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王发芝工伤维权记

  • 2018-02-07 22:50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呼和浩特2月7日电(记者哈丽娜)寒冬腊月,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冰天雪地,农民工王发芝穿了一件单薄的棉衣,左手戴着手套,右手拎着一件开了口的行李包,缩成一团坐在人行道旁,满脸愁容。

  “眼看过春节了,不知道啥时候能有结果,援助律师跟我说,拿到劳动合同就有点希望了。”他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份劳动合同,展开给记者看。

  农民工维权势单力薄

  39岁的王发芝来自山东省滕州市,家有5口人,三个孩子中最小的刚满2个月,仅靠他挣钱养家。人多地少,为了维持生计,王发芝一直在外打工。

  2016年4月,王发芝跟着包工头闫广建来到呼和浩特市,在常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美术馆项目部干活,辛苦干了一年,本到了领工钱回家的时候,不料他在切割铝板时不慎将左手食指切断。住院治疗12天,花了约2万元,由于不能继续工作,又临近春节,他只能回老家。

  在家疗养了大半年,王发芝手指并没有完全康复。“大夫说,得再做一次手术,我哪有钱?”王发芝着急地说。

  王发芝说:“当初医疗费是包工头孙涛涛垫付,出院后,孙涛涛拿出一份项目承建公司劳动合同让我签,签完字后孙涛涛就拿着劳动合同去保险公司报销医药费,大概报销了1万3千元。”

  王发芝拿出补偿协议,记者看到上面写着:“王发芝手指现已医治好,并恢复良好,经双方共同协商,甲方(闫广建、孙涛涛)拿出人民币肆万柒仟元给乙方(王发芝)作为在家静养期间和人员照顾及二次手术等费用的补偿,以后发生任何事情均与甲方无任何关系。”

  经过大半年在家疗养,王发芝手指并没有完全恢复,左手食指变形,无法伸直,由于手指的原因整个手都无法正常使用。“医生说需要做二次手术,把钢板取出来,但做手术还需要2万元的花费,我实在没钱了,家里还有3个孩子在等我回家。”王发芝着急地说。

  王发芝认为,虽说他与包工头签署了补偿协议,但那是包工头对他做出的补偿,用工单位也应该对此事负责。

  记者随后找到了孙涛涛,他说:“签协议时王发芝自己也同意,事已了。”

  王发芝却说:“当时我在呼和浩特举目无亲,老婆又怀孕了,是高龄产妇,有危险,急着用钱和照顾,为了早回家,我是被迫签的补偿协议。”

  那份放在保险公司的劳动合同,成了王发芝维权的唯一希望。王发芝说,这几天,他一直给两个包工头打电话问劳动合同的事,但包工头以他已签补偿协议为由拒绝接电话。

  跑劳动合同一波三折

  “再有一个月,我受伤就满一年了,如果不抓紧做工伤鉴定,满一年后就不能做了,听律师说那样我就没有任何机会了。”王发芝着急地说。

  劳动合同是工伤鉴定、维权的根结所在。随后几天,他到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劳动监察大队、赛罕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求助。在仲裁委,王发芝领了仲裁申请表,工作人员让他找律师帮忙填写。律师简单听他介绍受伤经过后,未帮他填表,表示第一步需拿到劳动合同。

  记者帮王发芝填表后,随他到呼和浩特市劳动监察支队求助。由于王发芝事发地属于如意开发区,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应由如意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办案。

  保险公司表示,调取王发芝劳动合同劳动需监察大队出具书面证明,可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是如意开发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自发组织的部门,无执法权、无执法证件,无权开具任何文书向保险公司调取王发芝的相关材料。

  无奈之下,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带着王发芝再次回到市劳动监察支队求助,市劳动监察支队给王发芝出具了书面证明,协助王发芝从保险公司调出了劳动合同。

  打官司维权望“法”兴叹

  “总算拿回了劳动合同,这样我就可以起诉公司,希望能得到补偿吧。”尽管有劳动部门协助,但是能否获得补偿,王发芝心里仍然没底儿。

  之前,劳动部门曾为王发芝介绍过法律援助律师,并给了他一份援助函。王发芝向援助律师咨询后,觉得还是上访快,一度放弃了走法律程序维权的念头。“我不懂法,又在外地,律师说打官司时间长、花费多,我等不起,也掏不起钱。”王发芝有些无奈地说。

  与王发芝一样,很多农民工不愿走法律程序维权。呼和浩特市法院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很多农民工动过诉讼讨薪或维权的念头,由于不懂法律孳生出的惧怕诉讼的心理,让他们最终远离了法院。

  一些受访专家认为,农民工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不懂法,不敢用法,暴露出现行的法律援助制度存在不足。首先,它折射出法律援助机构工作不够主动;其次,眼下提供法律援助一般每次对律师仅补贴800元左右,调动不起律师提供援助的积极性。

  呼和浩特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李鹏说,农民工一般在异乡打工,每年回家务农、过春节等,异地停留吃住都需钱,对于走司法程序拖不起。

  李鹏说,现行法律设定了“仲裁前置”程序,不服劳动部门的仲裁才可起诉。按规定,仲裁申请期和仲裁期最快是两个月,仲裁后的半个月内可提起诉讼,诉讼一般采取两级审理方式,从申请仲裁到法院二审结束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近年来,为了保障农民工权益,很多地方建立了工资保障金、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等制度,这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但是,农民工出现人身伤害却缺少保障。李鹏说,希望能建立农民工工伤保障金制度,并开通农民工工伤鉴定绿色通道。

  李鹏说,农民工自身需要提高意识,首先需弄清楚自己在为谁打工,这是处理欠薪或工伤问题的司法程序必不可少的信息。其次,务工人员一定要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留存好与用工单位发生劳动关系的证据。工伤发生后,要及时到相关部门备案。

  目前,王发芝依然还在维权中。

分享:

责任编辑:郝芳芳

关闭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31122383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