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为何衡水模式会让贫困学生更难进名校?

  • 2017-04-13 10:41
  • 来源: 新华网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1_副本

  在当前的升学评价制度之下,我国大多数省市的高中,都没有摆脱应试教育。

  河北衡水中学在全国各地办分校不是第一次,最近进驻浙江省平湖市办分校掀起的波浪巨大,反对的声音也十分强烈。

  近日,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在浙江嘉兴正式成立,却深陷舆论漩涡。反对者直言,这是“应试教育对素质教育的入侵”,“浙江教育不搞落后的应试,要搞素质教育”;支持的声音说,欢不欢迎衡水中学模式,“是由当地家长的需求说了算”。为什么一所高中会得到如此截然相反的社会评价?

  如何评价“衡水模式”,是这一事件的核心。但目前舆论的关注点普遍偏离实质问题,把“衡水模式”之争理解为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争。其实,在当前的升学评价制度之下,我国大多数省市的高中,都没有摆脱应试教育。

  “衡水模式”和其他省市,如江苏、浙江高中的“不同”之处在于,衡水中学(以及其开办的民办学校)拥有面向全省跨地区招生的特权,可以汇全省初中尖子生而“育之”。如果没有全省招生,而只是招收衡水本地学生,衡水中学如能做到每年有上百名学生考进北大清华,那真是“奇迹”了。

  赞扬“衡水模式”者,无视这种全省招生的事实,称“衡水模式”是不发达地区学校,给农村生、贫困生考进名校机会的现实选择,给这种办学模式赋予拯救农村学生的英雄色彩。类似的,还有安徽的毛坦厂中学,也被认为是给农村生改变命运提供机会。深入分析衡水每年考进北大清华学生的情况,分析有多少是来自衡水本地,有多少是来自河北其他地区,又有多少是农村生,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为农村生、贫困生提供进名校的路径,而是用全省招生得来的升学政绩打造的一所“名校”。毛坦厂中学则是面向安徽全省招收高价复读生,不是为学校所在山区学生服务。

  学校全省范围内抢生源,只会令农村生、贫困生进名校更难。由“县一中”到“超级中学”,不仅使县中学的生源流失,也使农村学生升学的路越走越窄,甚至导致农村地区产生新的“读书无用论”——进不了好高中,就不上高中,进而初中期间就辍学。当前真正扩大贫困生、农村生进名校机会的是国家、高校和地方的三个专项计划。而从基本的办学逻辑分析出发,办好每个县的初中、高中,才是当地农村生教育的希望。

  准确理解“衡水模式”的实质问题,对于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发展极为重要。我们要透过“衡水模式”,看到我国升学评价体系的问题。要让高中教育摆脱应试教育,关键在于改革升学评价制度,否则所有高中学校的办学,都会受制于升学评价制度。另外,打造“超级中学”对我国基础教育生态的危害较大。如果地方政府为打造教育政绩,采用这种模式,各地会出现占据大部分北大清华招生名额的超级学校,但这不是地方教育的进步。从这一角度看,浙江省教育厅无需向衡水“分号”叫板,只需依法进行监管,明确所有学校必须依法招生、依法办学即可。

  何为依法规范招生、办学?简单来说,就是一省之内的所有高中学校(包括民办学校),可以办出自己的特色。但是,应该实行同样的招生规定和办学规范,即依法招生、依法办学。不能只有某一两所学校可提前招生而其他学校不可以;不能其他学校只能在本县、市(地级市)内招生,而某一两所学校可跨地区全省招生;不能其他学校招生必须纳入中考,通过中考录取给学生注册学籍,而某一两所学校可无视中考规定招生,教育部门帮忙解决学生学籍;不能要求所有学校不得对学生进行补课,可却对某几所学校“精确到秒”、每天学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的学校管理、教学视而不见。只要做到政策一视同仁,无差别的执行招生规定、办学规范,当地的学校就不会在提前招生、全省抢生源、违规办学上,各行其是,各显神通。

  由于引进的衡水模式“分号”,都实行民办办学,因此学校会有更大的自主招生权,这无可厚非,但是,有两点必须明确。其一,不能在规定招生时间之前提前招生,而是应该纳入当地的统一中考招生。如果地方政府为“扶持”其发展,给予其提前招生权,这就是制造“恶性竞争”的开端;其二,学校办学必须遵守基本办学规范。比如有些公办学校、民办学校,不能公然宣扬应试,举办“清北班”,给考进北大清华重奖,那些新引进的学校也不得有这类做法。

