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宁和集宁战役谈(八) 在丰镇会议上,贺龙痛斥美蒋代表

  • 2020-05-06 18:08
  • 来源: 新华网

  收复集宁后的第三天,即1946年1月21日,贺龙冒着塞外风雪。从土台子赶到丰镇,以“中共山西司令员”的身份参加军调部大同执行小组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大同执行小组的国民党代表温天和、中共代表李波、美方代表霍雷和晋察冀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陈正湘。国民党军山西北部代表楚溪春第一天没有到会。

  会上美方代表霍雷站在国民党一边,闭口不谈国民党军队侵犯集宁的责任,只讲要恢复交通、自由贸易等等的题外话。贺龙衔着烟袋,冷眼旁观,他清楚霍雷是在故意回避会议的主题,转移大家对国民党侵犯解放区的注意。他冷笑一声,打断霍雷的话,厉声问道:“你的权力有多大?你是军调部执行小组成员,我只知道你的权限是监督停战,调处冲突,没有什么恢复交通、自由贸易的权限。” 霍雷愣了一下,强词夺理地说:“我们的责任是监督停战。你们共产党在集宁就违反了停战协定,侵犯了政府的地方。” 贺龙放下烟袋,挺直身子大声的说:“集宁的事,我们最清楚。”接着,他指出,集宁是1945年8月22日由八路军从日军手里解放的,以后被国民党军抢走。

  1945年10月24日,八路军重新解放集宁,一直到1946年1月13日停战令生效前都在八路军的管辖之下。1月14日清晨,国民党军队将停战令丢在一边,袭击集宁,被我们打退了,他们丢了几百具尸体。他冷冷地问道:“你说集宁到底是谁的的地方?”霍雷无言以对。贺龙针锋相对,有力揭露了国民党军队在绥东进攻卓资山、丰镇、在晋北侵犯左云的事实。他问霍雷和国民党代表温天和:“你们说,究竟是谁违反了停战令?这个责任要谁来负责?”温天和喃喃地说:“晋北是阎长官管辖的地方,出了事有阎长官负责。”贺龙马上指着记录员说:“好,阎长官负责,温代表说的,请把这记录在案。”温天和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言,立刻转了话题,又谈起了双方自由贸易的问题。贺龙暗暗发笑,拿起烟斗美美地吸了一口,向他们表示,贸易是老百姓的事,他们愿意来丰镇就来丰镇,愿意来大同就来大同,我们从来不阻止。

  第二天,楚溪春来到丰镇参加会议。他在会上提出执行军调部和字第二号命令,共产党军队必须后撤60里。贺龙反驳道:“孤山(解放军阵地)离大同30里,我们从孤山后撤,你们从大同后撤,各撤各的,大家平等。我们后撤60里不要紧,你退60里就得把大同的砖瓦都搬走。怎么样?楚司令。”楚溪春说:“为什我要从大同后撤?大同隶属国民政府。”贺龙一听“隶属国民政府”几个字,气不打一处来,“忽”地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时候进大同的?抗战8年,没在大同见过你们一兵一卒。大同一直由我们围困着。你们是怎样进的大同?楚司令心里明白!” 楚溪春做贼心虚,坐在那里,板着脸一言不发。

  贺龙看了一眼楚溪春,笑了笑说:“我看大家还是老老实实,诚诚恳恳来对待停战协定,这样才能有国内的和平。”贺龙在丰镇针锋相对,有利有节的斗争取得了胜利。三方代表经过三天的磋商,终于达成了恢复1月13日午夜以前的阵地等6条协议,然而,这些协议国民党当局并未执行。特别是在晋绥军区南线,阎锡山部乘晋绥部队主力在绥远之际,不断违反停战令向解放区进犯,当地八路军未能实施集中兵力予以有力打击,以致 被敌人占领了3座县城和一些市镇。后来贺龙曾经在晋绥分局高干会上指出:当时我们对阎锡山的斗争有点缩手缩脚,使阎锡山钻了我们的空子,到处打我们。要接受这个教训。 (作者 任致中)

分享:

责任编辑:李国栋 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5930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