参考。”她笑着说。

  杜邨认为也可以从成人作品中发现儿童剧的素材,如《悲惨世界》,选择将苦刑犯被沙威警长误以为是冉·阿让时冉·阿让的诚实与坦荡这一段做成儿童剧。《泰坦尼克号》则通过老鼠一家在船沉没时的亲情,说明儿童剧不仅能够讲述童话,也可以讲述生与死的哲学命题。他强调:“中国儿童剧经过100多年发展已经到了成熟期,是时候对题材和舞台呈现手段上进行创新了。”

  海伦·赫里斯托夫斯基指出艺术家要把想象力和灵感放在创作上,而不是商业诱惑上,不要先去想卖周边、玩具来赚钱。而且她认为儿童剧要闪耀着心灵之光和人性之光,要让孩子们能够参与进来,从中获得启发和教育。

  将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是戏剧创作的重要形式,而经典文学作品的改编看似更容易获得成功,对于儿童戏剧更是如此。究竟什么是好的儿童剧,四位主讲人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冯俐说,好的儿童剧就是很小很小的孩子可以看懂并且乐在其中,很大很大饱经沧桑的大人可以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并且感动其中;维基说,好的儿童剧首先就是好的戏剧;海伦说,好的儿童剧最重要的核心是要有爱,要爱这个故事,爱观众,爱孩子;杜邨说,好的儿童剧就是要有好的票房。

  文学是叙述的艺术,戏剧是动作的艺术。越是好的文学作品,越难改编。然而,全世界的剧作家们却从未放弃过改编文学名著的努力。在今天,国外优秀剧作在中国的舞台纷纷上演,希望优秀的中国故事能在外国舞台上呈现,让世界优秀儿童剧作品照亮孩子们的世界。通过此次对话,愿国内外剧作家能够齐心协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学性、戏剧性俱佳的儿童剧作品。记者 苏丽萍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31日 09版)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3364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