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拆装”精神进行到底

  • 2019-05-09 11:24
  • 来源: 神华准能集团

    最近1个多月,准能集团设备维修中心机修车间的5位职工遇到了维修上的难事。他们都是矿山大型设备维修的好手,一年中,双手摸过的配件没有1万件也差不离,而其中一位名叫屈建清的老师傅,更是有着30年的维修经验,他与别人聊天时笑谈说:“我睡不着觉的时候,靠数配件和工具催眠”。

    然而,就是这样5位分别有着技师、高级技工、中级技工职称的职工,却整日对着一台在计划检修任务安排中的减速机冥思苦想,“左右敲打、围转不停”,至今还在全身心地研究和尝试着。

    就笔者的认知而言,减速机在家庭使用的小轿车上十分常见,常被称为减速器,其功能是将发动机的几千高转速转化为几百低转速,从而为车轮提供驱动力。如果没有减速机,一脚油门下去,小车可能会和飞机一样快。

    减速机的内部就是几个相互咬合的齿轮,维修难点何在?带着疑问,笔者走进机修车间。车间内钢铁碰撞声、电焊声此起彼伏,好一番火热的工作景象。在屈建清的指引下,笔者止步于一个约1米高,直径约80公分的圆柱体钢“疙瘩儿”前。

    “这就是让我们头疼的减速机”。屈建清说道。

    “这是减速机?”笔者有些诧异,在笔者的印象中,减速机只是一个“小长盒子”。

    屈建清笑着说:“这是L-2350装载机的减速机,可是个大家伙,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装载机,轮胎4米高,铲斗容量40.52立方米,一铲子下去,就是72吨的矿物。”

    随着屈建清的介绍,笔者拨云见日。原来,由美国勒图尔勒公司生产的L-2350装载机在准能集团矿区使用以来,减速机出过几次故障,之前的修理都是返厂,但每次修理成本非常高,让该公司有了一本万利之嫌。然而,类似这样国外公司垄断式赚取售后费用的现象,在拥有几百台世界一流大型设备的集团公司还有不少,为了摆脱维修成本束缚,在国产化发展的大趋势下,该公司决心钻研自己的维修技术,通过任务的层层分解,L-2350装载机减速机的维修任务就落到了机修车间的5位职工身上。

    “其实,L-2350的装载机减速机的维修理论不难,和其他类减速机维修方式基本一致,难点关键在于拆装数据的掌握。就像之前维修930E卡车减速机时,厂家以技术保护为理由,拒绝提供拆装时的数据,我和几位同事自己动手,经过无数次的拆装,一点一点测试,一个数字一个数字记录,终于形成了维修数据表,再也不用受制于国外厂家。”屈建清神采奕奕地说道。

    930E卡车减速机的数据掌握给屈建清和他的同事们带来了十足的信心,但L-2350装载机减速机的维修较之前任何一个设备配件的维修都难。相比之下,930E卡车减速机维修是整拆整装,而L-2350装载机减速机是分拆分装,数据的检测难度提升了几个档次。屈建清和他的同事们在拆装时,不仅要充分考虑L-2350装载机减速机内几个轴承间的距离、齿轮间的间隙距离、配件间的高低差等共计十几个接触点在平面、垂直的切合度,还要考虑安装时钢铁的热胀冷缩现象。假如有1个点出现三分之一头发丝直径的误差,装载机在运行时,可能会给减速机带来灾难性的损坏,整个减速机内部将拧成一坨,几百万的减速机瞬间成为废铁。

    “我知道很难,但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想独立完成检修任务,慢工出细活,一次次地拆装,一次次不厌其烦地摸索、尝试。我们很希望、也很有信心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屈建清说道。

    对设备的“拆装”是国产化的第一步,只有清晰地认识设备的内部结构,工作原理才能进入国产化研发阶段。而“拆装”更诠释了该公司似屈建清和他同事们这样广大劳动者的工匠精神,他们热爱着各自的岗位,执着于研究与学习,在公司与国内厂家合作致力于国产化开发工作时,默默地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王国灏)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7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