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企业订单多交付慢 新品牌尝鲜难

  • 2018-05-15 09:17
  • 来源: 广州日报

  交车陆续进入“倒计时”!

  新造车企业面临与传统车企的第二场较量

  当大家都说他们是PPT造车时,部分新造车企业纷纷用量产产品去击碎质疑的声音。然而新的质疑又来了,有了特斯拉model 3交车时间一拖再拖的“样板”在前,国内部分新造车企业同样受困于研发、资金和生产条件的不足,尽管近半年来,蔚来、威马陆续宣布新车上市并开放预订,那这些新造车企业能否按时交车呢?

  新车交付时间连续“跳票” 准车主心慌慌

  随着一次次交车时间的“跳票”,新造车企业正不断消磨准车主的耐性。

  譬如被誉为“最便宜特斯拉”的model 3车型于2017年2月量产,投放市场后近一年全球仅交付1550辆。记者近日登陆特斯拉官网,model 3处于“在售”模式,但交付时间从原定2018年初,推迟到2019年。全媒体记者咨询特斯拉官方获得的回复是,当前model 3的订单依然排到了一年后。记者调查发现,先别羡慕model 3的“火爆”订单,连续两款电动车热销的背后,特斯拉因为生产线受限,深陷无法交车的困境。

  类似案例在国内新造车企业中上演。在ES8上市后,蔚来官方APP以及其高管多次对外表示,ES8创始版将于2018年3月起交付,随后口径又统一变成了4月。

  在今年北京车展期间,记者参观了北京首家蔚来中心,现场工作人员回应是:“上海用户应该会先拿到车,大概是4月底左右,没几天了;北京首批预定的客户5月也能拿到车了,先提到的都是ES8创始版。”转眼已五月近过半,ES8却依然“没影儿”。

  对此,一位今年1月支付了“小定”(5000元意向金)的广州某准车主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何时能提到自己的爱车表示担心,他说在某车友论坛,如今很多已预订的客户聚在一起,发表自己对交车时间的担忧。

  记者留意到,因为长时间的等待,还有部分用户对于真正交车之后的品质表示忧虑,“毕竟是‘小白鼠’,希望蔚来能把第一批产品做得好一些。”

  新造车企业陆续进入交付“窗口期”

  据全媒体记者不完全统计,小鹏汽车量产版G3承诺在2018年年底前开始交付给用户;拜腾首批1000辆车限量内订计划2019年上市并交付;威马EX5承诺年内交付。大多数新造车企业将产品推向市场并交付都定在2019年年底前。这与汽车业界基本共识一致:新造车企业窗口期在2018年~2019年。

  随着用户订单量扩大,新造车企业也越来越焦虑。对于被指交车时间连连“跳票”,蔚来创始人李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会争取在5月之内开始交付,6月成批量交付给车主,到9月底之前完成1万辆创始版的交车。”记者留意到,近期部分交了“大定”(在“小定”基础上再交4万元)的客户刚进行了试驾。李斌强调:“蔚来如今的资金很充足,交付车辆没有问题。”但他坦言,ES8交付时间与“早期激进的内部计划”相比,确实有所延迟。不过,他表示向用户承诺的交付时间一定做到,“我们现在每一个预订用户,根据颜色、号码、预定时间,系统都有很清楚的承诺回复。”近日蔚来又宣布了与江淮签订了第二款车的代工合作协议。李斌自己也承认,目前蔚来确实面临很多挑战,如保证生产的一致性,产品质量的提升,一些零部件最终的状态还需要去确认,还有软、硬件结合的测试等,这些都需要时间。

  融资和生产之痛:盈利与交付的交锋 如唐僧西天取经一样难

  全媒体记者留意到,新造车企业近日“捷报”频传:游侠汽车获得50亿元B轮融资、车和家宣布完成30亿元B轮融资、爱驰汽车宣布获得新一轮融资累计风投达70亿元、电咖汽车等宣布工厂开始建工。拜腾也宣布获得B轮融资但却未公布数额,但一汽作为战略投资股东加入。

  事实上, “资本能烧几次,维持多久?”这是普遍让新造车企业们都很焦虑的事情。就连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曾在完成A+轮融资之后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对于想购买新品牌尝鲜的消费者来说,除了提车时间外,后续的配套服务保障也是一个重要考虑的问题。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对记者表示,他个人虽然很佩服新创车企,但并不看好。“一个车企单纯只生产纯电动汽车,是难以盈利的。现在的新造车企业,如同唐僧西天取经一样,必将经历许多磨难。”他指出,当前新造车企业没有传统动力,缺乏核心技术,所有东西都是“拿来”再拼在一起,这种模式看不到盈利前景。

  事实上,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传统车企高管向记者表示,就目前生产能力来说,新造车企业当前也不敢“夸口”说计划提高产能,因为每台车的成本都很高,基本是亏本卖,卖得越多,钱烧得越快,车企就死得更快。事实上,当前传统车企的盈利点已经不放在卖车上了。

  当前众多新造车企业创始人都强烈意识到,2018年~2019年是发展关键时期,资本、产品、用户、渠道都要建立起来,如果两年之内没有成功构建起生产销售服务网络,以后就会更难。拜腾联合创始人戴雷表示,如果2019年他们还未将产品推向市场,那么未来会更难走。在这些创业者看来:两年内,能否实现产品顺利交付,将是决定企业能否持续获得融资的分界点,产品卖得出去,才能产生现金流,继而站稳脚跟,在中国车市活下去。

  「业内声音」

  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新造车企业不如传统车企,现有生产平台,更无管理技术积累,推出产品就比较慢,延迟交车将是常态。

  中国汽车工业首席分析师贾新光表示,蔚来目前使用的是“代工模式”,要与代工厂商江淮需要时间进行磨合,调试自己的生产线,所以投产出现问题也不奇怪。他表示,今年很多车企可能都无法出车,很有可能会直接“倒下一批”车企。(记者 邓莉)

分享:

责任编辑:李倩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283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