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和电视机都将死?扎克伯格说代表AR消灭它们

  • 2017-04-26 15:14
  • 来源: 澎湃新闻

  【编者按】

  将来,你家里可能并不需要电视机,AR技术可以将“数字屏幕”投射到客厅中的墙上,数字屏幕连接到计算机,计算机就是遥控器。

  将来,你也可能甩掉如今24小时随身的智能手机,只需通过AR屏幕连接到计算机就可以使用手机所有功能,只要你喜欢将电脑“戴”在眼前。

  4月18日,在美国加州圣何塞举行的2017年F8大会——Facebook一年一度的开发者大会,作为主旨演讲嘉宾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向世人描述了他眼中的未来世界。

  以AR技术为主导的未来生活在扎克伯格眼中将会是怎样一幅激动人心的场景呢?未来我们有多少实体物品其实不必囿于实体形式?

  扎克伯格描述说,“想下棋了,打个响指,就会出现一个棋盘,我们就可以一起来玩;想看电视了,你也不需要去买电视机,你买一款1美元的电视应用程序就可以看电视了。”

  在F8大会上,扎克伯格推出了一个针对Facebook应用程序内置相机的平台,它可以让外部开发者创造AR效果,例如将某个人的脸用到视频游戏人物上。小扎称,AR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款时尚的眼镜,你的眼前可以显示各种各样的东西,例如你所在的方位、你看到的物体的相关信息,比如一瓶酒的价格……

智能手机和电视机都将死?扎克伯格说代表AR消灭它们

  以下是扎克伯格F8大会上的演讲,内容有删节:

  嗨各位,欢迎来到F8!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儿参加本周第二大的活动——F8。我们或许应该在《速度与激情7》(简称F7)之后就发现这一点的,然而我们并没有。

  虽然我们今天没有巨石强森(在《速度与激情》中饰演霍布斯警官的演员)在场,但我们有科技界的巨石——大卫·马库斯(Facebook通信产品副总裁)!虽然对我们来说并不是赛道即人生(《速度与激情7》中多米尼克·托雷托的名言),但我至少知道,对我们今天在座的某些人来说,季度受益即人生。

  好吧。大家再忍我一下,我还有个梗给你们。好的。《速度与激情》主打的是“从不放弃家庭”,我们的也很类似:“从不放弃app大家庭”。好吧,并不那么吸引人。

  我还能再讲几个,我写了大概六个,但我知道你们有些人来这儿是为了见识一场科技界的主旨演讲的,所以我们就言归正传。

  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最近在很多app中都加入了相机功能,这是我们的第一步。照片和视频正逐渐成为我们分享文字的核心方式,所以相机要在我们所有的app中扮演比文本更核心的作用。

  因此我们今天来谈谈我们的第二步:我们将要何去何从,而这和我们之前谈到的科技大趋势——AR(增强现实)是相关的。在我们开始讲这个之前,上个月我写了一封关于建立社区的信——我手上就拿着,信很长,大概有6000词,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所有人都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读过,所以我觉得或许我现在可以先把这封信读给你们听听。

  好了,严肃。现在是努力建立社区的重要时刻。在我们所处的时代,社会是分割开的,我们要做很多努力把人们联系得更紧密。在谈到这种分割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会讲到经济问题,但我认为解决办法中更重要的一部分也和社会有关。我们从自己所属的社区中获得了很多意义,不论是公司还是教会还是体育队伍还是自愿者团队,它们都给了我们一种使命感——这种属于一个比个人更大的世界的感觉、这种我们被需要、不孤单的感觉。这些团体组成了我们的社会架构,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几十年中这些团体的总人数下降之多令人咋舌的原因。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各种地方团体的人数下降了四分之一,这么多人现在要在其他地方寻找他们的使命感。

  过去10年,Facebook致力于将朋友和家人联系起来。现在有了这一基础,我们接下来的重点是建立社区。我们一直都努力帮人们分享并获取多样的观点,我们会接着这么做下去。但现在,除此以外,我们也在努力建立共识,不只是让人们表达不同的观点,也要帮人们联系得更紧密,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

