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毕业生:在一百万种人生中“锚定”自己

  • 2017-07-04 09:20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图片来源:网络

    人生就是一连串“偶然”结合而成的。那么,我们如何掌握背后的“必然”,从而增加“选择决定”的确定性呢?

    “此后20年,即使大家每年只做一次有两种不同结果的重要选择,20年的累积,最终也将带来超过一百万种可能性 (注:2的20次方为1048576)。”近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致2017届光华管理学院毕业生的演讲走红网络:“20年后的你,其实只是这超过一百万种可能性中的一种;20年后的你,是一百万分之一的偶然。然而,这偶然的背后却有必然——你的选择决定你未来的模样。”

    怎样成就我们这“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呢?刘俏院长给出了自己的三点建议:智慧决定我们这“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的高度;包容决定我们这“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的厚度;对自己真诚!这将决定我们这“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的强度。

    每个人都无法知悉自己的人生会经历什么。“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从概率学的角度生动地诠释了人生的不确定性,我们无法预知未来,无法预知下一秒,但人生必须在不确定中作出选择。

    “偶然的背后却有必然——你的选择决定你未来的模样。”其实每个人的成功或失败,回头看往往都充满“偶然性”。例如,很多贪官一念之间的“偶然”行为,导致了“必然”的悲剧人生。可以说,人生就是一连串“偶然”结合而成的。那么,我们如何掌握背后的“必然”,从而增加“选择决定”的确定性呢?

    不确定性的个体选择是行为经济学重要研究领域。不同于标准经济学将人假设成“理性经济人”,行为经济学的将人假设成“有限理性经济人”,认为人的决策存在获取和处理信息的认知局限,因而,对同样一件事情的选择不会有“标准答案”,而是出现了各种“异象”,例如在利益面前会有各种各样的选择。

    刘俏院长感叹:“20年后的你,是“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还是把人生看成交易,忙于用生活去置换财富?……”,他给出了智慧、包容、真诚等答案,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会将自己的人生设定成“尔虞我诈”或“交易人生”的模式,每个人设定的结果一定都是美好的。其实,人从孕育到一出生的第一声啼哭都是处于同一种“无知”状态,为何却出现各种“异象”呢?

    “锚定”是行为经济学解释“异象”一个重要学说。“锚定”是人类极为常见的心理活动,人们在各类决策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倾向于将自己对未来的估计或已经采用过的估计联系起来,而且非常容易受到他人或环境的影响。当人们对某件事件进行“好与坏”“所带来的后果”进行估测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与坏”“对与错”。一切都是相对的,关键在于你如何定位基点,这个定位基点就像“一只锚”,它定了,评价体系也就定了,“好与坏”“对与错”就评定出来了。例如某些贪官就将贪腐是否被发现的这一后果“锚定”在“别人能拿,我也能拿”。而不是“该不该拿”这一价值判断上。

    “锚定”是很容易随时间、境况不同而改变的。例如在金钱方面,创业之初的王健林最开始的“锚定”,必然不是“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先赚一个亿”。沟壑难填,说的就是人的欲望目标是不断地移动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无欲无求的。

    欲望是改变我们“锚定”的最根本原因,但并不是所有欲望必然导致不好的结果。所以,我们不必企图以无欲无求来锁定自己的“锚”,这是做不到的。其实,“锚定”改变并不可怕,关键在于“锚定”什么。比如向刘俏老师勉励光华学子的“宽容”“真诚”等正确的价值观改变,难道不是更好么?

    如果我们将“锚定”目标定位于一些具体的利益得失,很容易迷失自我。“善”“勤”“俭”等正确的价值观几乎从来没有改变,不确定的人生只有坚守价值锚定,才不会导致“人生的小船说翻就翻”。也唯有如此,才会在“一百万分之一的人生”中“锚定”你的“未来的模样”。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1259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