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整风到反右派斗争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根据“八大”关于加强执政党建设的精神,发布了《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
    内蒙古党委曾于1956年11月决定并在全区旗县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了一次整顿思想作风的运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957年5月6日至19日,召开全区宣传工作会议,传达中央关于整风运动的精神。5月20日至23日,内蒙古党委召开第一届第三次全委扩大会议,总结了1956年12月以来开展整风的情况,制定了《关于执行中央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的计划》,部署了全区的整风工作。原定全区整风分两批三个阶段进行,到年底完成。5月28日和6月3日至7日,内蒙古党委统战部两次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征求他们对党的工作的意见。会上,党外人士28人作了39次发言,提出了许多批评建议。绝大部分是正确的、善意的,自然也有一些偏激的言论。6月中旬,大部分盟市党委也开始整风,整风运动在全区普遍展开。
    但是在全国整风运动中,有极少数右派分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6月初,党中央决定对右派进攻进行反击,6月15日,《内蒙古日报》发表《不能只许批评,不许反批评》的社论,在肯定上述党外人士座谈会上的批评和意见,绝大多数是正确的善意的,极少数是极端错误的,否定党的领导,抹煞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夸大缺点,等等。反右派势头较为缓和。在全国反右派斗争迅猛发展的形势下,7月初内蒙古也开始了反右派斗争,对党外人士提出的一些过激意见也上纲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内蒙古日报》发表题为《狠狠打击右派分子》的社论,并连续公开点名批判了一批“右派分子”,全区掀起了大规模的反右派运动,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和各盟市都有一批人被划为右派分子。10月中旬以后,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在少数民族中进行整风、反右和社会主义教育的指示》,自治区也开展了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由于当时全国全区反右派斗争的形势,一些少数民族干部被划成民族右派分子,有的还在《内蒙古日报》上点名批判。据统计,全区共划右派3 731名,这同全国划右派的比例相比,虽然较低,但在文化教育还较落后的内蒙古,其伤痛也是很深重的。
    在整风过程中,对极少数“右派分子”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进行反击也是必要的。但反右派斗争被严重扩大化了。把一大批敢讲真话实话的人或属于思想认识上的错误的同志说成是“向党进攻”,并以处理敌我矛盾的方法进行了严厉的打击和处罚。误伤了许多干部和许多同党长期合作的党外朋友,误伤了一部分民族干部,使他们长期蒙受冤屈,不能尽其才能为国家、民族服务,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也使一大部分干部、知识分子在运动之后,不敢再谈国事,影响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和建设社会主义法制的进程。教训是十分深刻的。同时,反右派斗争的开展,又极大地干扰了整风运动,使整风运动偏离了方向,没有达到反对党内官僚主义、宗派主义、主观主义的目的。1959年到1964年,按中央的部署,自治区给所划的右派分子全部摘了帽子。1978年,根据党中央的决定,对错划为右派的全部改正过来,恢复名誉,安排了工作。
    反右派斗争结束后,11月,按中共中央统一部署,整风运动进入整改阶段。发动群众围绕“三个主义”给各级领导提意见,就方针政策、领导作风、干部工作、组织机构、管理体制、党群关系、民族工作等诸方面的问题提出批评建议。仅自治区直属机关就有1.2万人参加整改运动,提出9万多条批评建议,而且边整边改,成效显著。在群众的积极参与下,各单位也确实解决了一些实际问题,促进了领导作风的转变和各项工作的开展。但因受反右派的影响,整改未能完全达到预期的目的。
    与此同时,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内蒙古在工矿企业和农村牧区也大张旗鼓开展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农村牧区宣传合作化的优越性,推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批判富裕中农的“资本主义思想”;在工矿企业克服管理工作方面的官僚主义作风等方面的问题。这次社会主义的教育运动,对于教育广大工农牧群众走社会主义道路,巩固农牧业合作化和统购统销,发展工农牧业生产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对农牧业中提出的包产到户、工厂包工到组等有利于发展生产的意见进行了武断的批判,成为后来“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舆论前奏。

(王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