  既然这是F8——我们的开发者大会——今天我们就聚焦在我们共同为今后长期打造的技术上。因为在未来,技术会让我们的生产力更进一步,从而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把我们解放出来,在我们所有人都关心的事上花更多的时间,比如以新的方式进行互动、表达观点。

  在未来,我认为我们会有更多人对文化和社会做出无法以传统的经济和GDP来衡量的贡献。或许我们会有更多人去做和当今艺术相关的内容。这将会成为我们许多社区的基础。我对AR感到如此激动的原因就是,它能让我们创造出至今为止只能存在于电子世界中的东西,我们还能与之进行互动并共同探索。

  在去年的F8上,我们谈到了我们未来十年的计划蓝图:让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和所有人分享他们想分享的东西。我们谈到的一个关键的长期技术就是AR。大家都知道我们对AR发展的期待吧?我们想要外表看上去正常、戴着也舒服的AR眼镜,甚至最终发展到隐形眼镜,但这眼镜能让我们把各种信息和电子物品叠加到真实的世界之上。这样我们就可以坐在那里,想下棋了——打个响指,就会出现一个棋盘,我们就可以一起来玩。或者你想看电视了,我们可以在那堵墙上放一台电子电视,省去了实体电视。这是个只要一美元的app,而不是五百美元的电视机。

  想象一下,我们生活中有多少东西其实不用真实存在?它们可以是电子的。再想想这些东西以电子的形式存在时,它们会变得多好、多便宜、多容易进入人们的生活。想想放假时去罗马旅行,斗兽场上铺满了有关的信息,街上则铺满了方向指示牌。再想想,如果你的女儿是哈利·波特的狂热粉丝,为了她的生日,你可以把家里变成霍格沃茨。不过我打赌,你们有些人希望自己变得很有钱。

  目前,我们在网上延续着真实的世界。你在Facebook上和别人成为好友时,你们的关系会更进一步。你在线上加入一个社区时,你和实体社区的联系也会变得更为紧密。因此AR会帮助我们用新的方式结合电子世界和真实世界,这会让我们的现实变得更美好。这也是AR成为一大重要趋势的原因。

智能手机和电视机都将死?扎克伯格说代表AR消灭它们

  我们在谈论AR时,有三个重要的使用场景需要我们来想象一下:显示信息的能力,比如方位、消息和通知提醒;添加电子物品的能力,比如棋盘或是电视屏幕;以及增强已有事物的能力,比如你的家或者你的脸。

  我曾经以为,眼镜将会成为第一个主流的AR平台。但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开始在手机和相机上发现这些场景的最原始的应用。对于显示信息,人们会拍照、在照片上加文字、打圈圈或是画上箭头来突出信息。对于电子物品,我们有像Pokémon Go这样的游戏,能在真实世界的基础上加入电子的小精灵们。对于增强事物,我们有脸部滤镜、风格切换等功能让图片和视频变得更有趣。

  很多人看着这些东西,觉得它们很普通是吧?你会问,或许只是孩子们喜欢做这些事。但我们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一个新平台的起步。我们今天还在用最原始的工具并不是因为我们喜欢,而是因为我们才刚起步,还没造出更好的工具。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开放的平台,能世界上所有的开发者在没有相机的情况下就能建造出一个增强的现实让人们来使用。但你们看看今天各种各样的相机,目前并没有人去建立这样一个平台。

  所以今天我们要开始共同建立这个平台,并让相机成为第一个主流的AR平台。你们今天如果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我们在让相机成为第一个AR平台。对于那些想在所有app里都能调出相机功能的人来说,这是第一步。现在是第二步:给开发者在相机这第一个AR平台上进行开发的权力。

  我们来看看这将是怎样一幅场景。你们可以滑动屏幕切到相机,开始查看你的朋友们在用的那些效果,甚至和你所在地点联系起来。我们会有很多效果供你们选择,你们可以把所有的都划过一遍。