  浙江省叫停违规提前招生的做法是正确的,也是履行自己的监管职责,不这样做,是政府部门的失职。

  在当前的教育评价体系中,学校和家长有应试追求与需求,完全可以理解。但必须意识到,在一省内,促进高中学校相对均衡、平等竞争,是更有利于高中教育的。道理很简单,北大清华在一省的招生名额基本是固定的,招生名额被一所高中占据,这只能说明当地高中办学极为不均衡。政府部门应该做的是,给所有学校平等的竞争、发展空间,而不是用特殊政策支持某一两所学校发展。因此,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办学者的选择,而在于地方政府起到自身发展教育的责任。

  延伸阅读:衡水中学背不起应试教育弊病的所有“黑锅”

  为什么一所高中会得到如此截然相反的社会评价?显然,这是由教育理念和现实之间的落差所致。衡水中学素有“高考加工厂”之称,每年都有数量惊人的学生考入清华、北大等名校,但其军事化管理的教育模式,及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的掐尖行为,也让其成功饱受争议。难怪热心高考改革的人担心,衡中模式的扩散会打破素质教育生态。

  然而,在“刻苦学习—金榜题名”预期仍然稳定的当下,没有哪个责任心强的家长敢于彻底拥抱宽松教育,学生也不敢无视考试成绩。有人对考上名校的衡水中学毕业生做回访,几乎99%的孩子都表示,如果让他们再做选择,还会去这所学校,他们对学校根本没有“怨恨”。因为他们觉得,当他们处在偏远乡村时,想要离开就只有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应试教育的缺陷众所周知,但向素质教育的转型,不能仅有高悬头顶的理念做支撑。即便应试教育被口诛笔伐,许多学生还是挤破头也要挤进那些“超级中学”的大门,不是因为喜欢应试教育,而是它寄托了改变命运的梦想。在城乡、地区教育资源仍不够均衡的情况下,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触及优质教育资源的,单方面高谈素质教育的种种好处,容易给人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在这个意义上讲,一个衡水中学显然背不起应试教育弊病的所有“黑锅”。把衡中模式批臭,也无法纾解对教育公平过度关切引发的社会焦虑。

  话说回来,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是中国教育必然的进阶趋势。围绕“衡中模式”的意见分歧,照见教育转型期弥漫全社会的双重焦虑:一方面,害怕被应试教育的列车甩下来,掉入社会底层;另一方面,一部分家长又深感应试教育不如素质教育那么能激发孩子的天性,对未来在素质教育竞争中失去先机也有隐隐的担忧。衡水中学面临冰火两重天的极端评价,正是反映了这种纠结的社会心态。

  教育领域从来都是开放的,素质教育要想在和应试教育的竞争中占据主导地位,不能采取非此即彼的斗争模式,而要取长补短,不断夯实自身的优势。

  归根结底,素质教育巩固阵脚,要做到最大程度保证公平,兼顾短期效益和长远未来,从而确保每个学生和家长都能从中受益。否则,再怎么狠批应试教育,也无法迎来素质教育的满园春色。社会各界最想看到的,不是教育工作者为着不同模式孰优孰劣争吵不休,埋头探索,创新实践,探索新路,才是推动教育进步的正道。

  从教育改革的角度看,时代给我们提出的课题,远不只是“衡中模式”,还有席卷各地的“择校热”、学龄前儿童的“幼儿园大战”,等等。何以解忧?唯有全面深化改革。

  如果高校招生的途径不再只有考试这个独木桥,那么任何强化应试导向的教育模式都将门可罗雀。如果没有“超级学校”,没有“顶端优势”,那么谁也不会为挤入名校而发愁。在改革中让教育资源配置趋向平衡,让上升通道更为多元和公平,让每个学生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社会关切后顾无忧了,素质教育就会硬气起来。

  “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抓一批人来搜集材料,不要指挥他们做这个做那个,你只要教他们如何渴望大海就够了。”发展素质教育,道理亦然。(作者:李斌)

立场.jpg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80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