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连发五文急踩煤电刹车 “煤退风光进”迎变局

  • 2016-05-10 09:22
  •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突破10亿千瓦装机的火电扩张步伐,因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一月五文的急踩刹车而放缓。在此之下,发电巨头加速进军风电、光伏,尤其是弃风限电较少的中东部分布式能源开始受到青睐,煤退风光进的能源投资变局正式启动。

  值得注意的是,不断提高清洁能源比重,只是各发电集团发展战略的第一步,在电力过剩、电改逐步推进的大背景下,他们正谋划从传统的能源生产企业走向综合型的能源服务商。

  一月五文急踩煤电刹车

  4月下旬的南方,降雨暂歇后气温冲高。《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某大型燃煤发电厂看到,只有一半机组在工作,而且出力严重不足。旁边的空地上荒草恣意生长,这里原本是规划建设二期工程,如今已很少被人提起。

  这一切背后是火电产能过剩压力的加剧。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4月27日发布的《2016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预测报告》显示,一季度火电新增装机1746万千瓦(其中煤电1363万千瓦),创近年同期新高。而来自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火电装机容量为9.9亿千瓦,这意味着目前火电装机已突破10亿千瓦。

  而现实情况是,近两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在不断下滑,2015年仅为0.5%,2016年一季度回升至3.2%,但仍处于低位。在此之下,一季度火电发电量持续负增长,同比下降2.2%;设备利用小时1006小时(其中煤电1054小时),同比降低108小时,已连续20个月同比降低,为近十年来的同期最低水平。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与统计信息部规划一处副处长张卫东判断,整个“十三五”期间电力需求也许只有2%至3%的增长速度,以此计算,届时火电装机容量也许会过剩三亿千瓦以上。而且火电标杆电价在不断下调,如此经过一个周期循环,前些年获得的利润很可能又重新亏损掉。

  显然,国家主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4月份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连发四份文件,并且专门召开促进煤电有序发电电视电话会议,不仅要求淘汰落后的煤电产能,而且建立了风险预警机制,煤电新项目的规划、核准建设都要放缓。其中,取消2012年及以前纳入规划的未核准煤电项目,相应规模滚入当地未来电力电量平衡,2018年后结合电力供需情况再逐步安排。同时,黑龙江等全国13省(区)2017年底前暂缓核准除民生热电外的自用煤电项目。此外,辽宁等全国15省(区)除民生热电外的自用煤电项目,尚未开工建设的2017年底前暂缓开工;正在建设的,适当调整建设工期,把握好投产节奏。

  压力还远不至此。国家能源局一份名为《关于建立燃煤火电机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考核制度有关要求的通知》刚在5月3日结束征求意见。如无异议,2020年国内所有火电企业所承担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配额将被要求占到火电发电量的15%以上。要达到这一目标,要么自建非水电可再生能源项目,要么购买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

  中东部风光受发电巨头青睐

  “当前情况下煤电发展空间有限,企业需要调结构转型升级,未来清洁能源将是核心方向。我们的目标是再建600万发电装机容量,再造一个华能浙江,实现清洁能源全覆盖,包括渔光互补、农光互补、滩涂风电、海上风电、陆上风电等多种业态,十三五末肯定能形成大的架构。”华能浙江分公司总经理沈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

  在浙江省长兴县“湖州市省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长兴分区”内,12家企业的屋顶上一排排蓝色的太阳能电池板异常显眼,这便是2015年3月30日实现全部并网的华能长兴10兆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也是华能集团首个分布式光伏项目,“其中11家光伏发电子站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模式,一家企业采用全额上网模式。”该项目负责人陈坚算了笔账,浙江属于光照三类资源区,这一套发电系统年平均发电量在950万千瓦时,算上租金,企业的电费相当于打了8.8折。

