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教育的一种探索

  • 2018-10-11 21:14
  •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李仁虎 勿日汗

    “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孩子的审美情趣,绘亮孩子的人生底色。”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伏羲学校的学生正在练习书法。(达日罕摄)

    一阵婉转的琵琶音敲响上课铃声,教室里响起悠扬的古筝旋律。25名孩童闭目静坐,面前的课桌上放着竖版繁体字印刷的《声律启蒙》。一段静心音乐过后,同学们起立,恭恭敬敬地向老师鞠躬,老师用同样的姿势回礼。礼毕,孩子们拿起课本,有的坐在座位上,有的坐在铺着垫子的地上,用自己最舒服的姿态齐声吟诵,“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整齐的节奏在教室里回荡。

    4年前,企业家王文俊引进国家开放大学教授吴鸿清的小学教育理念,在鄂尔多斯市投资建立了一所公益性质的伏羲学校,翌年又建立了第二所,即东胜区伏羲学校和达拉特旗伏羲学校,共有一到五年级25个班、565名学生、102名教职工。

    两所学校将传统经典与现代教育相融合,国学经典、武术、书法、民乐成为必修课;一、二年级不开数学课,只学珠心算,没有家庭作业,孩子有大把时间用来玩;三到五年级,学完小学阶段全部数学课内容,毕业后顺利与体制教育接轨。新的教育理念在两所学校的4年实践,为农村中小学素质教育提供了新的探索。

    背诵经典

    9岁的高毓彤在东胜区伏羲学校读书,三年级之前的大部分课时都在背诵四书五经,此外,每天练书法、画国画、弹民乐,全班一起赏桃花、穿沙漠、望星空,回家没有书面作业。高毓彤大段有节奏韵律的背诵、陶醉的表情让父亲高振荣心里美滋滋的。

    吴鸿清说,小学学古代经典只需背诵无需理解,这是中国古代教育的重要经验。背诵不仅让孩子收藏在心终生受用,更重要的是开发超常的记忆力和专注力。12岁以前是开发右脑的黄金时期,这个时期的孩子记忆力好,但记得快,忘得也快,必须反复巩固。每天不间断地背诵经典,能激活孩子的右脑,开发潜藏的记忆能力。

    达拉特旗响沙湾伏羲学校数学老师吕强说:“学生从小学国学经典,语文水平比体制内的小学生只会强、不会弱。人们更关心的是,到三年级才开数学课会不会太晚。其实不用担心。学生通过大量背诵古文,培养出了比同龄孩子更强的专注力和记忆力,随着年龄增长理解力也增强,我把小学阶段的数学教材打乱重新整合教给学生,很轻松就把前两年落下的数学课补回来。”

    快乐童年

    小学三年级的白晨麓特别喜欢伏羲学校,因为这里没有家庭作业。当同龄的孩子忙着回家写作业的时候,她可以尽情地玩。伏羲学校每个低年级教室墙上都贴着“痛快地玩,专心地学”八个大字。

    “小学低年级学生这个年龄段的最大兴趣就是玩,如果家庭作业过多占用孩子玩的时间,很容易造成厌学情绪。”吴鸿清说,宁可不学,也不能学伤了。孩子小学低年级不学,以后想学的时候还能学习,但如果学伤了,一辈子都不会再学了。

    伏羲学校低年级的书写作业都在课堂上完成,不占用学生的课外时间。到了高年级,留少量的家庭作业。但这并没有影响伏羲学校学生的成绩。以2017年鄂尔多斯市小学四年级数学统考成绩为例,达拉特旗响沙湾伏羲学校的数学平均成绩高出体制内小学0.65分,东胜区伏羲学校高出体制内小学0.6分。

    上学对白晨麓来说是一件特别快乐的事情,放学后不仅可以撒欢地玩,每个月都有一两场室外活动。开学第一天举行“开笔礼”,朱砂启智;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赏花,诵读有关桃花的古诗词;在沙漠中徒步、露营;参观博物馆、纪念馆,亲密接触悠远的历史、文化……

