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丨为什么他们“缺少朝气”又“拒绝长大”?

  • 2017-05-05 11:00
  • 来源: 新华网

李育蒙

媒体从业者

上一辈的期望和自身对未来生活的向往,都驱赶着年轻的他们奔向一个普遍认为好的生活状态。

  上一辈的期望和自身对未来生活的向往,都驱赶着年轻的他们奔向一个普遍认为好的生活状态。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时代。我们常说的“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在这个时代似乎并不通行,因为我们很多人总是在现有的年龄段思考或者担心下一个年龄段的事,亦或者是在回忆上一个年龄段的事。

  对于90后来说,甚至把自己归属于哪一个群体都有了争议。不久前新华每日电讯报道称,国际上已将中年的门槛设定到了1992年,也就是说部分90后已经不再属于青年。一方面是很多90后承不承认这个划分,另一方面是青春期的末尾推迟到了25岁,比以往任何时期都长。有研究表明,相比于上世纪50年代,这个青春期已经延长了一倍多。“爱玩”,这说明其实很大一部分人,在心智上并不成熟。

  但就是这样一个拒绝“长大”的群体,在现实生活中却又不得不面对“中年危机”。何谓“中年危机”,笔者认为就是到一定年龄的时候,房子、车子、职业、收入、婚姻、家庭、生活满意度等等对于幸福感的冲击。其实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使命,说这个时代的青年人有“中年危机”的时候,是否想过这个时代的“中年人”在青年的时候,是否又遇到过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些问题或许就是时代赋予的,网络加速了时代的发展,同时也加速了这一代人的焦虑。

  就像有研究表明的,上世纪50年的人“长大”的速度很快,不像今天的90后那样拒绝成长,原因就在于所处的时代不同。笔者曾有幸参与一个课题组赴上海等地采访过知青,对一位老知青的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她说“第一次到农村,才知道走路是要低头的”。从50年代中后期到60、70年代,“上山下乡”,时代给予的“锻炼”让你没有办法再“养尊处优”,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而90后则遇到了一个好时代,出生的时候,改革开放红利凸显,很多的90后是独生子女,等到上学的时候义务教育免费,大学扩招,家庭相对殷实,让这一代人大多聚焦于自身。这种环境下成长的90一代,没有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而是更加强调个体的差异和价值。他们的行为方式,价值观、道德观等等都与上一代人不完全一样,但是他们却又处处受着上一代人的教育,反抗权威却又不敢打破权威,这或许正是“焦虑”的一个表现。

  笔者曾经遇到过一些大龄学生,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其实是“巨婴”,念完大学差不多就22岁了,再念研究生,25岁左右毕业,突然感叹:青春期已过。多年的校园生活形成的思维,被突然卷进社会生活中,凸显出各种不适应。

  笔者的一个朋友说他自己“害怕周围有特别努力的人,害怕那些少年得志的人”。因为那样,会提高上一代的期望,哪怕自己再在虚拟的世界里,义愤填膺,可一旦被推到现实世界中,马上就被世俗化了。

  上一辈的期望和自身对未来生活的向往,都驱赶着年轻的他们奔向一个普遍认为好的生活状态,没有人顾及到你有多大的脚,应该只能穿多大的鞋。有时候,在广州拥挤的地铁上,看着那些似睡似醒的地铁表情,笔者会想,究竟有多少人是这样的状态——缺少朝气。

  从生理年龄上来说,90后并不是中年,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底气说自己是青年,很多人其实从出身起就被贴上了标签。本来在同一个社会里,同样的社会环境中,大家本来应该是同质的,却因为出身以及后来的学习经历不同,而被贴上了不同的标签。“人,走着走着就会分层”,这是笔者在上海的时候遇见一位90后民工说的话。“人往高走”的本性和现实的生活压力,都在提醒着需要奋斗的90后,而社会对于奋斗结果的衡量标准已经简化成了“钱”,因为它意味着房子、车子、更好的生活。

  浮躁和迷失充斥在周围的时候,作为年轻人也就失去了应有的冲劲和闯劲,而形成了一种中年人才有的心理状态。能不能在城市落户?房子一天一个价,今天这里又限购了、明天那里又限牌了……这一切的不确定性,都让年轻人更加迫切的想成为“中产阶层”、“有产阶层”,进入理想的生活状态。职场焦虑、生活焦虑、社会焦虑这些穿插在一起,正在“消耗”着我们的青年。

  作为一名年轻人,笔者一直有疑问,“好车、好房、好工作……”难道我们所遵循的“丛林法则”,我们所向往的“生活轨迹”,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给心灵安个家?

  笔者在完成稿子的时候,对面的阳台上,一群医学院的学生在吃着烧烤,把酒言欢!愿他们走进社会依然能够畅饮未来!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923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