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过春天》让电影的人生方向更加坚定

  • 2019-03-19 11:29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19日电(杨莹莹)十年磨一剑,这句话用在电影《过春天》导演白雪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毕业十年,等待十年,白雪遇到了《过春天》,《过春天》让大家认识了白雪。

  平遥电影节斩获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入围多伦多电影节“新发现”单元并成为首部该单元开幕的华语影片;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白雪执导的这部处女作带着光环于3月15日登陆国内大银幕,与观众见面。上映前,白雪“确实挺紧张的”,“并不是期望有多高的票房,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和喜欢,对得起所有人的努力和付出。”

    电影在上映前便已引起热议,监制田壮壮说:“谁也不会想到电影会是今天的结果。”十年的“空窗”并没有浇灭白雪当初电影的心火,而是在等待这把“烈火”。

    监制田壮壮形容电影就像“毒品”,而白雪也中了“毒”。高中时期白雪曾在中戏暑期表演培训班学习,中戏的学习经历成为白雪与电影结缘之旅,“我觉得我的人生开了一扇通往艺术的大门,在北京看了很多话剧,买了很多电影的碟片,回到深圳后就疯狂地爱上了电影。”

    与许多电影爱好者一样,白雪喜欢电影只是本能的喜欢,而将其作为职业甚至是人生的方向却没有概念。也许就像白雪面试时所说“我天生就是来当导演的”,她顺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本科以及艺术硕士MFA。与电影热情碰面,毕业后却“失业”在家,直到《过春天》出现,白雪对电影的意义渐渐清晰,“电影就意味着我人生努力的方向。”

    白雪说《过春天》是适合她的题材,“2015年的时候就选定了要做跨境学童这个题材,做了两年的采访调研写出来这个剧本。”

    “跨境学童”这一群体在大银幕并不常见,香港与深圳,双城双身份,单非家庭,这些当下时代的群体映像成为白雪镜头中的主角,“我是在深圳长大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群,有必要把他写出来。”

    《过春天》讲述了单非家庭女孩佩佩为了与闺蜜jo去日本看樱花而努力赚钱,一次偶然的经历成为水客,最终被抓的青春成长的故事。电影用干练的镜头语言通过佩佩的经历将深圳与香港、家庭与生活、青春期懵懂与反叛表现出来。白雪介绍,深圳的段落“相对比较平静,固定镜头居多,香港的部分是手持居多,其实是为了造成这样两地不同的差异的表现形式。”

    其中,香港段落手持的不稳定性,大景别的镜头感表现出香港拥挤吵闹的城市森林的感觉,带有浓浓的“港味”。在美术指导张兆康和剪辑师马修的手下,影片中的城市画像和人物画像真实、立体、生动,影片节奏流畅又符合人物心理发展变化,监制田壮壮评价影片“完成度很高”。

    这部电影除了题材新之外,演员也是新人,佩佩、阿豪和jo全由青年演员出演,白雪说她“挖到三块宝”,“这里面需要会粤语和普通话的对白,其实并不容易找到。”白雪说, “他们成为演员的路径是不一样的,学习表演的方法是不一样,但是他们三个结合在一起都呈现出相对自然和本色的表演,我觉得是不太留痕迹的表演。”

    青年演员,青春成长,《过春天》成为一部“气质清新”的青春片。近年来,青春片因套路老旧、题材重复、表演矫情等为人诟病,《过春天》走出老套剧情,聚焦跨境学童的青春成长,影片不煽情不卖惨,不论是做事做人还是懵懂爱情都透着一股向阳而生的劲儿,拓宽了国产青春电影的类型边界,呈现出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因为《过春天》,白雪有了自己的观众,“这些观众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感觉非常幸福。”谈到最大的收获,白雪说:“可以继续通过电影表达自己了。”同时她也坦言观众的喜欢让她“压力很大”,第二部作品不希望让观众失望,未来她会继续“从独特的角度给大家讲述自己眼中看到的那个世界。”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4112425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