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身份信息被人冒用 两次被法院以盗窃罪判刑

  • 2016-05-09 09:29
  • 来源: 重庆晨报

昨日,邱宝财在看云南法院出具的冒名的同村人邱宗元的相关资料。本报记者 李斌 摄

  昨日,邱宝财在看云南法院出具的冒名的同村人邱宗元的相关资料。本报记者 李斌 摄

邻居们称,他们也不相信邱宝财会盗窃。

  邻居们称,他们也不相信邱宝财会盗窃。

在邱宝财家门前,村支书谭仕良介绍当年情况。

  在邱宝财家门前,村支书谭仕良介绍当年情况。

检察官送来云南法院证明他无罪的裁决书。

  检察官送来云南法院证明他无罪的裁决书。

  5月4日,云南曲靖麒麟区法院的一纸裁定书终于认定,33岁的重庆忠县人邱宝财不再是犯罪分子,但邱宝财此时已难言喜悦。他为这个结果等待了10年。

  邱宝财说,一切都源于2007年,一封由云南曲靖麒麟区法院发到重庆忠县老家的公函。公函说他被当地法院两次以盗窃罪判刑。这个消息在邱宝财老家本就不大的村子里炸开了锅……

  此后,邱宝财遭遇不断,各种状况接踵而至。这10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南来函

  说“邱宝财”被判刑

  忠县任家镇铁山村,本就偏僻的村子里,这些年,住着的多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大多去了云南,不少人集中在曲靖市。所以,2007年,当这封云南曲靖市麒麟区法院发来的公函出现在村委会时,铁山村顿时炸开了锅。函中表述:24岁的村民“邱宝财”因入室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晓得不?宝财这娃娃犯罪了!在云南遭判刑了!”消息很快传遍全村,村里老少议论纷纷,当年50多岁的邱宝财的母亲汤玉清寝食难安。她联系上当年正在重庆打工的儿子。

  邱宝财说,母亲相信他是个善良本分的娃,但白纸黑字的法院文书难道有假?不久后,本就体弱的汤玉清病倒了。邱宝财也明显感受到母亲的敏感和多疑,“我妈每个月都像警察一样打电话来问我在哪,叫我不要干坏事,别去偷东西。”

  回家过年

  初一悄悄回家天黑离家

  因为根据公函所述,16岁就离家外出打工的邱宝财,2001年,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2007年,又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这样的“犯罪背景”,把邱宝财也吓得不轻,在重庆打工的他甚至一度不敢再回村里。妻子也埋怨为啥隐瞒“犯罪”,还小心翼翼地提醒他别再犯罪。

  “我真的是有冤没地方喊。”他的确去过云南曲靖,在那里当木工学徒,“我去云南是1999年,当年只有16岁,一年后便回了重庆。”他说,他再没去过云南,一直辗转重庆主城打工,又怎么会在2001年和2007年两次因盗窃在云南被判刑?

  很快,众人眼中老实巴交的邱宝财成了小偷,这事甚至传到了镇上。2007年里,小学、初中同学接连给他打电话,有人问他为啥要犯罪,有人骂他变了,还有人直接在QQ上留言:绝交。

  此后,他没再像平时一样回家。2008年2月,大年初一,在母亲的一再哀求下他悄悄回了家,躲在家里吃了顿团圆饭,然后又悄悄地回到沙坪坝的出租房。从那时起,邱宝财就只在每年大年初一才悄悄回趟家,吃顿饭趁天黑离家。

  开串串店

  开着开着就被民警当众铐走

  更加忐忑和离奇的经历陆续来了……

  2008年,邱宝财在沙坪坝小龙坎附近开了一家串串店,开始创业。可令他没想到的是,9月的一天傍晚,两名民警走进店内。在确认了他的身份后,民警当众给他戴上了手铐。

  突发情况让邱宝财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被带上警车,民警才告知邱宝财,就是因为当年犯下的“盗窃罪”。

  来到派出所后,邱宝财一直在向民警解释自己并未犯过罪,并希望民警能够查清此事。就这样,他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坐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民警将邱宝财释放,但仅仅告知他“可以走了”,未做任何答复。