  我们今天就会从你们熟悉的最基本的效果开始——面具、边框、风格切换。因为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你们可以创建自己的内容,也可以从全世界各文化各背景各风格的创建者那里获得上千种选择。今天我们就会启动beta测试。不过这只是第一步,我们还有更厉害的东西展示给你们看。

  目前对于真实的AR来说,你们想要的不只是去使用这些工具,而是想拥有真实的3D物品。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有一个平台来给出这些物品的确切地点以及和环境中其他物品的真实关系。因此我们有一个AI技术专门来实现这点,叫做瞬时定位与映射(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 简称SLAM)技术,你们中那些在AI社区里活跃的人就能用到这种技术。

  它是这么工作的,你可以轻易地造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可以在早餐旁边写一条有趣的消息,也可以在桌上开一个洞。因为我们知道桌子有多厚,你可以把桌子的厚度当做一个标识,不管你怎么摇动镜头,你都会发现这个洞会保持它在桌上的位置,就像一个真实世界里的物体一样。

  要做到这单,我们需要极大的AI工作量,但我们可以在手机上实现。不过我们才刚起步。这是我想展示给你们的第一个东西。这些是高级AI的技术基础。我们现在来看。

  我们现在把这些场景都用3D描绘出来了是吧?因为我们知道一张照片的景深,我们可以让一张静止的照片投射出一个完整的3D场景。这其实是从我们西雅图办公室的一张2D的静止照片做出来的。从静止的照片中我们创建了一个3D场景。而因为这是一个3D场景,我们可以随意摇动镜头。这有多厉害?很厉害吧。好的。我们可以改变光照,把亮度调暗,把光源从房间前面移到房间后面。你还可以添加各种效果:比如把水装满房间。因为能得到正确的景深,你还可以加上很多弹球。是的我们都很喜欢弹球。我们还可以把房间装满彩虹糖,因为未来是很美味的。我真是情不自禁。

  在AR中,你可以做所有这些各种各样的事情。

  我们来谈谈游戏。我们玩游戏的人不到十亿,我觉得今后会有一种全新的AR游戏。这儿就有个例子,一位父亲和他的孩子们在医生办公室的等候室里玩AR游戏,他把等候室里的桌子当成塔防游戏的棋盘,他的孩子们可以在坏蛋抓到他们之前扇他们耳光。很多很酷的玩意儿都在开发中,我对此感到很激动。这方面的平台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

智能手机和电视机都将死?扎克伯格说代表AR消灭它们

  我们再来谈谈艺术,现在有了AR,你可以创造并发现你所在的城市里的各种新艺术。这是Facebook总部的一件艺术品,没有AR,它看上去就像一堵白墙,但当你置身在AR中,你们会看到这张漂亮的艺术品。这不只是墙上的一幅画,而是充满了整个空间,是3D的。不仅如此,这在实际世界中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因为这画像瀑布一样无穷无尽的泻下,让人叹为观止。

  我一直以来都很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各个地方给朋友们留下便签,为了做到这点,你必须要有很精确的方向感,这不只是以一个街区为半径去找一个小精灵那么简单。我的意思是,你需要一个非常精确的地点,你可以给你们朋友分享一条便签,在某家餐厅的特色菜标牌旁边告诉他最特色的菜是哪一个,或者在一家常和朋友一起去的当地小酒吧里标出你们的座位,或者给你的老婆在冰箱上留一个便签。我觉得这里面会有些非常特别的东西。

  好,这些只是我们为这个AR平台所做的很多事情中的几个例子,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会从今天开始进行封闭测试。我要说清楚,这东西开发要点时间。我们有很多长期开发的内容,会让你们的体验在一夜之间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其中某些东西离着手开发还有点时间,而开发者们真正开始让人们进行体验还要更久。但是长期来看,我确实认为这会成为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改变我们使用手机以及所有技术的方式。虽然我们比较晚才把相机功能加到我们的所有app中,但我相信现在我们会把这个AR平台推进下去。

  长期来说,我们所有的这些努力成果都会整合进众望所归的AR眼镜里。

  这些技术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同一条道路上的另一步。

  感谢你们今天来这儿,希望你们在F8玩得开心!(文/陈一心 编译)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0877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