    做有教养的人

    “日行一善”是伏羲学校每个学生的必修课。在四年级读书的杨普心,经常把自己的零花钱捐做公益。妈妈李倩说:“在国学的滋养中,孩子从小孝顺、感恩、懂礼貌,回家抢着做家务,进门先让长辈走,路边垃圾随手捡,待人彬彬有礼,一个个生活小细节让我感受到教育的意义。”

    伏羲学校的孩子有时也会成为父母的“镜子”。有一次,张艺馨领着上三年级的儿子崔正昊在北京看完木偶剧出来,看见路边的自行车倒下好几辆,挡住前行的道路。她绕开这些障碍,回头招呼儿子的时候发现,不到10岁的儿子正认真地扶起倒地的自行车,让人行道恢复原样。张艺馨说,做伏羲学校孩子的家长,可以与孩子一起成长。

    货车司机高振荣说:“女儿高毓彤越来越懂礼貌、懂感恩。我现在经常和孩子一起读传统经典。”

    “做事先做人,做人先立德,德行教育要越早越好。我们让学生学习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仁、义、礼、智、信,让孝悌、谨信、承担、感恩滋养孩子的心灵,影响他们的一言一行。”响沙湾伏羲学校校长范志敏说。

    文化熏陶

    11岁的张毓舒从来不需要父母监督自己写作业。父母忙工作晚归的时候,她会做好饭等待。这让她当中学老师的父亲张茂盛很欣慰。他不用像其他学校的学生家长那样,紧盯家长群里老师布置的作业,甚至全程参与孩子写作业;也不用为孩子一个人在家吃不上饭、照顾不了自己而担心。

    孩子像张毓舒一样自律自理在伏羲学校是普遍现象。在吴鸿清看来,这来自传统经典的滋养。一旦把种子种下了,他们不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知道该玩什么、该学什么、该做什么。

    10岁的崔正昊每次做完算术作业后,自己点开手机计算器核对答案对错。他说:“爸妈每天上班很累,我能够做的事情就不麻烦他们了。”

    “有规矩、能自律的孩子,打好了底子,立正了苗子,成年之后更容易获得成功和心灵的自由。”东胜区伏羲学校老师曾占福说。

    国学经典的熏陶让伏羲学校的孩子小小年纪就怀抱远大志气。9岁的连胤熇长大想参军保家卫国,他的课余时间都放在看书上,尤其是军事类的书籍。妈妈吕丽君十分欣慰:“优秀文化经典给孩子提供了营养丰富的‘精神奶粉’。”

    踢腿、劈叉、打拳、翻跟头……伏羲学校的武术课很受孩子们的欢迎。老师先教武德,后教吃苦耐劳,既有益于增强孩子的自信心,又能提高灵敏反应能力。

    以葫芦丝为主的民乐课培养孩子们对中国古典音乐和民族音乐的感情,悠扬的旋律时常回荡在教室、学校,荡漾在孩子们的心中。“音乐培养人的感情,应该放在教育的重要位置。”吴鸿清认为。

    虽然书法课会让10岁的薛家欣脸上衣服上沾染墨汁,但父亲杨军从不责备。小小年纪就诵经典、写书法、练武术、吹葫芦丝的儿子是他的骄傲。杨军说:“优秀传统文化提升孩子的审美情趣,绘亮孩子的人生底色。”

    “以书法课为例,用难控的毛笔写出漂亮的汉字,这个过程能提升孩子的审美水平,特别是书写古诗词的时候,诗文、诗句、意境都会对人的审美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吴鸿清说。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认为,在课外教育资源匮乏的农村和偏远地区,国学经典教育为提升农村学生素质提供了一种尝试。

 

分享:

责任编辑:杨腾格尔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31123546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