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铜镜重走丝绸之路

  • 2019-07-08 14:47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呼和浩特7月4日电(记者丁铭、魏婧宇)日前,“镜里乾坤——辽金铜镜专题展”在阿拉善博物馆开展,百面辽金时代具有丝路文化特色的铜镜,重新踏上了丝绸之路。

    据铜镜收藏者、满洲里市草原丝路精品陈列馆馆长王彦利介绍,本次展出的百面铜镜,充分展示了我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的文化特色和草原丝绸之路的发展进程。

    草原丝绸之路是指蒙古草原地带沟通欧亚大陆的商贸大通道,是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路线由中原地区向北越过古阴山(今大青山)、燕山一带长城沿线,西北穿越蒙古高原、中西亚北部,直达地中海欧洲地区。

    辽金两代通过草原丝绸之路,与中西亚、欧洲进行了密切经贸文化交流,许多交流的信息通过铜镜保存了下来。

    “此次展出的一款辽代的摩羯纹铜镜,就体现了在中西方不断交流的背景下,印度神话动物摩羯中国化的过程。”王彦利介绍说。该铜镜以联珠纹区分出四个扇形区域,每个区域内铸有摩羯云朵纹,龙首鱼身的摩羯作奋力向上飞翔状,如意云飘在其左右。摩羯在印度神话中常以兽首长鼻、鱼身鱼尾的形象出现,传入中国后,受“鲤鱼跃龙门”传说的影响,演化出龙首鱼身的形象。

    另一款辽代迦陵频伽纹铜镜,也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产物。迦陵频伽是梵语,佛教经典又称其为妙音鸟。其形象为人首鸟身,随着进入中原,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其面貌姿态、穿着装饰也渐变成中国式样。“此款铜镜上的迦陵频伽,面庞丰腴,梳高髻、上饰螺钿珠宝,双手于胸前捧笙状乐器,具有的唐代遗风。辽代虽是契丹族创建的少数民族政权,但文化一直受唐文化的影响。”王彦利介绍说。

    王彦利说,铜镜的形制嬗变、铸制工艺、镜背花纹和铭文的产生与流行等,都与时代的发展息息相关,铜镜也是折射历史的镜子。

    此次辽金铜镜展由阿拉善盟文化旅游广电局主办,阿拉善博物馆、扎赉诺尔博物馆、满洲里市草原丝路珍品陈列馆共同承办,展期将持续至7月31日。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472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