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照亮前行路——记神东煤炭集团第三届道德模范高晓强

  • 2019-04-09 16:18
  • 来源: 神东煤炭

    “每年正月十五我们都要去小吃街转转,往人多热闹的地方走,尽可能为家庭多增加一点快乐”,说这句话时,高晓强眼里含着泪花,话语间透着心酸时,也透露着坚韧和对幸福的渴望。

    高晓强的家乡在陕北佳县的一个小镇,是地地道道的庄户人家。由于母亲身体不好,家里的庄稼地收入少,高晓强高中毕业后就跟着父亲在周边砌石头、修路,贴补家用。后来经村里乡邻介绍认识了妻子白巧艳,两人很快有了爱情结晶。原本是个和乐的家庭,但天不遂人愿,女儿七个月时早产,生下来只有3斤6两。高晓强至今清晰地记的,“当时医生说活不了。佳县的医院没有保温箱,我们也没钱转院,就拿输液瓶装满热水围在孩子周围,再盖上厚被子。为了保持孩子的体温,每隔二十分就换一次热水,晚上也不敢睡,一直住了40多天才出院。”大概在孩子五六个月时,高晓强和妻子凑够了钱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告知孩子有脑积水,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慢慢吸收,此时,夫妻两人依然没有意识到严重性,带着孩子回了家。直到孩子1周岁时,高晓强和妻子发现别人家同样大的孩子已经会走路、会说话了,自己的女儿还不会坐,两人再次带孩子去医院,这次的检查结果是“脑瘫”。这个结果让高晓强和妻子措手不及,原本以为孩子只是体质弱、发育晚了些,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病?两人抱头痛哭。为了让孩子尽快住院治疗,高晓强回家筹了钱匆匆忙忙安顿下住院,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吸高压氧的治疗方式孩子并不适应,刚吸了七天就开始上吐下泻,医生不建议让继续吸。借来的钱很快支撑不住高额的住院费,高晓强再一次感受到绝望,是一眼看不到头的绝望。

    “那时村里人也都知道我们的情况,很多人劝我们放弃孩子,但我们舍不得,她已经长到一岁了,她活生生的就在我们跟前,我们怎么忍心抛弃孩子?”高晓强话语中有些哽咽,远处沙发上坐着的妻子低头不语。

    从此,高晓强去西安、山西、内蒙古各地打工,苦活累活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赚了钱就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病。就这样两年间,高晓强四处奔波,往往挣了千八百块就赶紧拿回家带孩子去看。“一次在回家中途,到了饭点,大家都买的吃炒面,我就在饭店外等着,他们问我咋不吃,我说晕车吃不成。其实是饿的头晕,但我舍不得吃。” 高晓强说道。已经记不清有几次,在回家中途,高晓强饿到头晕,就为了节省一顿饭钱,留给女儿看病,他觉得只要坚持给女儿治疗,总会有好转的一天。

    所幸,生活也有眷顾高晓强的时候。2006年,听人说神东招聘劳务工,工资还挺高,高晓强和妻子商量后,马上报名,录取后被分到补连塔煤矿。上班不到一个月,高晓强就把妻子和女儿接了上来,用村里贷款来的500块钱,租了房子,买了米面,安起了家。“第一个月工资发到手,心里特别踏实,这比外面打工稳定多了,再也不用担心干了活要不下工钱被骗了,”高晓强说。从那以后,他就努力工作,收入也逐渐稳定。2009年转岗到综采一队当支架工,紧接着转正后,工资也涨了,日子总算看得见希望,他们也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儿子的到来,成了几年来最值得夫妻俩高兴的事。

    渐渐的攒了钱后,高晓强和妻子,一人在家和老人照顾儿子,一人带着女儿去北京,先后做了几次手术。“医生说孩子如果在月子里治疗效果或许会明显,现在的情况只能终身做康复治疗。”每当想起医生的话,高晓强总是自责不已。他一直重复着“如果那会能筹到钱做手术,也许会不一样……”但即便如此,几年来女儿的康复治疗一直在进行。

    然而,生活总是多变的,往往给你一点希望,又在不经意间扇你一个巴掌。在一次体检中,高晓强被查出多发性血管瘤,他不敢告诉家人,很快去北京检查,确诊后,医生建议继续观察,如果不增长就先不用手术。但同时这种病不能干太用力的活,因为太用力会导致血管膨胀。“不干活怎么养家,怎么给女儿治疗?”这对于高晓强而言,更难接受。高晓强说,有时心里憋闷了就喝点酒,释放情绪。一次儿子抱着他说,“爸爸,你别难过,你还有我们,我以后会努力,考上名牌大学……”父子俩紧紧抱在一起,儿子再次给了高晓强动力与希望。

    “我就想多挣些钱,万一哪天倒下了,能给妻子,给孩子多留一些,让她们生活能过得稍微好点……”高晓强说这话时,妻子在一旁眼泪止不住的流……

    采访手记:高晓强的家庭遭遇了一次次的不幸,生活与他而言是残酷的,然而,他却没有气馁,他和妻子从无助、痛哭到一步步振作起来,爱和希望让他的生命充满了力量。不管明天会怎样,还会出现怎样的磨难与艰辛,但只要心存希望,坚强面对,光明就不会缺席,希望高晓强如他的名字一般坚强地前行。(刘娜 石智高)

    

分享:

责任编辑:陈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721124477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