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死课

  • 2017-11-08 10:27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建立生命的链接

  而华东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张麒所认为的生命教育,并非是“灌‘鸡汤’或去表述活着的重要,而是要让学生明白在生活当中就是有很多痛苦,只有学会面对痛苦和死亡,他们才能去追求幸福”。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哧啦一声,张麒突然撕了手中的7幅学生画作。

  学生目瞪口呆。

  此前,他曾让每位学生以自己所理解的生命为主题作画,并把学生进行分组,每组需推选出组内最优秀的一幅画作,然后再集体从中进行评选。现在,张麒手中只剩下学生评选出的全班最优秀的一幅画作。

  学生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儿来,情绪开始变得激动,由此举引发的讨论也不断升级,变得激烈,这堂华东师范大学的生命教育课俨然已成一次关于生命的辩论。不少同学表示自己很生气,甚至有人难过落泪。

  而当画作被撕的挫败感慢慢散去,该校应用心理学大三学生王雅忱开始明白张麒此举的“套路”:“老师要我们评选画作,但其实怎会有唯一、固定的标准来衡量哪幅画更好呢?在很多的竞赛、评比中也一样,我们常常只重视结果,而忽略了过程,比如大家一起画画的过程、成长的过程,即便不成功,这个过程难道没有意义吗?”

  “很多人都说这没有必要,不好也不用撕掉,因为这些画是他们用心画的。但我要用这种行为去刺激他们,来隐喻日常生活中会出现你的努力不被认可、珍惜这种现象,在课堂上呈现这样一种价值冲突,然后去讨论这个冲突。”在张麒看来,生命教育不是一种课程的讲解,而是一种切身体验,一次自我认知的过程。

  对于90后、95后,张麒认为这种自我认知更有必要,“以前人们可能活一辈子也不会问为什么活着,但是现在的孩子很小就开始问我为什么活着,问活着的意义。但当下社会处于调整、快速变化中,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意义不是很难找,而是很混乱、困惑,很多孩子只是活在别人的期待中,比如90后常在网络虚拟世界中展示自己的好,但往往展示越多越恐惧,越不敢真实面对他人和自己。”

  然而生命的意义并非别人所能赋予,只能自己去寻找。

  “对很多人来说,很多时刻是生不如死的。所以我们的生命教育不只是让他们活着,而是让他们找到生活的意义,让他们能够理解痛苦。”为此,张麒在2015年开设了这门生命教育课,后面向全校开放,成了学生眼中的“另类课堂”。

  蒙眼走路、绳子套人比赛、钉子游戏等不断刷新着课堂,也刷新王雅忱对生命教育的认知,“这门课也许没有让我背下几个定义、熟记几个学派,但在课堂上的各种互动中会思考很多,让我成长,这就是生命教育的意义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192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