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宁和集宁战役谈(七):集宁反击战

  • 2020-05-06 18:07
  • 来源: 新华网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于1946年1月,国共两党根据重庆谈判的《双十协定》,签订并于10日正式公布了《停止军事冲突的协定》,定于13日24时生效。这个文件规定,以协定生效前的现状,划分国共双方的军事分界线。为了抢占抗战胜利成果,蒋介石于11日向各地国民党军下达了务于13日24时前抢占战略要点的密令。

  集宁是平绥铁路上的重镇,是绥东的心脏。它连接着大同、张家口、归绥,连接着我晋绥军区和晋察冀军区。敌人要打通平绥铁路,夺取战略要点,集宁就成为首当其冲的争夺对象。

  集宁在抗战胜利后,一直在我军手里。傅作义接到蒋介石密令后,派孙兰峰率国民党军、伪蒙骑兵4000多人,于13日突袭集宁。我军奋起抵抗,但因寡不敌众,决定撤离,傅作义部于14日8时抢占集宁。1946年1月17日,毛泽东从延安给贺龙发来紧急电报:“惊闻集宁失守。此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关系甚大。军调部执行小组已定于18日12时飞往集宁。望你不惜一切代价,于12时前必须抢占集宁。” 于是,姚喆司令员率晋绥军区独二旅27团从卓资山回援集宁;绥蒙军区骑兵旅从陶林驰援集宁;晋察冀冀晋纵队第3旅马龙部率第1、第10团从丰镇乘火车驶向集宁;冀晋纵队第4旅第6团也从丰镇等地北上集宁参加战斗。根据龙司令员的指示,我军各部队于17日18时30分 统一向城垣发起总攻。

  激烈的战斗整整打了一夜。18日晨,我军基本收复集宁,整个战斗于11时才告完全结束。这一夜在新堂(今凉城)土台子野战司令部的贺龙司令员通宵未眠,只是在18日晨接到收复集宁的报告,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18日下午2时,军调部三方代表共产党代表孙志远、美国代表克瑞格、国民党代表林广炯飞抵集宁飞机场(现乌兰察布运输公司和原军分区一带),看到集宁在我军手里,气得美国和国民党代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3月1日,“调处国共军事冲突”最高三人小组周恩来、张治中、马歇尔以及随机到达的叶剑英等,飞抵集宁听取第一执行小组的汇报。

  笔者还想说说的是三人小组这张珍贵的照片。过去一直认为它是三人小组来集宁之前在张家口拍的。近年来,我市的文史工作者,追本溯源,调查佐证,确认它是在集宁拍的。这一观点已得到国内摄影界的权威人士和原照片作者著名摄影家沙飞的女儿王雁女士的应许。当然,这个问题还可以继续探讨。

  集宁争夺战的胜利,有力地捍卫了抗战的胜利成果,挫败了国民党抢夺我根据地的阴谋, 增加了我军政治和军事谈判的砝码。同时集宁作为军事调处成功范例的第一小组,也为全国的38个军调执行小组做出了榜样。叶剑英元帅在他的回忆录中,对此深有感触。

  在集宁反击战中,我军涌现出一批英勇无畏的战斗英雄,其中魏占祥就是一个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魏占祥是晋察冀野战军第3旅第10团第2营爆破组战士,共产党员。在1946年1月17日集宁反击战到了敌我争夺的关键时刻,转移到集宁城西北角的马龙旅组织爆破组向城垣攻击。三名年轻的共产党员自告奋勇地对城墙实施爆破。第一名战士携带炸药包冲了上去,被敌人打倒了。第二名、第三名战士跟着冲了上去,也中弹倒了下去。对城墙的连续性爆破突击,均遭到守城国民党军的疯狂反击。魏占祥随着马龙旅长的一声令下,背着炸药包,纵身跳出外壕,扑向城墙。在他快要接近城墙的时候,突然负伤倒下。不一会,魏占祥忍着伤痛又猛地爬起来,冲到城墙根,将身子紧贴在城墙的裂缝上,拉燃了导火索,只见火光一闪,“轰隆”一声巨响,城墙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攻城部队沿魏占祥以宝贵生命为代价炸开的通道,潮水般冲进城内,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的巷战。在八路军勇猛的打击下,国民党军自西向东节节败退。 (作者 任致中)

分享:

责任编辑:李国栋 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5930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