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改变命运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高考奇迹”

  • 2020-09-14 09:10
  •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乌蒙山守望者

  邹美灵是会泽1500多名高中教职工之一。“大家都在为我们的高考成绩自豪,我最自豪的是我们的教师队伍。”会泽县教育体育工委书记、县教育体育局局长张宏说。

  在会泽县,一大批守望家乡的教师是教育发展的中坚力量。其中,付飞被称为“校长专业户”。他1996年开始工作,从村完小到乡镇中心学校,从乡镇初级中学到县直普通高中,在校长岗位工作了20多年。

  不少教师认为,会泽县教育队伍的特点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从县教育体育局的局长、科长,到各学校的校长等,都当过十几二十年的老师,非常了解教学的问题在哪里、老师们需要什么。细到关乎教师队伍稳定的夫妻两地分居问题,都被纳入议事日程。目前,全县已解决乡(镇)间教师夫妻分居132对,使广大教师在乡镇、山村安心任教。

  同时,“不讲资历讲能力”激发人们干事创业的信心。“在很多地方要论资排辈,会泽打破了这种惯例。只要老师们想干事、能干事,就给你提供机会。”付飞举例说,他的职业生涯中就有两次“空降”:2009年从大井镇中心学校“空降”金钟二中当校长;2014年“空降”茚旺高中当校长。

  通过特岗教师招聘、定向招聘、政府购买服务等渠道,会泽县不断补充、优化教师队伍。2016年以来,全县共招聘新教师2569人,以满足易地扶贫搬迁学校和新建高中学校办学需求。

  在会泽县,一项坚持了10多年的工作,被张宏视为提升教师教学积极性的有效举措。“从2005年开始,我们每年都组织高中、初中教师参加模拟考试,单人单座,试卷统一批改,最终公布成绩。刚开始有些人有抵触情绪,但第一年考下来,个别老师连及格分都没达到,这就倒逼老师认真钻研教学。”张宏说。

  邹美灵也参加模拟考试。“我已经参加了8年的化学模拟高考,其中有两年不是满分,这提醒我不能懈怠。”他说。

  云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师教育系主任、副教授杨斌认为,在贫困落后地区,教育改革能顺利推进,必须有一批本土培养的、愿意为家乡教育奉献的、有情怀的人士。

  “一线老师过了40岁以后,学习的动力和激情都会下降。对此要有制度性的激励机制,要让教师看到教学研究的好处,才能和学生同步学习、在实践中进步。”杨斌认为。

  尽管有情怀,但管理和激励必须两条腿走路。对此,会泽县财政每年投入600万元用于教育教学质量表彰奖励,实施普通高中优秀骨干教师政府特殊津贴,每年投入200万元对优秀教师进行奖励,形成尊师重教的鲜明导向作用。

  今年9月9日,会泽县对80个教育工作先进集体、100位教育工作先进个人、80位名校(园)长、100位名班主任、100位名教师、48位尊师重教先进个人、26个捐资助学先进集体以及6名捐资助学先进个人进行表彰,范围之广、人员之多,在贫困县并不多见。

  “不掐尖、不办超级中学”

  2020年高考成绩揭晓,办学仅三年的会泽东陆高中首届毕业生本科率居全县第一,2名学生被清华、北大录取,成绩斐然。

  会泽县原本有茚旺高中、会泽一中及实验高中,办学特色各有千秋,早已是远近闻名的名校。对于2017年秋季开始招生的东陆高中而言,要脱颖而出并非易事。

  “要是大家不在生源质量均衡的起跑线上,没有良性竞争的环境,我们断然不能取得如此成绩。要成就一所学校,首先要有生源,然后才能谈师资和管理。”东陆高中校长邓余勇经历过无序的招生竞争,对此深有感触。

  “不掐尖”是当地教育工作者的普遍共识。记者了解到,十多年来会泽教育部门一直对高中严格实施划片招录,“一碗水端平”成立高中教育集团(教育联合体),采取以茚旺高中为龙头、其他学校为成员的普通高中集团化办学模式,让各所高中齐头并进。

  “我们取得的成绩不靠掐尖形成好生源,而是划片招生,划片范围也早在中考成绩公布前就划定,今年县里的中考状元就没有划在我们的招生范围,但这也影响不大,比如今年考上北大的李吉昕,当年中考成绩是全县200多名。”付飞说。

  尽管各所高中成绩都不错,但会泽县内没有“超级中学”,连规模上万人的中学都没有,当地教育工作者对“超级中学”普遍持否定态度。

  东陆高中副校长顾睿认为,会泽不过分突出某所学校,不把教师资源和学生资源倾斜,一所高中里有各个成绩梯次的学生,对老师的配置上也会通盘考虑。

  “今年东陆高中的划片学校包括城区的金钟镇第一中学和乡镇上的大桥中学、马路中学、娜姑中学,想掐尖根本不可能。”顾睿说。

  “各所高中实行滚动划片招生,避免‘择校热’,学校之间能够形成良性竞争格局,让广大学生均衡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张宏说,“一个县城就那么多尖子生,如果某一个学校掐尖,那么其他学校就办不好。”

  “农村家庭和建档立卡户没有能力去找门路上好学校,更没有钱买学区房。县里各所高中教学质量都提升后,划片上学就能得到优质的师资力量。”付飞说。

  杨斌认为,通过高中滚动划片招生的做法实现生源的合理分配,这实际上就是给各所学校以良性竞争,既避免学区房的固化,也避免了资源过度集中造成的大班额甚至关系户等问题。更重要的是,这对贫困地区的农村家庭子女尤其重要,教育资源的均衡意味着机会公平。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李国栋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6489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