  据介绍,今年华能浙江分公司要投产长兴洪桥等两个光伏项目五万千瓦,开工建设台州湾集聚区分布式光伏项目一万千瓦,争取开工安吉杭垓风电等两个项目5.4万千瓦,开工准备嘉兴海上风电等四个项目56万千瓦。

  安徽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风光”。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近年来,风能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弃风限电愈演愈烈,随着风电技术的进步,包括安徽在内的低风速地区开始受到投资商的青睐,五大发电集团加速跑马圈地,截至去年底80%的可开发区域已被抢占。

  位于该省安庆市怀宁县境内的华能怀宁风电场,规划装机容量150兆瓦,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石镜风电场装机25台两兆瓦机组总装机50兆瓦。“该项目目前处于调试阶段,计划5月底全部通过240小时试运行,实现投产发电。”华能安徽风电分公司总经理蔡斯龙介绍说,二期龙池10万千瓦风电机组已经被核准,计划7月份开工,年内完成5万千瓦风电投产。同时,下一步还将加快后续项目前期工作力度,力争年内完成5至10万千瓦风电项目核准。

  而离怀宁县不远的太湖县境内,投产发电35年的花凉亭水电站则将目光投向了水光互补,计划利用现有电力输送通道和水面资源,规划建设142.54兆瓦的水面漂浮式光伏电站。“水面光伏具有不占有土地、发电效率高、减少水域蒸发以及抑制藻类繁殖等天然优势。为了保护水体不受污染,发电模块基础结构特意选用了食品级PE材料,性能稳定,无毒无害。”华能花凉亭水电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李辉介绍说,经过一年多测试此地光照条件属于平均水平,目前一期装机在一万千瓦,主要是示范积累经验。目前该项目已完成规划设计,正在进行核准前的准备工作。

  有此谋划的并不止华能一家。在华电集团2016年第一季度经济活动分析会上,公司董事长李庆奎提出,加快开发中东部和南方地区风光电资源。国电集团也强调今年火电要严控投资规模,新能源可再生能源要加大发展力度,保持合理投资强度,积极争取优质资源,做好项目储备,巩固风电领先优势。

  借力电改转型综合能源服务商

  不断提高清洁能源比重,只是各发电集团发展战略的第一步,在电力过剩、电改逐步推进的大背景下,他们正谋划从传统的能源生产企业走向综合型的能源服务商。

  2015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被誉为“啃硬骨头的改革”正式拉开帷幕。作为新一轮电改中最大亮点,配售侧放开受到能源企业和各路资金的热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注册成立的售电公司364家,发电企业背景的售电公司约占总数的五分之一。

  “分布式电站电费回收有委托电网代收和自行回收两种模式,目前国家还没有统一规定。过去我们作为生产企业都不和客户打交道,此次长兴光伏项目尝试自己回收电费,2015年电费回收率实现100%,通过电力增值服务等直接面对客户积累经验,培训相关的人才,为我们下一步成立售电公司做准备。”华能浙江分公司党组书记金华表示。

  沈琦则进一步指出,综合性能源服务商并不只包括售电,还可延伸至供热供冷供气,以及新增配网、充电、储能等建设方面,形成能源开发、生产、运营到客户的整个服务链条。

  值得注意的是,与西部集中式电站不同,中东部地区可再生能源以分布式居多。相比传统央企与国企,民营企业在前期对该市场以及售电市场的争夺中显得更为主动与积极。要做好综合能源服务商,对于以往项目动辄投资上几十亿且不需“跑市场”的五大发电集团而言,或许更考验其资源市场化配置的能力。

  “除了加强自身的能力建设,我们还需要有共赢的开发思路,将来要与民企寻找利益共同点。在一些项目上,我们会从整个战略来考虑,不会一定要求控股。同时,和电力设计单位、生产厂家也可以有一些合作。当然这还需要配套政策的支持,对于国企而言,要明确选择什么样的民企去合作,做好风险的控制。”沈琦表示。(记者 王璐)

分享:

责任编辑: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18836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