  此后,他关掉了自己刚刚起步的小店。

  云南“自首”

  为讨说法被赶出派出所

  店开不下去了,村里也没脸回了,平息愤怒后,邱宝财决定去云南,讨个清白。

  2008年10月,邱宝财来到云南曲靖市麒麟区的派出所,向民警讲述了自己的情况。本以为上门“自首”,可以立即被警方控制起来,然后待查明真相,还以清白。可令他意外的是,民警只是留下他的电话号码后,让他等通知。

  一个星期过去了,警方一直没有消息。邱宝财再次去派出所了解情况,民警给他的答复是:“没什么大不了,没做过就不要怕查”。

  “我不怕查,但我怕被人冤枉!”邱宝财冲着民警大吼,结果被赶出派出所。

  临终遗言

  母亲病逝前叮嘱“别再作奸犯科”

  2010年,母亲汤玉清因长期忧虑,心脏病加重。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邱宝财回到村里。

  本以为这些年过去,自己也少有回村露面,人们会淡忘“犯罪”这事,但事情却并不像他想的那样。“来看望母亲的,一半以上的人不和我说话。”邱宝财回忆,很多亲戚见到邱宝财后一言不发,像陌生人,村里小孩也老躲着他。

  汤玉清的病情加重,两个月后,邱宝财为了方便给母亲治病,在忠县县城买了房子,并将全家搬过去。“可房子一买,又有人说我偷东西致富了。”邱宝财称,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是在意料之内。

  2014年12月,汤玉清离开人世,临走前还不忘攥着他的手叮嘱着,“千万不能再作奸犯科。”可面对母亲的临终遗言,他难受又委屈。

  转机来了

  检方查脱管罪犯查出蹊跷

  2015年,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核查脱管漏管罪犯专项活动”相关要求,忠县检察院逐一查找存在脱管漏管情况人员。

  “当时就发现邱宝财的情况特殊。”高勇,负责该活动的检察官之一,他发现邱宝财的情况较为恶劣。根据缓刑执行有关规定,邱宝财被交付至忠县公安机关执行缓刑,但直到2015年核查时,都没有报到接受监理,属于严重脱管。

  随后,高勇来到邱宝财家。邱宝财居然哭了,“有人上门来查我,这事就有希望了!”

  高勇经过走访调查,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立即联系麒麟区检察院请求协查。

  麒麟区检察院通过到法院走访,确定了“邱宝财”的人像信息。随后,高勇到公安机关调出籍贯信息比对,确认2001年和2007年两次在麒麟区因犯盗窃罪被判刑的人,确实不是邱宝财。

  真相大白

  身份信息被同村人冒用

  此后,麒麟区检察院通过努力,真相浮出水面,10年“黑锅”的源头,令人啼笑皆非。

  检察院最终确定真正的犯罪分子,是与邱宝财同村的邱宗元。邱宗元当年冒用了他的身份。

  “被抓的时候,邱宗元说他叫邱宝财,加上我俩年龄相仿、长得也像,警察一查户籍,确实忠县铁山村有这么个人,就认定他就是邱宝财。”邱宝财又愤怒又无奈。

  今年5月4日,法院以裁定的形式更正判决书中的被告人的身份信息。至此,邱宝财的“污点”得以洗去。本报记者 景然 王珊

  面对面>

  等来清白 等不来喜悦

  在和检察官高勇沟通时,邱宝财明确表示自己将针对此事,对冒用他身份的邱宗元提起诉讼。

  “这么做,我只想告诉大家,我没有犯过罪。”个头不大的邱宝财说话语速极慢,昨日,在其位于忠县县城的门店内,邱宝财拿出裁定书,说终于等到了清白,但似乎并没有多少喜悦,因为对他来说,这些年自己受的委屈补不回来,更遗憾的是,直到母亲临终也未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邱宝财称,不管冒用自己身份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对他所受的伤害无法弥补。

  目前,云南当地政法机关已经按照相关规定,对已搬迁至云南曲靖的邱宗元采取措施。

分享:

责任编辑: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18828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