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声川:乌镇+戏剧=不可限量的C

  • 2018-10-24 16:58
  •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在乌镇,在吃有喝,有玩有乐,有戏剧更有理想。在11天的乌镇戏剧节上,你可以板起面孔,也可以嬉笑怒骂。大腕们走下神坛,“小镇对话”与观众近在咫尺,坐在街上吃火锅与你擦身而过,在这里,仿佛打破了一个规则,建立了一种只属于乌镇的语境和气场。

    就着夜幕吃火锅

    四天结束一个阶段,而每年戏剧节一二阶段相交的那个间歇,“长街宴”便如约而至。柔软的细雨中,一张张八仙桌从相对宽敞的恒益堂门口一直蜿蜒至夜色的尽头,从主席团到参演剧组、嘉年华、青赛主创以及媒体记者,168桌创下历年之最。

    菱角、糖藕、乌酒、三白,属于乌镇的美食符号必不可少,而压轴大菜也必定是热气氤氲的铜锅。今年腾空而起的无人机拍摄团队中也多了北京青年报的身影。虽然就餐的嘉宾受邀才可落座,但周遭的环境却是开放的,游客鱼贯经过,不经意间便可与黄磊、黄渤、王珞丹等人擦身而过。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落座便成旧相识,碰杯欢呼声放肆却让人内心发痒,高低错落的声浪为本已喧嚣的小镇又添韵律。这就是乌镇,能把大排档式的就餐环境吃成“奢侈”的用餐体验。

    冒着大雨看话剧

    开幕日五台大戏中唯一的国内作品《大众力学》演出的地点是露天的诗田广场,最后一场演出遭遇中雨。换作其他地方,这样的天气或许演出就会“延期”了,但乌镇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所有入场的观众都得到了雨披和坐垫,可即便如此,还是衣裤全湿,雨水不停地滑入眼中。而对面舞台上的演员则穿着雨披静坐其间,轮到哪位说话时,他便脱去雨衣任由雨点打湿全身。灯光照射处,细雨如麻,舞台静默的瞬间唯有雨声提醒着这个空间与整个世界没有失联。16位演员皆为没有戏剧表演经历的素人,他们南腔北调,甚至打起手语,但台词在心中、人在雨中的观剧体验或许一生也只有一次,“大众力学”撼动的是什么,可能尚且无解,但铺陈的是人生的暖色,哪怕是在这样凄风冷雨的夜晚。

    接着地气听朗读

    在远离乌镇喧嚣的乌村景区,今年全新登场的帐篷营地和白日及子夜朗读会自带高冷气质,入住帐篷也被称为乌镇戏剧节的另类睡姿。280元一晚的帐篷营地床位吸引了五六十人入住,除了夜间伴着蛙鸣入睡,每日下午4点半和晚间11点,营地的住客还可进入到一窗之隔的白日和子夜朗读会现场,与众多大咖及有故事的人一道缠绵文字。现场没有舒适的座椅,或用垫子席地而坐,或在条凳上感受农耕时代的生活方式。可即便如此,预设为60分钟的朗读会常常要在子夜12点后结束。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奚美娟、李立群、黄舒骏、黄磊等人在史航和周黎明的邀约下,与素人一道走入别人的诗篇。黄磊说,“我们似乎在朗读一些已经看起来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的文字,但我们却实实在在用一种懂或不懂的、很奇妙的方式,感受时间的存在。”

    闻着桂香聊聊天

    背依马鞭草花海,院中一棵桂树飘香,大门永远敞开,餐桌摆满水果和香茶,赖声川在乌镇的家闲散而惬意。作为戏剧节常任总监,此次没有作品参演的他最主要的工作是尽地主之谊招待八方宾朋。“没有我的戏这太正常了,因为这不是我个人的戏剧节。”

    这一次,“实验中的实验”板块赖声川出力最多,邀来了台湾的兰陵剧坊以及意大利的实验剧场之父。在他看来,“实验戏剧对于戏剧版图太重要了。”从担任第一届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如何说服别人到一个没听说过的地方来演戏,到如今爱丁堡和阿维尼翁以及锡比乌的艺术总监满街溜达——来自德国的《黑暗中的舞者》居然在乌镇演出时被同样来自德国的演出经理人看中,受邀到雅典演出;很多国外剧目甚至选择推迟时间在这里完成世界首演。“有国外的艺术家说,乌镇是全世界最好的戏剧节,我不敢承受,但这里确实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近10年前,赖声川第一次到乌镇,天气阴冷,没什么游客,仅有两个所谓的露天舞台,他却对这里一见钟情,“那时我就相信,乌镇+戏剧=不可限量的C。这一次我还碰到了一个女生,她在第一届戏剧节当志愿者时遇到了爱情,现在已经结婚了。”10月25日,赖声川将在乌镇度过自己的生日,去年的这天,阳光很好,他非常享受地和黄磊打了场篮球,而今年的生日愿望则是“不要给自己排得那么满,最好是什么都不做”。(记者 郭佳)

分享:

责任编辑:李倩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3607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