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黄区域协调发展遭遇交通瓶颈

  • 2019-11-12 09:42
  •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生产要素高效配置,区域之间协调发展,离不开畅通的“交通血脉”。《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在内蒙古、青海、甘肃、陕西、山西、山东等沿黄省区了解到,当前沿线一些地区在推进区域协调发展上,面临着边界公路“断头”、城市群路网“断线”、高速铁路建设“短腿”等较为突出的交通瓶颈。

    一些干部群众认为,加强黄河流域地区协作,推进区域协调和高质量发展,在交通领域要聚焦清“血栓”、补短板,加快交通互联互通,营造沿黄区域协调发展“一盘棋”,服务好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

    边界公路“断头”隔断物流客流

    在黄河沿线地区,边界公路“断头”现象不少,阻碍物流客流,影响区域协作。一些干部说,边界公路“断头”,有些是因为地方财力弱无力投入,有的则是一方因为获利小,不愿配合对方铺路搭桥。

    阿小(阿门其日格—小壕兔)一级公路全长151公里,北起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境内的荣乌高速阿门其日格出口,规划向南经过乌审旗,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境内的包茂高速小壕兔出口相接,是内蒙古连接陕西等中东部地区的出口之一。2013年,阿小公路的内蒙古段已经通车,陕西境内的20多公里路段改造升级工程至今没有动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乌审旗与榆阳区的边界处看到,阿小公路现已修到内蒙古最南端的边界处,“断头”处散落着一些煤矸石,双向四车道的公路上空空荡荡,只有小型汽车通行。跨过边界后,车辆只能走中石油长庆公司修建的气田专用公路,这是条两车道的三级柏油路,无法通行载重卡车和大客车。

    记者从乌审旗交通局了解到,阿小公路“断头”对内蒙古中西部客运和煤炭、化工品等物资外运造成很大制约。内蒙古段投资近30亿元,公路建成后运力得不到发挥,也造成投资浪费和还贷压力。

    青海省的东部门户海东市位于西宁市和甘肃省兰州市之间,是兰(州)西(宁)城市群的重要支撑。海东市副市长马杰说,海东撤地建市较晚,基础设施欠账多,特别是边界的一些“断头路”还没有打通,目前外运通道主要集中在湟水河谷东西向轴线上,与中东部地区的客运、货运主要经过兰州,与其他省区之间缺乏连接通道,严重制约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兰西城市群建设。

    山西省运城市地处晋陕豫“黄河金三角”的核心地带,与陕西省渭南市、河南省三门峡市隔河相望。1995年三门峡黄河大桥建成以来,与运城市相关的黄河大桥已建成五座,但是黄河沿线县区中仍有临猗县、万荣县没有过河桥。临猗县对面是陕西省合阳县,黄河上只有一座浮桥,受防洪、防凌等因素影响,每年只有约一半时间可通行。万荣县对面是陕西省韩城市,想要跨过三五公里宽的河道,则要绕行河津市,得多走近80公里才能过河。

    路网“断线”制约城市群建设

    城市群集聚生产要素的能力强,对推进黄河沿线区域协调、引领高质量发展具有核心支撑和龙头引领作用。当前,黄河沿线地区规划建设了兰西、呼包鄂榆、关中平原、中原等多个国家级城市群,但是,路网“断线”严重影响城市协作、一体发展。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包头市、鄂尔多斯市以及陕西省榆林市构成了黄河沿线经济发展最快的城市群之一,去年2月,国务院批准了《呼包鄂榆城市群发展规划》。从交通设施建设情况看,目前,虽然四市之间有高速公路连接,但是路网还不完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都存在“断线”现象。

    内蒙古提出建设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1小时交通圈,但是呼和浩特到鄂尔多斯之间没有直达高速,汽车绕行包头耗时约2.5小时;目前呼和浩特与鄂尔多斯之间的铁路能开动车,设计标准为每小时160公里,单程耗时近2小时;包头和鄂尔多斯、榆林之间,目前尚无高铁线路。

