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落幕 武亦姝夺冠之后愿求“常清静”

  • 2017-02-09 09:44
  • 来源: 北京晚报

  16岁小姑娘武亦姝在《中国诗词大会》一举夺冠,凭借不俗的实力和沉着稳定的心态给观众留下极深印象,更成为网络内外的热议焦点。

  武亦姝是上海复旦附中的一名在读高中生,她的诗词储备量大,即使和文学专业博士生对决也分毫不弱。在《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场比赛的个人追逐战中,武亦姝9道题全部答对,得到308分,成为本季诗词大会在这个环节里的最高分获得者,在决赛中,她又是9道题无失误打破了自己的纪录,得到317分。主持人董卿表示,在这个环节里,一般获得200分就算很厉害了。在争夺攻擂资格的飞花令环节中,她的表现更是出色。飞花令以“酒”为题,一人一句对擂,小姑娘一时兴起,连说三句酒字诗,而并没有要求对手也同样对擂三句,即便如此,最后还是获胜。

  更令人为之倾倒的是武亦姝在赛场上的从容自信,比如抢答时表现勇猛,用她的话说:“先抢下来再说,反正我都会的。” 再比如,让她一战成名的那次飞花令主题字是“月”字,武亦姝说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之后,被提醒这句诗重复了。飞花令有时间限制,非常考验参与者的诗词积累和心态,好几位选手都是在被提醒重复之后,一时紧张无以对答才落败的。而武亦姝不仅没慌,还微笑着迅速脱口而出《诗经》里《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一句诗里包含四个“月”字。

  有专家估算,武亦姝至少有2000首诗词储备量,不过,她并不是纯粹靠死记硬背的“诗词复读机”,在节目中尽显对古诗词的喜爱。武亦姝的老师黄荣华说,飞花令里她背诵的诗词,几乎都是复旦附中《中华古诗文阅读》校本教材中的必背内容,“但这届学生学完这本书(指《中华古诗文阅读》),能背出来的可能就她一个。” 纯粹是因为“喜欢”而背,武亦姝说,古诗词里有太多“现代人完全给不了的感觉”。她奉陆游为 “男神”,宿舍书架上只有一本书,就是陆游的《放翁词》。在诗句里,她能够感知陆游性情中可爱有趣的一面,觉得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温柔和深情,有时候也可以很明快、很清新。陆游一句“我与狸奴不出门”就能让她喜笑颜开,仿佛看到了那个天气不好就不出门,在家摸猫的陆游,赞叹“多么可爱的一个人!”她也爱苏轼,感觉读东坡词能让人有好心情,苏轼可以根据人生境遇调整心态,不知不觉中,这种豁达的人生观也让她有勇气笑对各种挑战。

  参加过两季《中国诗词大会》的评委蒙曼对武亦姝的印象是:宠辱不惊。而这种态度并不是因为特别胸有成竹,她评价:“去年的冠军是特别的气定神闲,武亦姝有点大勇若怯,她老觉得自己不行,她要赢了谁,她就会说:‘真的吗,真的是我吗?’我觉得这个小孩有一颗闪闪发光的心,对什么都抱有一颗好奇心,对胜负看得没有那么重,没觉得自己很牛。”诗词大会总导演颜芳对武亦姝的比赛心态印象最深刻,“她很单纯,对诗词是一门心思让自己开心的那种喜欢,题目答对了当然好,错了也没关系。最后夺冠,她并没因为当冠军而感到多么的激动和兴奋,如此稳重成熟的心态在这个年龄太少见了。”

  在诗词大会成为网红后,武亦姝和家人商量,婉拒了所有采访,她表示:“我觉得比赛结果无所谓,只要我还喜欢诗词、只要我还能享受到,就够了。”节假日里,武亦姝的朋友在网上发了几幅她随手写的便笺,其中一句是道家《清静经》中的名句:“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记者 金力维)

   1 2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436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