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个“傻问题”看那达慕大会为何历久弥新

  • 2017-06-30 17:18
  •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呼和浩特6月30日电 题:从三个“傻问题”看那达慕大会为何历久弥新

    新华社记者王春燕、肖亚卓

    那达慕大会好看吗?搏克刺激吗?赛马有趣吗?射箭好玩吗?

    在那达慕大会上,无论是把这些问题抛给顶着太阳、看搏克比赛一看就是一整天的牧民,还是那些身材魁梧的搏克手,还是骑着心爱的蒙古马参赛的骑手,亦或是参加蒙古族传统射箭比赛的“射手”,通常只能得到一个干巴巴的肯定答案:好看,好玩。

    他们心中也会得出一个答案:你肯定不是草原上来的蒙古族。

    没错,作为一名汉族记者,在参加内蒙古自治区正蓝旗赛音胡都嘎苏木第四届那达慕大会时,常常需要丢出些在他们看来“冒傻气”的问题,才有可能对这一在草原上流行了800多年的传统盛会有些许了解,才能对蒙古族群众对草原、对“男儿三艺”的热情,有些许认识。

    “这是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想练就练了嘛!”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问题“冒傻气”,就是拜44岁的保尔所赐。

    “你怎么想到练习射箭了?”

    “这有什么想不想的,想练就练了嘛,这个项目是蒙古族的‘男儿三艺’之一,是传统文化,要推广、要保护,就练了呗。”保尔说。

    保尔个子不高,但身材健壮,年轻时是搏克手,40岁才开始学习射箭,并慢慢爱上了这项运动。因为在他看来,“男儿三艺”是民族文化,年龄大了玩不动搏克,就玩一玩射箭。

    说起射箭对身体的好处,保尔强调了对“心态”方面的锻炼,“没有一个好的心态,就瞄不稳、打不稳。心态稳了,打得也准了。”不过也许是看到了记者“微胖”的身材,他随后又补充说:“女性朋友练这个项目,又减肥又美容。”

    保尔参加的射箭协会平时利用当地中学的场地进行训练,每当周末和工作日早晚训练时,学校里的孩子们也会围观,并且向他们学习一二。

    “学校的孩子们很感兴趣,正蓝旗很多学校都开展了这一项目,女孩射箭的距离是20米,男孩是30米。因为对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来说,距离远了不容易上靶。”保尔指着那达慕射箭比赛现场最北侧的一张靶说,“那个距离是20米,没报名参赛的都可以体验一下。”

    从小就摔搏克,一直都可以摔搏克

    第二个“冒傻气”的问题,提给了30岁的搏克手图力古尔:“你参加搏克比赛几年了?”

    听到记者的问题,图力古尔明显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的表情:“从小就开始参加啊,一直都可以参加啊。”

    在那达慕大会上,除了成人组的比赛,还有儿童组和老年组比赛。比赛不分量级,所以不管块头大小,身高、体重的差距多么悬殊,都有可能成为对阵的双方。跟着父母来参加那达慕大会的小孩子,只要想摔搏克,下场报名就是了,如同城里的小孩在游乐场里玩滑梯、玩碰碰车似的。

    图力古尔的脖子上戴着的“江嘎”由五彩绸缎编织成圆环,上面还系着数量不等的各色彩带,这并非每名搏克手都有资格佩戴。

    “如果在256名搏克手参加的比赛上获得了一次冠军,或者在128名搏克手参加的比赛获得四次冠军,就有资格佩戴‘江嘎’。”图力古尔的“江嘎”就是在“128规模”的那达慕上四次夺冠后获得的。

    图力古尔喜欢参加搏克比赛,喜欢参加那达慕大会,很多搏克手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我们也去别的旗县参加比赛,哪里有那达慕就去哪里。如果在1000公里以外的呼伦贝尔有那达慕大会,只要有时间,我们也会四五个人一起开车去。”图力古尔说。

    “怎么教孩子骑马?放在马背上就行了”

    陶根特木尔带着他的马“闪电”参加的是5圈走马比赛,获得了第四名。赛后的“闪电”身上都是汗水,从颈部开始闪闪发亮。陶根特木尔将“闪电”交给妻子去慢慢遛弯降温,自己接受我们的采访。

    走马首先要求马的四蹄不能同时离地,否则就算犯规,有点类似于田径的竞走。走马对骑手的要求要比赛马更高,需要更高层次的人马合一,因为骑手要靠缰绳、语言和配合来调整马的状态,不让天性好动的马儿跑起来。

    “走马不好训练,马太小了也不能训练,这匹马是从5岁开始练走马的。”陶根特木尔说,自己喜欢走马的主要原因是走马可以自己参赛,速度赛马只能小孩子参赛。

    虽然这非明文规定,但熟悉赛马的人都知道,骑手的体重越轻,马跑得越快,往往骑手的体重到了90斤,就不再参赛了。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达慕大会的赛马比赛上,有那么多八九岁的小骑手在比赛中连马鞍都不套,骑着“光背马”参加比赛了。

    当被问起怎么教孩子骑马时,陶根特木尔的脸上露出了和图力古尔一样的表情,他的答案也验证了我的猜测:我又问出了第三个“冒傻气”的问题。

    “怎么教?放在马背上就行了。我有两个女儿,她们也喜欢骑马,不用教她们,自然就会的。等她们六七岁的时候,就可以参加赛马比赛。”陶根特木尔说,“比赛也不是为了赢,主要是为了参与。”

    陶根特木尔家距离那达慕大会的赛场有40公里,他骑了3个小时马赶过来。当记者表达“骑马这么久应该会很累”的感叹时,陶根特木尔笑着说:“骑马怎么会累呢,一天不骑马才会累啊,这就是‘宝马车’嘛。”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4112124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