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赢得高收视高关注 诗和远方唤你去读书

  • 2017-02-09 09:58
  • 来源: 广州日报

  武亦姝

  彭敏

  姜闻页

  陈更

  前晚,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巅峰对决”,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比拼,近来圈粉无数的16岁高中生武亦姝经过个人追逐赛、飞花令攻擂资格争夺以及攻擂战三轮比拼,最终战胜擂主彭敏获得年度总冠军。据悉,节目在收获高收视的同时也在网络上赢得高关注,除了武亦姝的表现外,节目中所呈现的优美诗句和专家们的解读,引发网友大量热议。

  头评

  你被“戏说剧”带偏了吗?

  文/莫斯其格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中,一道考题是要求找出“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里的错别字——点评嘉宾透露,《还珠格格》里琼瑶写错了,“棱”应作“陵”。此言一出,社交网站上一片感叹:“原来我们被电视剧带偏了,跟着错了这么多年!”

  出错的还不仅仅是“陵”字。点评嘉宾、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康震指出,当时看《还珠格格》发现还有一处差错,尔康把《上邪》“据为己有”,说那是他写给紫薇的诗。看到这样的点评,不少观众恍然大悟,电视剧原来真的是“戏说”。

  其实,如今不少电视剧都在走戏说路线,很多古装剧编剧喜欢把“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挂在嘴上。但是,哪些可以“虚”、哪些不能“不拘”,创作者没有固定的格式,部分电视观众分辨不出来,有时相信了剧情所说,就容易被剧中的知识点带偏,甚至像“山无棱”一样不知道自己误导了多年。如今,以《上邪》为镜,爱看电视的观众应该要意识到:电视剧只是电视剧,它不能等同于历史以及各种历史文化知识,别轻易被它带偏了!在看电视之余多翻翻史书,或许才是“戏说剧”的正确打开方式。

  场内:16岁少女夺年度总冠军

  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上,来自上海名校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的16岁美少女武亦姝夺冠。其实,这场比赛中其他选手都很强,女博士陈更更是已经担任过几期擂主。不过,由于比赛题型并不局限于记忆类的填空选择,而是从历史、社会、生活等层面同时考察选手的综合能力,攻擂者自身知识范围的局限,就成为追逐赛中的致命短板。最终稳定发挥的武亦姝成为最终攻擂者,而在第二轮与百人团的飞花令对决,以及第三轮的擂主决战中,对手的失误也将这个小才女送上了冠军的宝座。

  武亦姝是上海复旦附中的一名在读高中生,她的诗词储备量大,让她一战成名的那次飞花令主题字是“月”字,武亦姝说出“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之后,被提醒这句诗重复了。飞花令有时间限制,非常考验参与者的诗词积累和心态。而武亦姝不仅没慌,还微笑着迅速脱口而出《诗经》里《七月》的名句: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一句诗里包含四个“月”字。在决赛中,她又是9道题无失误打破了自己的纪录,以“酒”为题的飞花令里,她连说三句酒字诗,而并没有要求对手也同样对擂三句,即便如此,最后还是获胜。

  赢了《中国诗词大会》,武亦姝顿时成为“网红”,不少观众大赞其“腹有诗书气自华”,“喜欢诗词大会的主要原因就是场上的选手都很淡然,心中有诗、爱诗,不为名利。”

  还有网友表示通过节目受益良多,“感谢诗词大会使我体会到了现代语言难以描绘的情感。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草木本有心,何求美人折。”“快餐时代,网络段子流行多了,优秀诗句传播少了;以功利心阅读的人多了,以诗词提升素养的人少了;生硬刻板的诗词教育多了,教学生懂得欣赏诗词的少了。唤醒传统文化基因需不懈努力,即便走得再快,也请勿忘‘诗和远方’!”有的网友则替夺得亚军的彭敏可惜,“他已经是《中国成语大会》和《汉字听写大会》的双料冠军,差一点就能赢大满贯了。真是遗憾”。

  场外:传统文化传承受关注

  追捧:“繁华落幕,速去读书!”

  “繁华落幕,速去读书!”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落幕后,不少观众感慨,通过节目感觉自己知识储备还是欠缺很多,激发了读书的兴趣。“看过比赛,马上捧起诗集背诗去?”“诗词大会终究是节目,看完节目,是洗洗睡了,还是秉烛夜读?这是个重大的问题。”“‘你的问题是读书太少,而想得太多。’杨绛先生的这句话,送给大家,也用来自勉。”

  此外,节目里几位00后“学霸小美女”的表现,也让不少网友认为,年轻选手对诗词的热爱,或可看作传统文化与年轻人之间有情感共鸣。在《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舞台上,武亦姝是16岁高中女生,同样16岁的姜闻页第一次进入个人追逐赛时答对全部9题,此外还有13岁的初一女生侯尤雯、13岁的叶飞……他们才思敏捷,游刃有余,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诗词大会》学术总负责人李定广说,“百人团”选手绝大部分是年轻学生和各行业的普通人,年龄上以“90后”“00后”为主,“古诗词在家庭教育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语文特级教师黄玉峰则认为:“尽管时空相隔,但古诗文中蕴含的情感是贴近当下的。不管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都对美好的事物有向往之情,当人们遇到挫折和烦恼时,心灵也同样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反思:怎么学习古诗词?

  观众对中华古诗词的日渐关注和喜爱,让李定广欣慰,但他表示,目前大部分人学习古诗词还是基于实用主义,尽管中小学教材中古诗词比重较以往有所增加,但教学仍以应试为主。李定广认为,需要加强古诗词的审美教育,引导学生自然地、自发地体会诗词中的温暖和情意。

  对于武亦姝的获胜,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王白云则认为,直接原因是竞争对手们纷纷“落败”。对于大多是中小学课本里就有的诗句,选手们失误频频,百人团也十错五六。这说明什么?说明国民整体上“古诗词修养”还低于底线。“在诗词大会上,比的并不是对诗词美的感受和品味,而是九宫格、干扰项,在熟稔中高考套路的语文教师眼里,简直是一场标准化考试。古诗词或传统文化复兴的端倪,在这样的诗词大会上,能看到几何?实事求是地说,不多。”王白云指出:“武亦姝的获胜,还表明当下不仅有广泛的应试教育,还有深厚的应试文化。16岁的中学生获胜,固然与她的诗词趣味和修养有关,毋庸讳言,与她正在熟练使用的应试技巧也有关系。”

  有的网友则认为:“作为一个中学生,武艺姝的才华和形象都令人喜爱和佩服。但我始终不赞成以这种方式来接触和理解古诗词,诗词这玩意儿说白了还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审美体现,是心灵与自然借助传统文化的对话,它没有那么功利,那么直接,那么紧张,那么剑拔弩张。”“一部手机在手,哪首唐诗查不到?干嘛还要背?”(策划:苏蕾 撰文:记者莫斯其格)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43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