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孩子不简单——失学女孩儿刘原系列报道(三)

  • 2017-08-29 17:30
  • 来源: 杭锦旗委宣传部

  十七岁本应是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华,在家长和老师的关爱下,尽情在知识的天空中翱翔。然而对于杭一中高三学生刘原来说,因为父亲发生车祸致残,还没来得及参加高考,就只能含泪离开学校。

  第一次见刘原的时候,是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车库出租屋里,地上摆着一张起降床,墙角搭着一铺小木炕,一张折叠桌上放着一套模拟题,空间不大倒也收拾的干净利落。由于母亲患有先天性精神疾病,父亲出院后,刘原办了休学手续,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车库,每天照顾父母、打工赚钱、复习功课,17岁的她成了“一家之长”。

(刘原在温习去年高考时的模拟试题)

  俗话说:“雏既壮而能飞兮,乃携食而反哺”。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孝敬父母是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对一个翅膀还没有长硬的未成年女孩儿来说,不幸确实来的早了一些。也正如此,不幸的遭遇让这个孩子比同龄人提前品尝了生活的苦辣酸甜,却义无反顾地肩负起这个家庭的重担。

  这个孩子的近况如何?周六早晨,记者来到园丁小区,除了少数晨练的老年人,10号车库周围的邻居们还在熟睡。不大一会儿,刘原骑着电动车,后座拖着一袋小米,车把上拎着几颗土豆从早市上回来,一天的生活开始了,先给父亲擦洗身体、换洗床单,然后煮早点、喂药,安顿好父亲之后,开始做两个小时习题。

(刘原在笔记本上摘抄的重点知识)

  上午十点钟骑车去饭店当服务员,下午两点下班后回来给父亲煮饭喂药,收拾完碗筷,已是下午三点多。一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她倒也处理地有条不紊。据了解,她打工的饭店中午、晚上各4个小时,一个月2600元工资,她对工资挺满意。她说:“爸爸现在的病情基本稳住了,这些钱基本够日常开销,有时还能剩余几百元,攒点钱有机会还能上个高三”。

(刘原每天要在饭店工作八小时)

    谈起上学的事情,我问她没参加上高考有没有遗憾,她说:“当时也顾不上想那么多,高考年年有,而我的爸爸只有一个。他今年才47岁,总有一天病好了,我还能再回到学校。”在她朴素的言语背后,几多心酸、几多痛苦,只有她自己默默承受。隔壁租房的王姨告诉我:“她有时也一个人哭鼻子了,估计怕她妈看见跟着难过,她在大人跟前装的有说有笑。”

    车库的墙上贴着一张毕业照,问及她这些同学的去向,有2个考在了北京、3个考在了海南,5个考在了呼市……全班40名同学一个个都考入了心仪的大学,唯独她一个没能参加去年的高考。刘原说她梦里总能梦见念书时的样子,有时半夜醒来,总想续上前一个梦,可再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转辗反侧中又到了第二天,生活依旧要继续。

    采访中,从她的形影动作之间,可以看出刘原对重回学校的那种迫切欲望和生活重压之下的无可奈何。问及她下一步计划,她说:“现在就想着白天能有个照顾父亲的人,我使劲儿学一年,将来考个距离近一点儿的大学,租个房子把父亲也带上”。

(安顿好父亲之后骑车前往打工的饭店)

    十七岁的青春转瞬即逝,谈到去年那场飞来横祸,她依旧历历在目。每当回忆起这些经过,她的眼泪不停在眼眶里打转,停顿一会儿,她又抬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总会好起来的,爸爸现在虽然没有意识,但一家三口人还都在,我觉得也挺幸福的……”

    到下午班时间了,她又骑着电动车去往打工的饭店。(文/王宝 图/卢书娟)

分享:

责任编辑:王丹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564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