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感知湿度找位扎根的飞播种子

  • 2020-10-27 10:06
  • 来源: 内蒙古日报

  科研人员开展飞播丸粒种子生长情况测量工作。

  成品丸粒化种子。

  “我们生产的丸粒化种子重量是原种的4倍以上,在飞播过程中,这些种子就像‘伞兵’一样精准投放于指定区域,并深埋在沙丘中,解决了传统飞播过程中种子随风漂移的问题。”阿拉善盟林业治沙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武志博介绍说。

  为解决沙漠地区干旱少雨,飞播种子成苗率低的难题,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和阿拉善盟绿圣生态沙产业科技有限公司经过3年探索,研发出一种新型种子丸粒化技术,有效提高了飞播造林种草成效。

  “聪明”的种子可以感知降雨量

  我国沙漠及沙漠化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16%,仅阿拉善就有1000万亩沙化土地。飞播造林种草是我区防治沙漠化的主要手段之一。

  开展飞播造林以来,阿拉善盟在腾格里沙漠东缘立地条件好的平缓沙地飞播造林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在沙丘密度大、沙丘较高的地区,由于植被稀少、沙丘流动性强、降水少,在飞播造林中种子会出现随风漂移和发芽率、成苗率不高等现象,使飞播成效明显降低。

  如何提高飞播后种子的稳定性和成活率,成为飞播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由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牵头,联合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阿拉善盟绿圣生态沙产业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实施的自治区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降雨量控制下的飞播种子丸粒化技术中试、推广应用及后评价”,以提高沙拐枣和花棒等植物种子飞播成活率为突破口,攻克了传统飞播种子随风漂移、出苗率和成活率低等一系列难题,为制约飞播造林成效的技术瓶颈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成果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芽子出来了但是没成苗,晒死了,这就是闪芽问题。我们在种子丸粒化过程中,以环境友好的黏合剂、无机和有机微肥、植物纤维、保水剂和凹凸棒等为原料,配制成优化的丸粒化包衣。花棒种子在降雨量达到10毫米(沙拐枣种子15毫米)时,包衣种子启动吸水发芽机制。”武志博告诉记者,这样的“超级种子”有一个控制吸水发芽的开关,当降雨量满足一定条件后,丸粒化种子会启动吸水萌发机制,包裹的外衣自然裂解,还能给种子提供充足的养分,将有效解决沙漠地区降雨不足导致种子出现闪芽的问题。如果降雨量低于10毫米,丸粒种子就像存放在库房里一样,不萌发,这样就能有效减少种子的浪费。

  同时,该项技术采用二次滚实包衣,进一步提高了丸粒化种子的紧实度,且在第二次滚实时加入了环境友好型趋避剂,防治鼠害及鸟害,保障种子有效性的同时也大大节约了飞播成本。

  穿“外套”的种子能精准找位落地

  在阿拉善左旗科林草局种子库丸粒化生产加工车间内,一粒粒花棒、沙拐枣原种混入一定比例的滑石粉、凹凸粉、膨润土和植物生长调节剂等材料,加工过的原种就穿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外衣。再经过4到5个小时的自然晾晒,这些丸粒化种子就可以用于飞播造林了。每天,这里可以生产出2000公斤的丸粒化种子。

  技术人员介绍,采用该项新技术进行飞播作业,落种均匀,不产生飘移以及风力影响的落种后位移;出苗整齐,能提高15%左右的成苗率,并可大大节约飞播用种。

  “原本1亩沙地需要均匀飞播混合原种500克,现在经过丸粒化工艺处理后,只需要250克的原种,节省了约一半的种子成本。并且可提高10%的造林合格率,每亩能产生经济效益31元。”相关技术人员告诉记者。

  目前,该技术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新技术的推广应用,增加了飞播造林种草的科技含量,为同类地区的飞播造林种草提供了技术支撑。今年,阿拉善盟共加工丸粒化种子20吨,完成了5万亩三北防护林建设工程的飞播任务。

  项目不仅开创了干旱少雨地区飞播造林的生态治理新模式,为我国沙漠及土地沙化地区实现经济和生态双赢积累了宝贵经验,也为全球沙漠和土地沙化治理贡献了智慧和力量。

  据第五次荒漠化监测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的沙漠面积达262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达172万平方公里。因此,该项目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

  “阿拉善左旗规划飞播造林面积从1984年到2030年将达到840万亩,截至2019年已完成571万亩,近期飞播造林面积270万亩。包括陕西榆林、鄂尔多斯、新疆等地区的近1000万亩飞播造林任务都可采用该技术完成。‘降雨量控制下的飞播种子丸粒化技术’的普及推广,对阿拉善地区乃至西北沙区生态建设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站长刘宏义说。  (记者 白莲)

分享:

责任编辑:曹桢 李国栋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66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