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第三大内陆湖岱海湖面临干涸

  • 2017-01-20 11:51
  • 来源: 新华网

    岱海电厂抽取岱海湖水用于生产冷却,后将升温后的水排入湖里,致岱海湖蒸发量不断加大。(王靖 摄)

    新华网呼和浩特1月20日电(记者丁铭 王靖)记者近日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采访发现,由于气候变暖、水资源过度开发等原因,近年内蒙古第三大内陆湖岱海湖水面急剧萎缩,水位骤降,水质变劣。专家称,按照这一趋势,再过10年左右,岱海湖将干涸。

    “大海”变成“水泡子” 湖面萎缩已触历史最低值 

    “水退得实在太快了,码头得追着湖面建。”岱海旅游区管护员李志强说,2003年,为了方便游客登船观光,旅游区沿湖建了码头。但由于湖面逐年萎缩,码头与湖面距离越来越远,因而需要不停修筑木栈道才能将二者相连。记者在湖边看到,13年下来加筑的木栈道达100多米长,呈阶梯状向湖面延伸。

    岱海旅游区办事处五苏木村现年49岁的王小青自小在湖边长大,谈及岱海湖多年的变化,她感慨地说:“岱海湖真是越来越小了。20多年前还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现在却小得像个水泡子,一眼就能看到边。”她介绍,当年她和丈夫在湖里打鱼为生,但由于湖面变小、水质变差,鱼也不好打了,现在只能开个小卖部勉强为生。

    据凉城县政府提供的数据,上世纪60年代初,岱海湖湖面面积达182.46平方公里,但目前仅为57平方公里,为有数据记录以来最低值。其中,2005年以后湖水位加速下降,年均下降0.4米。如今岱海湖平均水深仅为3米,最长19公里,最宽只有7公里,蓄水量约为4亿立方米。

    在水面萎缩、水位降低的同时,岱海湖水质也越变越差。凉城县环保局局长张引强介绍,根据近10年来对湖水的监测,发现岱海湖水体PH值升高有所碱化,水体中的高锰酸盐指数较高,总磷值呈现持续上升趋势,化学需氧量增大,氟化物含量增多。目前,岱海湖水为劣V类水体,且污染严重,水体富营养化进程加快。在2013年时,岱海湖就曾大面积爆发过蓝藻。

岱海湖湖面逐年向中心萎缩,水位下降,水质变差,生态日趋恶劣。烟囱处为建设在岱海湖边的岱海电厂。(王靖 摄)

    水资源耗补不平衡是主因

    当地干部群众和相关专家认为,岱海湖湖面萎缩、水位下降、水质变劣的主要原因是水资源耗补不平衡。具体分析有以下四大原因:

    降水量偏少,湖泊补水不足。岱海湖为典型的封闭型内陆淡水湖泊,水源由周围22条河流和地下水汇聚而成。凉城县县长尉代青介绍,多年来凉城县降水量偏少,年均降水量仅为350至450毫米,而岱海流域年均蒸发量却为1938毫米,蒸发量是降水量的4倍多,这导致湖泊有效补水严重欠缺。

    岱海电厂运行消耗大量湖水。内蒙古岱海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火力发电厂。岱海电厂在运行中抽取岱海湖水冷却,再将冷却水排入湖里,10年导致湖水升温近2℃,使湖面产生的附加蒸发量进一步加大。电厂总工程师王振华向记者坦承,每年企业生产导致岱海湖水蒸发损失约700万立方米,加上地表、地下用水,企业每年消耗湖水近1000万立方米。

    农牧业生产发展消耗大量地下水。记者了解到,在1947年以前岱海流域仅有水浇地2.45万亩,目前却已发展到20多万亩。2015年流域内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和实际灌溉面积分别较2001年增长30.4%和48.7%。这些水浇地主要抽取地下水进行灌溉,年需消耗地下水4840万立方米。周边餐饮、养殖园区的发展也消耗了一定数量地下水,这使地下水对岱海湖的侧向补给大幅减少。

    污水排湖致水质变劣。多年来,岱海宾馆生活污水、岱海旅游中心码头、岱海旅游学校东校区、岱海镇污水处理厂不停向岱海湖排污,致污染物逐渐向湖内累积,造成水质越来越差。

  岱海旅游区里,多年前浸在岱海湖边的木栈道现在已看不到湖水的踪迹。(王靖 摄)

    生态整治面临多重困难

    岱海湖是内蒙古第三大内陆湖,是国家列入规划保护的365个水质较好湖泊之一,也是国家179块重要湿地之一。这里也是凉城县24万草原儿女的母亲湖,并孕育出灿烂的岱海文化。还有学者研究认为,这里或为纳西族最早的祖居地。倘若岱海湖消失,将会对我国历史和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京津冀生态屏障保护、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

    面对岌岌可危的形势,凉城县政府已启动了岱海水生态整治工作。政府已对湖周边6万亩耕地实施了退耕还湿、还林(草)工程,年可节水1000万立方米。政府还对岱海流域16条河道进行了疏浚,且关停了多个排污口并升级了污水处理厂。同时还制定了湖边农业节水措施、岱海电厂水冷机组改空冷机组措施、从永兴湖调水、“引黄济岱”工程措施等。上述措施全部实施后,每年可减少消耗岱海湖水及地下水共计2691万立方米,每年可从永兴湖调水400万立方米。但是,岱海水生态整治也遇到多重困难:

    一是治理资金短缺,地方政府负担过重。尉代青表示,为促进岱海湖流域生态改善,县政府对湖周边6万亩耕地实施了退耕还湿、还林(草)项目,每年需要土地流转费用3000多万元,到2020年共支付3.6亿元;同时还需要对湖边其余14万亩水浇地进行节水改造,需资金约2亿元。而目前全县每年的财政收入仅9亿元,难以承担。他希望国家和区、市几级政府能予以资金支持。

    二是岱海电厂技术改造耗资巨大,国企面临亏损。王振华说,目前总公司已同意岱海电厂实施技术改造,但改造费用需17.9亿元,加之电力市场改革和煤炭价格上涨,电厂将面临亏损的严峻形势。为此,他希望将这一技改项目纳入国家或自治区水专项或科技创新项目,给予适当的政策优惠和资金支持;建议将凉城县污水厂中水无偿提供给电厂作为工业用水水源;机组改造停机期间,为减缓公司财务压力,建议给予适当的电量交易指标。

    三是“引黄济岱”工程可从根本上改善岱海湖水生态状况,但实施起来并不容易。多名业内人士认为,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岱海湖变小、水质变差的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实施“引黄济岱”工程。内蒙古水利厅副厅长康跃肯定了这一思路,但他认为就目前而言工程不具备实现条件。理由是黄河用水指标紧张,暂无多余水可调剂给岱海湖。但从中长期看,倘若国家实施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地方可适时推进“引黄济岱”工程。届时,国家还可考虑“黄河——岱海——黄旗海——永定河”河湖联通,并作为“引黄(黄河)入京(北京)”输水备选线路,这样可解决多地缺水问题。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035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