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明和他的入党申请书

  • 2018-11-07 21:17
  • 来源: 神东煤炭

    不久前的一个清晨,前夜的雨滴还挂在微黄的杂草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满头大汗的苏子明却没有心思欣赏这醉人的美景。在布尔台煤矿三盘区BK227号孔施工现场,苏子明和工友们正在下管、焊接,做好钻孔施工的最后一步。

    1991年,他还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农村孩子,没见过老千米钻机,带着懵懂和稚气,他开始了钻工生涯。那时工程不多,一年最多干三四个月就没活了,没活儿干就卷铺盖回家接着务农,等打听见开工的消息再接着干。随着神东矿区的开发建设渐入佳境,苏子明一年干活的时间越来越长,再也不用东奔西走去找活了。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以前的门外汉居然会一步步做到班长、机长。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

    苏子明手巧心细爱琢磨,工友们这样评价他:“在吃饭的时候,他会思考拌泥浆的材料怎么放才会让泥浆稀稠适中;被脚下的线绊了一下,他想到做个架子把凌乱的线收起来;躺在帐篷里听着柴油机的声音,他会想怎么干才能节约油料。”一点点的积累,一步步的成长,付出必然会给他应有的收获。渐渐的身边的人开始对他另眼相看,他不再是那个可有可无的受苦汉了,他成为了班上的主心骨,成了一个机台上的顶梁柱。

    苏子明虽是机长,可是他最喜欢的称呼却是“共产党员”。苏子明的家乡位于乌兰木伦镇布连海子村苏家梁社,他的父亲是村支书也是一名党员,所以他从小就对党员的身份有着不同的认知。下雨天,父亲不见了,原来是去查看村里的几处危房是否安全;天晴了,父亲又不见了,原来是去看村里的吃水井是不是被淹了。苏子明眼里的党员就是应该像父亲这样心系群众,在危险和困难面前永远冲在最前。也正因为对党员的这种特殊感情,他不敢入党,他害怕自己达不到党员标准,给组织拖后腿。然而,在参加工作的这些年里,入党这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时常出现在他的脑海。有一次,队里有紧急任务要完成,要派3个人先去“探路”。苏子明得知那个工程有一定困难,有可能会用到新工艺,爱学习的他动心了,他马上向领导表示愿意去,可是领导向他解释说:“这个工程困难大,时间长,我们预备派几名党员去。”他顿时呆了,在原地愣了很久,父亲的身影一遍遍闪过脑海。在三个小时的沉思之后,他终于决定了:我要入党,要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可以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在生产、工作、学习和社会生活中起先锋模范作用!可是问题来了,他不识字。

    要入党,第一步就是要亲笔写下入党申请书,这可愁坏了苏子明。工作的这些年里,苏子明也认识了一些字,但要写出来,还是一篇入党申请书,这就难了!他踌躇片刻便转忧为喜,决定从头学习写字。

    苏子明开始在闲暇之余看小学生的书籍,回家的时候就和孩子一起学习。孩子是他的老师,一点点教会了他拼音,教会了他简单的汉字,他们都不会的就请教识字的媳妇。不到半年,苏子明学会了读写入党誓词,可以读出大部分《党章》,他开始试着写入党申请书,请教孩子,请教媳妇,一周后歪歪扭扭地写成了两页纸的入党申请书。这两页纸是他在数次练习中的辛酸,是他在寒灯孤影下的奋进,然而这只是开始,他之后又按期写下思想汇报、转正申请书,一次比一次熟练,一次比一次更满怀深情。经过两年的时间,党组织正式接收苏子明为中共预备党员。

    钻机依旧轰轰作响,苏子明和记者交谈的中间依然不时地盯着那个改变他一生的钻机,眼神柔和而有力。改革开放40年来,像苏子明这样在迷茫中找到方向的人不在少数,神府煤田的开发建设更是成就了这样一批人,他们在神东学会了先进技术,在神东找到了安身立命的资本和勇气,他们感恩神东,感恩社会,在苦难中前行,在奋斗中成长,也让数万新时期神东儿女感受到了榜样的无穷力量。(刘惠 薛敏)

分享:

责任编辑:陈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721123807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