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车员的冬日坚守

  • 2019-01-18 08:51
  • 责任编辑: 徐梅
  • 来源: 新华网

(社会)(6)调车员的冬日坚守

    在满洲里铁路口岸站编组场,运转车间二班调车员进行调车作业(1月13日摄)。

    身穿近20斤的防寒衣物,脚蹬近10斤的鞋,日均徒步20000多步,上下车辆100余次,每班分解车辆2000余辆,往返工作地点近20公里,这就是冬日满洲里铁路口岸站调车员们的日常工作。 满洲里的冬季格外寒冷漫长,每年春运期间气温时常在零下30至40摄氏度。在严寒里,负责列车车厢的摘挂、编解和重组工作的调车员们“挂”在冰冷的车厢外迎着寒风作业。为了防寒,他们保暖线衣、毛衣、羽绒服和棉作业服齐上阵,但时间久了火车铁皮传来的冰冷和呼啸的寒风仍然很难抵御。

    凛冽的寒风中,调车员们默默地重复着繁琐的工作,为列车“穿针引线”,只有看到列车平安准时出发,才略微抖掉身上的冰霜前往下一个“战场”。 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社会)(7)调车员的冬日坚守

    在满洲里铁路口岸站集装箱场,运转车间二班调车员李松涛进行复检车辆作业(1月12日摄)。

    身穿近20斤的防寒衣物,脚蹬近10斤的鞋,日均徒步20000多步,上下车辆100余次,每班分解车辆2000余辆,往返工作地点近20公里,这就是冬日满洲里铁路口岸站调车员们的日常工作。 满洲里的冬季格外寒冷漫长,每年春运期间气温时常在零下30至40摄氏度。在严寒里,负责列车车厢的摘挂、编解和重组工作的调车员们“挂”在冰冷的车厢外迎着寒风作业。为了防寒,他们保暖线衣、毛衣、羽绒服和棉作业服齐上阵,但时间久了火车铁皮传来的冰冷和呼啸的寒风仍然很难抵御。

    凛冽的寒风中,调车员们默默地重复着繁琐的工作,为列车“穿针引线”,只有看到列车平安准时出发,才略微抖掉身上的冰霜前往下一个“战场”。 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社会)(10)调车员的冬日坚守

    在满洲里铁路口岸站编组场,调车员在行进的火车上作业(1月12日摄)。

    身穿近20斤的防寒衣物,脚蹬近10斤的鞋,日均徒步20000多步,上下车辆100余次,每班分解车辆2000余辆,往返工作地点近20公里,这就是冬日满洲里铁路口岸站调车员们的日常工作。 满洲里的冬季格外寒冷漫长,每年春运期间气温时常在零下30至40摄氏度。在严寒里,负责列车车厢的摘挂、编解和重组工作的调车员们“挂”在冰冷的车厢外迎着寒风作业。为了防寒,他们保暖线衣、毛衣、羽绒服和棉作业服齐上阵,但时间久了火车铁皮传来的冰冷和呼啸的寒风仍然很难抵御。

    凛冽的寒风中,调车员们默默地重复着繁琐的工作,为列车“穿针引线”,只有看到列车平安准时出发,才略微抖掉身上的冰霜前往下一个“战场”。 新华社记者 邹予 摄

 

 

   1 2 3 4 5 6 7  

分享:

精彩图集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4006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