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80岁老人8年盼回迁 城改项目烂尾谁担责

  • 2018-02-08 22:02
  • 来源: 央广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几位退休教师向央广新闻热线反映称,他们所在的原内蒙古交通学校并入内蒙古大学后,当地政府2010年启动对老校区的拆迁改造,决定以招商引资的形式引入鄂尔多斯集团和东达蒙古王集团作为改造工程的实施主体,取名鄂尔多斯公园广场项目。但至今为止,该项目成了“半拉子工程”,部分被拆迁户至今不能回迁。

    鄂尔多斯公园广场项目位于呼和浩特市的黄金地段,已停工三年多的破败工地,被附近群众称为“城市伤疤”。一个曾被寄予改变城市面貌,提升城市功能的城改项目,为何会陷入困境?当年支持改造的退休教师何时能住上回迁房?

玉泉区政府批复该项目的拆迁改造安置方案

    被拆迁户:“我走的时候71岁,现在78岁。这一过渡就回不去了。”

    今年74岁的赵本仁,退休前是原内蒙古交通学校的一名高级讲师,后来随学校并入内蒙古大学交通学院。2010年,他和原内蒙古交通学校区块征收办公室签订拆迁安置协议,协议约定35个月回迁,但回迁房到现在还是没影的事。“我就只有这么一套国家给的房子,结果钥匙也交了,房本也交了,还交了一部分钱。现在想要回迁,找不到自己的落脚处。问谁,谁都说不知道下一步咋走。2010年的84号红头文件,同意拆迁的批复,我们就相信这个。”

    2010年9月,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政府批复同意了对这一区块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78岁的张孝荣老人和84岁的姜明久老人说,当初拆迁时,他们积极配合,但至今还住在开发商提供的过渡房里。

    张孝荣:时间太长了,我71岁走的,到现在我都78岁了。

    姜明久:80多岁人了,让他们忽悠的回不去,这一过渡回不去了。

    几位老人提到的拆迁改造项目,叫“鄂尔多斯公园广场项目”,位于呼和浩特市锡林郭勒南路和大学西街西南角,这里是城市的黄金地段。驱车经过这里,偌大的工地现场荒草丛生,一些建筑材料锈迹斑斑,只有建到五层的城市综合体施工钢架还未撤走。施工单位中铁二局一位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项目开工到现在有7年了,我们从2011年进场,2014年年底停工。现在也在内蒙古高院起诉他们了,欠我们两个多亿。”

    项目停工至今,已建成的工程经过风吹雨淋,可能也无法再使用,损失也在累积。施工单位的负责人说,由于业主单位拖欠工程款,目前还欠着部分农民工的工资,“我们自己垫付了一部分农民工工资,停了这么多年,两个业主也没给钱。”

鄂尔多斯公园广场项目施工现场杂草丛生

    招商引来的两家企业出现合同纠纷 影响项目进程

    根据相关文件,该项目涉及原内蒙古交通学校的面积约有117亩,当地政府对校区拆迁改造,招商招来的是颇具实力的两家企业——鄂尔多斯集团和东达蒙古王集团。但两家企业在合作过程中,出现合同纠纷,互相指责对方出资违约,还打起了官司,官司一打就是三年。整个项目大约分两块,一块是老校区,一块是家属区,校园和教学楼都已经拆掉,家属区一栋楼都没有拆。项目公司财务总监苗永峰介绍,“黄色的楼将近39亩地,是待拆迁的部分,交通学校家属区的家属楼一共9栋楼,一栋都没有拆。”

    目前陷入难回迁困境的,主要是最早配合拆迁改造,最早签订协议腾出房屋,给开发商交了部分回迁房差价的那部分被拆迁户。当年由于家属楼地块的拆迁难度大,当地政府迫于无奈,启动后又作出暂不拆迁的决定。

    当地政府对原内蒙古交通学校进行拆迁改造,招商引资引来的两家开发商因合同纠纷,影响了整个项目,纠纷究竟孰是孰非?项目启动至今,部分群众没有回迁,当地政府做了哪些工作?

