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跳槽、流浪,也可以是年轻人生活的态度

  • 2017-09-05 09:53
  • 来源: 新华网

 

冯仑

万通控股董事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四任会长

 

年轻人

  选择自由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高的满意度

  年轻人跳槽,也可以是一个积极选择人生的态度。越来越多的自由选择的机会,对社会是有意义的,对个人也是积极的,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发展机会,使你的能力在合适的地方发挥出来。

  比如,这两天我们公司就有一个年轻人要离职,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讲的也是自由:“你快点折腾,既然自己做出了选择,就要开心。”这是我的真实态度。

  当然,选择和人的价值观有很大关系,没有一个标准的公式。如果你对你自己的期待特别高,那你就是事业型的,这和职位挂钩;如果你是生活型的,有自己的小确幸,那你就肯定只考虑收入是否增加,交通是否方便,小孩是否方便,无非就是这些;还有一些人是文艺青年,可能就是心情好就干,心情不好就走。

  我们看到的跳槽大概也就是这么几类:一是事业导向的跳槽;二是收入导向、生活质量导向的跳槽;三是照顾到家庭和其他原因的。我们很希望遇到的跳槽都是第一种原因,但是多数人都是因为第二种原因,薪酬不够、人际关系处理不好等工作环境问题。只是在中国,你要做到高管、拿到高薪,可能必须在一个公司稳定下来。所以一般来说,事业导向的跳槽都有稳定性,生活导向的跳槽频率有些高,而因为家庭原因跳槽的情况有偶然性。

  不过,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计划经济的时候,全国的城市是一样的,你不管在哪儿买房都差不多。但是现在的差异性非常大,现在去一些小城市,比如在大理开一间小店卖些小东西,意味着一种人生态度。我曾经看过一条新闻,北京一个大姐卖了房子,在洱海边上买了栋别墅,然后再回北京租房,日子就过得很潇洒。

  随着城市差异性和特征越来越明显,可以把人们的生活态度进行细分,越来越趋向个性化的生活态度,使所有年轻人开始接受不停地切换生活城市,突然想做些什么,立马就到北京,突然之间不干了,又很快转向别的城市。

  造成这个现象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现代中国社会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人口流动制度第一,户籍制度不像以前那么严格了;第二,交通越来越便利,高速公路、高铁、飞机都非常方便,相对距离都在缩小,区域差异性也在减少;第三,互联网服务越来越完善,订车、租房、交通出行都可以在网上解决。找工作、居住都很方便,人口流动就会成为常态。

  我们的社会改革、经济发展、物质和制度已经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年轻人可以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大,美国的年轻人一生要搬5-7次家,其实也是这么流动的,我们国家的年轻人一直到退休,大概要挪3-4次地方,都是正常的。我能看到的未来是:城市的多样性和生活态度的差异性选择、多样性选择、个性化选择,人群根据就业机会和生活态度,在不同的城市之间不断地流动,将会成为一个常态。

  这是一件好事,选择自由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高的满意度。比如大家觉得北京的房价贵了,就可以在北京挣点钱,拿着在北京赚的钱,到房价适中的地方付首付买大房子,再把房子租掉在北京租房子等等,都是多样选择。

  社会要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成长的机会和上升的空间,不能让机会变成某些特殊的人才有的机会,使普通人感到“剥离感”。这段时间恰逢开学季,我就在想,如果我当年不参加高考,就会失去唯一的垂直流动的通道:我就没有机会从二线城市西安到北京,没有机会取得中央党校法学硕士学位,最后再做生意。

  财富和阶层固化这件事情非常可怕,一个社会的财富和阶层如果固化了,这个社会就会像得了肿瘤一样,积累出破坏性因素。我觉得社会应该更加积极地去创造机会均等的机制,不管背景、出身,让大家有一个合理的竞争和垂直流动的机会,让年轻人看到阳光和希望,这样的社会会越来越健康。

  现代社会为人们提供了健康的制度,也为人们提供了更加丰富多彩的信息获取渠道,结果信息爆炸,人们观望、犹豫,总是抓不住时机。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版权

2017-07-135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1606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