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官梳理发现:六种“潜规则”背后的真腐败

  • 2016-05-03 08:41
  • 来源: 检察日报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近日发布了《2015年惩治和预防职务犯罪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当前以潜规则为名,受贿、索贿现象仍然不在少数。个别领导干部认为,逢年过节收些礼品、礼金是人之常情,并不为过,最多算是违纪;更有甚者,对于“吃回扣”“拉关系”等认为是市场“潜规则”、是社会普遍现象,难以自律。

  笔者在对该报告进行梳理后,总结出潜规则的6种形式,并邀请检察官进行了点评。

  “我是入股,不是受贿”

  案情简介:某电力公司负控班班长路某,在作为技术负责人参与公司负控终端方面的评标、询价工作过程中,认识了通信器材供应商张某、某设备安装电气班班长赵某。三人合谋承接电力公司的负控终端安装、维护业务,约定由张某提供资金、材料并联系符合资质的企业进行挂靠,赵某负责制作投标文件、预算表等资料并组织人员、机具进行安装施工,路某负责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张某承接业务。工程完工后,三人平分利润。2006年至2010年,路某利用担任技术负责人的职务之便,在负控终端安装、维护业务的招投标过程中,顺利帮助张某承接了电力公司的负控终端安装、维护业务。4年间,路某分得利润共计40余万元。

  忏悔:在投标之前,张某因为没有相应的资质投标,提前找到我,希望我能帮助他挂靠的公司中标,并提出让我以合伙入股的形式参与事后分红。在既不出资又不出力就可以获得巨额利润的诱惑下,我自身的信念渐渐动摇,同意了张某的提议。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竭尽所能帮助张某挂靠的公司中标,直至走上一条不归路。

  检察官说法:以合伙入股开办、投资公司形式受贿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型受贿犯罪。这种犯罪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国家工作人员可以凭借受贿所得持续参与公司的利润分红,因而这种犯罪手段往往被普遍采用。本案中,路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没有任何出资而获得公司利润,属于完全未出资型的干股受贿犯罪,这种犯罪方式带有很大的迷惑性,看似合作经营,实际上却是以权力出资,是不折不扣的受贿行为。

  “我是理财投资,不是受贿”

  案情简介:2000年,李某进入某石油销售公司工作,先后任公司财务处处长、总会计师。2003年,在公司成品油运输业务招投标过程中,李某认识了承运商某物流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某。陈某为获得石油销售公司成品油的运输权,开始接近李某并承诺帮助其投资理财。在收取李某1100万余元本金后,给予李某年收益率30%左右的高额利润,共计330万余元。

  忏悔:陈某是我的业务合作伙伴,认识10多年了。2011年初,他提出投资理财的想法后,我被每个月两分五的利息吸引了,高额利率冲昏了我的头脑。起初,我准备了250万元放在陈某处投资,陈某按月将利息打到我的银行卡上。随着收益的增加,我逐渐将大量的钱转到陈某处进行投资。直至案发,我收取了高达300余万元的利息收入。我没有想到投资理财获取的收益触犯了法律,也没有考虑到自己当时的身份,最终身陷其中不能自拔。

  检察官说法: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类投资渠道不断演变更新。行贿人和受贿人为了给双方的贿赂行为披上“合法外衣”,往往以投资回报的形式进行权钱交易。这种犯罪是行贿人与受贿人经过长期的感情投资形成的比较固定的朋友圈,非典型性贿赂特征明显。他们之间不是明显的、赤裸裸的权钱交易,更多的是一种利益输送,通过投资理财,获取稳定、可预期的理财收益,其实质还是权钱交易行为。

  “我是请人帮忙装修,不是受贿”

  案情简介:2002年,某城市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高某在工作过程中,与园林景观工程中标方重庆某公司董事长龙某熟识。2004年,高某的一套房子需要装修,便联系龙某,请其帮忙设计。在龙某的积极活动下,高某与龙某介绍的施工队签订了装修协议,并由龙某为其支付了装修费用。

  忏悔:我作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干部,在工程项目发包中拥有一定的话语权,投标公司经常有求于我,所以,他们千方百计地讨好我。在自家房子装修事情上,我不应该找公司项目的中标方,为了区区几万元装修费,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一切本该珍惜的东西。

  检察官说法:国有工程建设领域企业的领导干部要坚守法律底线,虽然他们掌握着大量的工程发包、质量监督、工程款支付、项目验收等方面的权力,但是他们应该按照公司规章制度处理,把公事和私事分开,防止工程承建商利用漏洞对他们进行拉拢腐蚀。本案中,高某就是将家事和工作混为一谈,最终给不法承建商以可乘之机。在房屋的装修上,高某最终未能抵挡住诱惑,倒在龙某的“糖衣炮弹”之下。

  “这是朋友帮忙,不是受贿”

  案情简介:蒋某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某事业单位负责人,负责苗木采购并对采购项目的质量和价格进行初次把关、组织工程实施、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等事项。2009年,单位需要采购大批苗木,由于找不到相关途径寻找苗源,蒋某就推荐了某园艺场老板郑某。在蒋某的帮助下,郑某顺利承接了标的500余万元的供苗业务。2010年,蒋某跟郑某表达了需要用钱还房贷等想法,希望郑某能够给予一定支持。不久后,郑某就打了15万元到蒋某岳母的银行卡上。蒋某将其中10万元用于还房贷,剩余的5万元用于日常消费。

  忏悔:我作为一名事业单位的负责人,工资不高,身上还背着十几万元的房贷,感觉生活压力很大。看到与我们有业务往来的园艺场老板挣钱比较轻松,利润也很高,慢慢地心理开始不平衡。和郑某在一起时,我经常和他说生活压力大,还有十几万的房贷要还等一些琐事,希望他能给我帮帮忙,以减轻生活压力。就这样,我一步步走向了犯罪深渊。

  检察官说法:蒋某称与郑某是朋友,郑某给其15万元是帮忙,不是受贿。其实,这只是蒋某为自己受贿找的借口。郑某之所以给蒋某15万元,看中的是他手中苗木采购和付款的权力。

   1 2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18785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