    兰州市常务副市长吕林邦和西宁市发改委副主任屈国栋认为,目前,交通等基础设施不完善,也是兰(州)西(宁)城市群建设遇到的瓶颈,特别是城际路网不健全、骨干道路等级低、城市群与外界联通能力弱等问题突出。

    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协调发展实验区办公室副主任申东明说,近年来,运城市围绕《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规划》,积极对接沟通协调,全力打通各市之间的路网。但是,运城至三门峡客运专线、运城至三门峡高速公路黄河大桥连接线、运城至风陵渡高速公路黄河大桥连接线、209国道王官黄河大桥等仍处于项目前期阶段;富平至永济的高速公路等交通基础设施项目还处于规划阶段。

    一些城市的负责人说,受各地发展思路缺乏协调、地方财力不足和债务化解压力大等因素影响,城市群交通补线织网工作欠账挺多。城市群路网建设,需要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集团公司等相关部门与省区、城市之间统筹规划、共同出资、协同推进。

    高铁建设滞后影响区域协调发展

    黄河沿线,特别是上中游省区高速铁路建设滞后,拉大了地区之间的交通建设差距,影响人口、人才、资本等发展要素集聚,制约了沿黄区域协调、高质量发展。

    内蒙古中西部的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等地,是全国举足轻重的能源、化工、冶金、装备制造、农畜产品生产基地,至今未能与全国高铁网联通。

    记者从呼和浩特铁路局了解到,内蒙古中西部向东、向南融入全国高铁网,建设呼和浩特市向南连接山西省原平市的高速铁路距离最短,仅修220多公里,就可以与山西原平到太原的高速铁路相连。目前,该线路未列入国家铁路建设计划,按照现有的规划线路,呼和浩特市到太原要绕行集(宁)大(通)高速铁路,行车距离300多公里,而且包头、鄂尔多斯等蒙西地区难以借力。

    目前,陕西北部的延安、榆林两市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均未通高铁,规划中的包(头)西(安)高速铁路可串起相关地区,直达西安。今年,西安至延安段高铁刚开工,总长600多公里的延安至榆林、榆林至鄂尔多斯、包头段仍停留在规划上。

    德州市位于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鲁西北地区。德州市区域推进办副主任张锦说,德州市距离规划中的京津冀城际铁路环线最近接入处不到50公里,如果接通,德州与毗邻的河北省衡水、沧州之间将实现互联互通,对承接产业转移、区域协调发展、提升鲁西地区高速铁路发展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借鉴“一带一路”推进沿黄互联互通

    客货畅其流,黄河沿线省区才能迈上区域协作、高质量发展的快车道。针对相关问题,黄河沿线省区的一些干部群众建议借鉴建设“一带一路”的做法,聚力破解沿黄地区边界公路“断头”、城市群路网“断线”、高铁“短腿”问题。

    第一、从国家层面统筹规划黄河沿线交通网建设,并在工程立项、资金上给予重点支持,加快补上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短板,加快完善和升级改造城市群公路、铁路、航空等交通设施,推动全流域交通“无缝对接”。

    第二、由相关部委牵头,摸底黄河沿线省区边界公路“断头”情况,并制订统一的建设标准和专项建设规划,给予专项财政资金支持,牵头实施公路建设等工作。

    第三、以黄河沿线现有公路为基础,通过补线和升级改造,统一规划和建设贯穿全流域的沿黄公路,带动流域内文旅、特色农牧业发展,服务脱贫攻坚,营造黄河生态走廊与经济带建设相互促进的局面。

    黄河沿线人文、自然景观丰富,交通条件的改善将有效释放当地的旅游经济潜力,拉动经济增长。以2017年通车的陕西沿黄公路为例,该公路全长828.5公里,由北至南连接了境内的50多出著名景点。延安市宜川县常务副县长魏文涧说,该县的壶口瀑布等旅游资源、花椒等特色产业分布在黄河沿线,在沿黄公路建设以前产业发展受制,群众普遍贫困。沿黄公路通车后,当地种植业效益得到提升,对旅游业拉动也较为明显,两年时间内,壶口瀑布年接待量增长一倍。 (记者任会斌、梁晓飞、张玉洁、骆晓飞、张志龙、邵瑞采写)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郝芳芳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522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