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在站台上看看她”——288张车票背后的团圆故事

  • 2018-02-17 09:28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呼和浩特2月16日电(记者魏婧宇)大年初一清早8点,中国铁路呼和浩特局集团公司包头客运段的乘务员庄来阳随列车回到呼和浩特站。完成了4天的值乘任务后,她将迎来参加工作6年来的第一个团圆年。

    “工作以来从没在家过过任何节日,都是父母买火车票到站台上看我。今年,我终于能在过年期间倒休了。我们家的288张团圆车票终于盼来了一个团圆年。”庄来阳在呼和浩特至满洲里的K273/4次列车上值乘,她的家就在列车终点站满洲里的前一站扎赉诺尔,但是工作6年来,从未回过一次老家。“列车在扎赉诺尔只停4分钟,再去满洲里停2个半小时就要返回呼和浩特了,来不及回老家。”庄来阳说。

    “她没法回家看我们,我们就去车站看看她。”庄来阳的父母每当轮到女儿值乘时,就买上火车票,到扎赉诺尔西站的站台上看看女儿。“我们就在站台上看看她,不上车去,怕影响她工作。”庄来阳的母亲黄艳梅说道。小小的车票,女儿在那头,牵挂在这头。

    两张火车票,4分钟时间,就是父母与女儿的一次团聚。当团聚的车票越攒越多,到了一百多张的时候,在站台上看望庄来阳的人中又多了一个小家伙,就是她刚满一岁的女儿果果。

    庄来阳和丈夫安奇都在铁路上工作,常年不在家,女儿出生后只能交给庄来阳的父母照顾。与妈妈分开的女儿总是哭闹不停,姥姥姥爷就抱着外孙女到站台上看妈妈。

    无法陪伴孩子成长的庄来阳,把对孩子的爱倾注在列车上的小乘客身上。工作中见到有妈妈带着小孩,总会问问“宝宝多大了?现在多少斤?车厢内的温度合适吗?”

    有一次,一位妈妈带着不满一岁的孩子乘车,夜间孩子突然发烧。庄来阳得知后,立刻前来和孩子妈妈轮流为孩子擦拭身体,进行物理降温,忙了一晚上孩子的烧才退下去。看着退烧的小乘客,庄来阳又欣慰又心酸,“我不在身边的时候,果果有没有生病发烧呢?”

    对庄来阳来说,和女儿在站台上4分钟的短暂团聚,是她对女儿唯一的陪伴。“果果,叫妈妈。”“阳阳。”“叫妈妈!”“姥姥。”女儿见到庄来阳,总不习惯叫她“妈妈”。“一个月只能见孩子两次,女儿都快不认识我了。她有时候学她姥姥喊我小名‘阳阳’,有时候把姥姥当成妈妈,就是不爱叫我‘妈妈’。”

    “孩子长得太快了,每次见面都变个样,半年前只会叫爸爸妈妈,现在都能说成串的话了,之前走路都走不稳,现在能追着火车喊妈妈了。”女儿的成长庄来阳参与的太少,常常靠父母发来的视频看看女儿又长大了多少。

    团聚的火车票积攒到今年春节,已经有288张了。每次看着一沓沓发皱的旧车票,父亲庄志顺总说:“女儿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再累的工作总要有人干。这车票是要越攒越多了,但只要她还在跑车,我们就会一直带果果上站台团圆。”

    然而庄来阳却从不觉得自己的工作辛苦:“在列车的起点,有我的小家和我的丈夫,在列车的终点,有我的父母和孩子,这是一趟从一个家驶向另一个家的旅程。工作中也有爱和希望。”

    初一清早,庄来阳随列车刚到呼和浩特站,就看到除夕夜返程归来的丈夫在站台上等着自己。等她完成交接班之后,俩人要一起开车前往大同。大同是她丈夫的老家,在那里她的公婆、父母和女儿都在等他们回去团圆。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关闭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242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