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军:这件事我做对了

  • 2019-04-02 16:28
  • 来源: 神东煤炭

    “我觉得这件事我做对了,而且很有意义,我会一直坚持做下去。” ——郭建军

    干过汽车修理、家电修理,在乌达矿务局工作了20年,2006年来到神东,在生产服务中心当起了一名安装队员工,2018年调入发动机检修组,成为了一名普通的检修工。今年53岁的郭建军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他认为正确的事,那就是技术创新。

    在生产服务中心垛式支架库里,郭建军正站在他的“百宝箱”前摆弄着他的各式工具,在旁人眼里看似杂乱无章的工具,在他眼里都是宝贝疙瘩,这些都是他搞创新、搞研究的“老伙计”。

    一开始,设备损坏了都是更换。但是,现在连更换都成了问题,因为一个是贵,更重要的原因是“没有”“缺货”,就算拿上钱,也买不来东西。“就好比这个发电机的线路板是美国和法国的公司合作生产的,厂家在波兰。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想什么办法?除了技术改造和创新,别无他法。”郭建军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手里的电路板,好像眼神一离开,这个东西就会消失一样。

    因为爱好,郭建军丝毫不介意自掏腰包买一些小配件、小工具来做他的技术研究和创新,在他看来,可以少吃一口饭,少穿一件衣服,但却不能“亏待”了他的那些“宝贝”们。

    生产服务中心使用的80T支架运输车上的防爆发电机,每台售价在4万元左右,但是郭建军把它拆下来“解剖”研究之后发现,其实就是在汽车的发电机外加装了一个防爆外壳。所以,郭建军就找来了一个汽车发电机,用同样的原理做了一个替代装置,在同样是郭建军自主设计制作的发电机试验平台上已经试验测试成功,下一步将安装在运输车上进行进一步的观察试验。如果能成功替代,不仅解决了配件难寻的问题,而且大大节约了资金,在淘宝的二手市场上,一个汽车的发电机的售价只有200元左右。更重要的是,经过试验发现,汽车发电机的性能还优于原来的发电机。因为汽车发电机使用的都是进口轴承,就比如郭建军现在使用的这款发电机用的就是法国的轴承,使用寿命长,电流大,发热量低。

    很多的技术性难题从郭建军嘴里说出来都显得有些轻描淡写,旁边的同事都按捺不住地要替他发言,“郭师傅老厉害了,不仅很多外委队解决不了的难题他都能解决,就连跟博士PK都能完胜,他绝对是我们的骄傲。”郭建军的同事曹玉忍不住说道。

    曹玉所说的是他们碰到的VTC680蓄电池式支架搬运车变频器回路障碍问题。这台支架搬运车自2010年引进以来,车辆整车电气及液压系统原理就被外方技术服务垄断。车辆质保期内所有车辆故障均由外方服务工程师拆解后独立维修,长期技术垄断造成所有配件损坏后只能更换总成或元件,材料配件费用大量投入。车辆质保期过后,该型车辆的维修困难重重,没有详尽的技术资料与维修方案,车辆电气元件老化,其中变频器故障尤为突出。

    公司在2018年11月份派了4个博士来检修,他们研究了好几天,后来把变频器拿走了,好几个月过去了,也没有结果。郭建军觉得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就下决心自己研究,用了大约1个月时间,他在变频器240V电源侧串联一个二级管和30KΩ电阻一侧与三极管集电极相连,一侧与三极管发射极相连,通过此项改造,当原车预充电回路发生故障后,可以通过此项加装改造回路直接对电容进行充电。目前,这一技术革新已在生产服务中心其它该型蓄电池式支架搬运车中推广使用,效果非常好。

    如果你去过郭建军家里,你就会觉得,用“痴狂”来形容他对技术创新的热爱程度,一点也不夸张。

    在郭建军的卧室里,有一张他的工作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线路板,还有他前前后后花了几万块钱自购的设备,卧室的阳台上堆满了他淘来的各种各样的配件,他的床上铺满了很多书,比如《电子报》《电子世界》《家电维修》等等,而且,这只是冰山一角,在他的工作台的左下角,有一个很大的箱子,里面全是书,真真都是“压箱底的宝贝”。

    每天回到家里,郭建军都会在他的工作台前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有时候会到后半夜,自己花钱花精力,还乐此不疲,郭建军心中有自己的执念。“我觉得这件事情我做对了,而且很有意义。”他随手拿起一块650电瓶车逻辑模块说,“这是一个核心控制板,相当于车的‘大脑’,以前机器坏了要换模块的话,一块需要4万块钱,后来我发现,用30元钱的配件就能修好它。”以前,我们没有掌握维修控制板的技术,控制板坏了之后只能换新的,旧的只好交回材料组保管。“4万多的东西就这样浪费了,4万多啊……”郭建军将这句话重复了很多遍。“现在这样的控制板我一共修过五块,这样我用100多块钱成本就节省了20万元的配件费,这件事太有意义了。”

    一头扎进技术创新中,对于郭建军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成本节约和满满的获得感,还是他精神上的强大支柱。

    郭建军的女儿今年24岁,2015年年底被确诊为甲状腺癌,从2016年到2018年两年间,必须用一种美国进口的特效药物来进行治疗。现在,女儿身体的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除了定期去北京协和医院复查之外,还需要用一些国产药来维持治疗。爱人去年被确诊为宫颈癌,摘除了子宫,现在身体也很不好,经常生病。郭建军本人患有腰椎突出、腰椎滑脱。这几年一家人看病的花费在200多万元左右,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跟亲戚朋友借了70多万,单位组织了两次捐款,一共捐助了十几万元。

    “一开始,压力太大了,真的感觉到活不下去了,等到了医院,看到那么多的病人,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不幸和悲惨的生活,可他们仍然都选择坚强,不然还能怎么办呢?真的去死吗?在那个时候,死是最简单的事,而活着,才需要更大的勇气。”谈到过往,郭建军在极力掩饰自己的辛酸。

    “做研究也能转移一下注意力,要不然每天胡思乱想地就真的活不下去了,人都能疯了。做这个要精神高度集中,可以转移一下注意力,而且,我看到这些东西因为坏了就被扔掉,实在是心疼,就算是公家的钱,也应该都花在刀刃上。”这个曾经因为疾病在金钱面前无能为力的男人,深感节约每一分钱的重要性。

    现在郭建军爱人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着女儿到处看病,家里经常就只剩下他一个人,陪着他的,就是他的那些宝贝电路板。在家里研究线路板的时候,拿着放大镜跟五六层线路板较劲,跟寻宝似的往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郭建军早就习以为常。有时候腰疼得受不了了,他就站起来活动活动,然后又一头扎进他的研究中,但更多的时候,他都会选择站起来继续做,因为他连活动的那几分钟都不舍得“浪费”。

    从2018年开始,郭建军先后完成了进口680充电柜变压器修复、进口680车DSP-PF故障的研究与处理、进口680电瓶车驱动电机、编码器试验台等十余项技术创新。

    “他给身边的人带来的是满满的正能量,他是我们身边当之无愧的榜样。”谈到郭建军,曹玉这样说到。“现在好多了,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人活着要怀有希望,往前看。”郭建军的话印证了大家对他的评价。从维修到制造,用国产替代进口是郭建军心中大大的希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是他向着希望前进的方式。

    “只要我还看得见,只要我的手还能拿起电路板,我就会把这件事情坚持做下去。”对于技术创新这件事,郭建军一直很坚定。(王超 佟金浩)

 

分享:

责任编辑:陈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721124477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