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驾入刑5年 内蒙古1.8万人获刑

  • 2016-05-11 11:46
  •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编者按

  5年前,醉驾入刑让广大驾驶员知道“拒绝酒后驾车”不能只是说说而已,必须熔铸到头脑中。如今,“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观念已深入人心,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认同和支持。

  有人因醉驾入刑,有人因醉驾戒酒,有人因醉驾有了不喝酒的理由……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八),将醉酒驾车定性为犯罪。4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决定,对饮酒后驾车作出了空前严厉的处罚规定。当年5月1日,两部法律同时落地。至此,“醉驾”从日常思维习惯中的一般性违规,上升为较为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5年来“醉驾入刑”持续发力,“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的观念,已经成为人们的广泛共识。

  刑法震慑之下 酒驾陋习得到遏制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每次宴请聚会不喝几杯,好像就不能愉快地玩耍了。在呼和浩特某乳业液态奶销售部上班的孙先生就是经常混迹于各种酒场的主儿,他仗着自己是公斤级的酒量,喝点儿酒更是“除了天和地,就属我老大”,以前经常抱着侥幸心理开车回家。

  如今,孙先生不是逢场必去,也不会逢场必喝,事先预计躲不过一场豪饮,便打车或搭朋友车前往。“近两年,身边有好几个朋友因酒驾被抓了,我是不敢喝酒开车了。要不是因为工作经常应酬,我都想把酒戒了。经常能看到关于酒驾的宣传片,真的挺可怕的,以前的自己太鲁莽了,幸好没出什么事。”孙先生着实有了认识和领悟。

  我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有“逢宴必酒、无酒不欢”一说,酒后驾车曾经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但是,自从“酒驾禁令”实施以来,已让人们的一些生活方式逐渐改变。“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已经从宣传警示语变成了绝大多数人自发遵守的内心约束。

  在呼和浩特市某企业工作的王先生,由于在销售岗位上工作,平时和客户的应酬较多,每次吃饭免不了要喝上几杯,以前老是存在侥幸心理,喝完酒也开车回家。自从醉驾入刑后,王先生再也不敢这么做了,“我有朋友就是喝酒开车出了事。”王先生说,醉驾入刑后不到半个月,他的一个好朋友就被交警抓住,还被法院判了刑。

  现在,王先生早已习惯了喝酒不开车。“其实这是对我们驾驶员好。”这几年来,只要有饭局,他都会事先把车开回家,然后打车或者搭朋友的车去餐馆。

  王先生说:“现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在很多的应酬场合,有越来越多的人为开车人挡酒,只要一提开车可以说是免酒盾牌了。”

  “严禁酒后驾车”的口号虽喊了很多年,但是受制于传统的劝酒陋习,总是难以挡住递过来的酒杯,觥筹交错中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以前酒驾、醉驾屡禁不止,主要是因为违法成本太低,处罚力度不够,不足以震慑那些喝酒开车的人。现在,交通管理部门严格执行“醉驾入刑”等规定,使酒后不驾车的规则深入人心,这类陋习也得到很好的遏制,社会正逐步形成良好的驾驶风尚。

  违法成本加重 代驾业务逐年增加

  醉驾入刑,酒后驾车违法成本大大提高,令以前“半死不活”的酒后代驾服务火了起来。

  来自呼和浩特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信息显示,目前呼市登记具有从事代驾业务的公司已有20多家。于近两年入驻首府的国内最大的互联网代驾信息平台e代驾呼市分公司经理刘振兴介绍,在首府市民心里,一直认为代驾是高端服务,消费不起,因此前些年不温不火。可自从酒驾入刑后,代驾盼来了春天。

  “公司业务从无到有、从有到有业绩,近两年都在稳步增长。与公司合作的代驾司机,排名不低于前200名的,每月能增加收入1800—3500元。”刘振兴喜上眉梢。

  艾师傅就是e代驾排名靠前的其中一位,他说为了更好地做好代驾,已经将小折叠自行车换成了电动滑板车,这样提供服务时不会占用车主的车辆更多空间,也不会对车辆有更大的损伤。“你服务好了,替车主着想,车主有需要就会想到你。”看得出来艾师傅很有心。 刘振兴表示,现在不仅是个人,很多酒店对酒后代驾业务也非常欢迎,目前公司已经与50多家餐饮酒店建立了合作关系。可以说,酒后代驾已经成为多数驾驶人解决酒后驾车问题的首选。

  抱有侥幸心理 仍然有人以身试法

  令人担忧的是,仍有极少数驾驶人员对“醉驾入刑”置若罔闻,还是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凭借个人“高超”车技,不会出现危险,也可以轻松避开交警检查,最终只能自食其果。

  2015年11月04日14时50分左右,苏尼特左旗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包某酒后驾驶汽车行驶至苏尼特左旗满都拉图镇满达拉街与白吉拉路交叉路口处右转弯时,与李某驾驶同向行驶的汽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严重损坏。民警在现场查出包某涉嫌酒后驾驶,通过呼气式酒精检测确认后,又将其带到医院进行抽血检测。经鉴定,包某血样内血液酒精检测值为129.725mg/100ml,已达到醉酒驾驶的标准。民警对其驾驶证作出吊销处罚,将此案立为刑事案件,同日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强制措施,11月20日将此案移送苏尼特左旗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5年12月25日19时51分,呼伦贝尔市阿荣旗交警大队民警在那吉镇滨河东路广场北路路口处执勤巡逻时,对一辆沿滨河东路自北向南行驶过来的丰田小轿车进行检查。当车窗摇下的那瞬间,民警就已经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经呼吸测试驾驶人张某每百毫升血液中含乙醇172.8毫克。后经医院提取血液检验,张某每百毫升血液中含290.43毫克乙醇(290.43mg/100ml),已达醉酒后驾驶机动车标准。12月30日,张某涉嫌危险驾驶立案侦查。2016年1月12日移送阿荣旗检察院审查起诉。

  “对于包某、张某来说,被交警查处是幸运的,否则酒驾肇事害人害己。希望更多心存侥幸的驾驶人能以他们为诫!”自治区交管总队宣传支队支队长张霄龙说。众所周知,由于饮酒后酒精对人生理及心理的影响,导致驾驶员控制力降低,极易因此引发交通事故,造成生命、财产损失,给当事人及家人带来沉重打击,也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

  像包某、张某这类存在侥幸心理的人不在少数,在很多人的内心深处对于交通安全依然存在漠视,对法律依然缺乏敬畏。根据自治区交管总队统计,2011年5月至2016年4月期间,全区累计查处酒后驾驶违法行为72273起,其中醉驾21269起,18200人因此受到刑罚惩处。

   1 2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18846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