当年拆迁户人手一册的拆迁安置宣传品

    仲裁结果没有案结事了 违约方未承担责任

    根据相关合同文件,2010年,鄂尔多斯集团、东达蒙古王集团签订协议,共同投资开发原内蒙古交通学校老校区项目。约定鄂尔多斯方面出资51%,东达方面出资49%。项目融资,双方按照出资比例对融资提供担保,由鄂尔多斯方面操盘。

    2014年两家出现纠纷,对簿公堂。2017年底,鄂尔多斯仲裁委员会对双方纠纷进行了仲裁。东达方面的代表律师闫杰慧说:“三年的仲裁已经确认,鄂尔多斯集团没有出资到位。另外一方面,双方合作的两个项目,对方有一个东乔项目的土地,通过审理发现,东乔的土地不是它的,是工业用地,导致项目不能如期开发的原因主要在于合作的另一方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出资到位。”

    双方的合作,简单地说,东达出地和资金占49%,鄂尔多斯出资金,并拿双方合作的另一个项目——东乔项目的土地对冲这个项目的投资,占51%,但仲裁委发现,东乔项目的土地不在鄂尔多斯名下,也不具有商业开发用地的条件。根据仲裁委的裁决书,经过审计核算,鄂尔多斯方面的实际投资比例为11.91%,东达公司为88.09%。但裁决书没有明确,谁应该承担违约责任。

    对于两家公司合作中的谁是谁非,鄂尔多斯方面派驻项目公司的负责人郭申表示,不便评价。而对于被拆迁户的安置问题,他也表示无能为力。“现在两家通过仲裁已经把合作关系解除了,我作为项目的负责人没办法左右两个股东,比较为难,能解决的尽量都解决。”

 当年宣传拆迁安置所具备的诱人前景

    专家:仲裁结果属于枉法裁判

    对于两家公司的合同纠纷,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凯湘认为,鄂尔多斯方面属于严重违约。而对于仲裁委的裁决书,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梅夏英通读后书面回复中国之声称,仲裁结果属于枉法裁判。他表示,两家公司的合作是非明显。鄂尔多斯方面作为违约方,没有裁决它应该承担任何违约责任。另外案子还有认定事实错误,超裁、漏裁的情况。目前违约的一方可以从项目套走2个多亿,而守约的一方没有得到任何救济。

    仲裁并未终止两家的纠纷。东达方面认为裁决不公正,正寻求救济途径。而对于那些未被安置的被拆迁户,何时能回迁,目前仍没有时间表。该项目所在的辖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小召前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马晓说,项目涉及500多户群众,当初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的只有100多户,区里决定家属楼暂时不做拆除后,主要涉及35户的拆迁安置。“通知不拆以后,已经安置了20户,有的安置到企业买的10多套现房里去了,有8户迁过去了,还有几户给了钱的,现金置换,剩下10几户还在陆续解决中。”

    目前原内蒙古交通学校老校区的9栋家属楼,大部分是租户。马晓书记说,这9栋家属楼大多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确实有改造的必要,“结构小,管道老化。原来没有保温,最后说不拆了,去年才给房子保温,实际上,要是有人开发,这还要拆。学校和家属院是一个整体,这边搞开发,那边的烂楼就不配套。”

    根据仲裁委的裁决,该项目仍将由东达方面所有并开发完成。东达方面的代理律师闫杰慧说:“我们现在想的就是尽快启动项目,尽早地让老百姓住到房子里去,把这个‘城市伤疤’尽快修复。”

    尽管东达有这样的表态,但合同纠纷的案结事了,烂尾项目的启动、被拆迁户的安置仍需要一定的时间。

    近两年,类似这样的烂尾项目各地都有一些。市场本来就有风险,房地产市场更是如此。不过,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项目,如何通过加强监管等措施,降低烂尾风险更是道有挑战性的考题。不能让开发商的违约失信,影响了公共利益的实现。(记者管昕)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关闭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239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