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 红火依然

  • 2017-11-20 09:30
  •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红火时,被人喻为“内地香港”;2012年下半年煤炭价格开始下跌,康巴什新区初期人气稀落,曾被媒体称为“鬼城”。鄂尔多斯在上一轮资源型经济爆发式发展中一跃而富。近几年煤炭等资源价格走低,人们关心这个内蒙古标志性的地区境况如何。

    记者近日走进鄂尔多斯,一探究竟。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新活力

    前几年,鄂尔多斯一些企业债务沉重,经营亏损,甚至濒临破产。

    伊东集团,一家综合实力居自治区前10名的企业,2006年投资150多亿元建设煤化工项目,用的全是流动资金贷款。项目尚未投产,煤炭价格持续下跌,2014年仅利息就高达19亿元,眼看要撑不下去。

    天降甘露,是时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行“三去一降一补”政策,伊东抓住机遇,与金融机构组建“后银团”管理模式,在政府的协调和银行的支持下,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伊东公司资本财务部总经理王小龙说,20多家银行作为债权人共同签订协议,一不抽贷,二短贷变长贷,所有的贷款到期后延长3年,三对所有的抵押物和担保不变,四延长抵押物和担保期限,五降低利率,年利率由原先6.3%降到3%,每年节约财务费用4亿多元。“如果银行抽贷,不降利率,伊东非死不可。”王小龙肯定地说。

    煤炭去产能的效益也开始显现。伊东原设计产能3320万吨,重新核定后的产能为2760万吨,2015年以来又主动压产200万—500万吨,近两年亏损却持续减少。王小龙说,“没有去产能政策,煤炭价格上不来,企业同样挺不过来”。

    鄂尔多斯市委书记牛俊雁介绍,近两年全市协调贷款企业不赖账,银行不抽贷、不起诉,双方抱团爬坡过坎。仅去年,全市企业贷款总体利率水平下降2个百分点,减轻企业负担几十亿元,“目前看,一批困难企业挺过来了,政府、银行、企业都受益。”

    “‘三去一降一补’为我们加快转型提供了难得机遇。”牛俊雁深为感慨。准格尔旗黄玉川煤矿是一座千万吨级的大型井工矿,2015年亏损近3亿元,去年按重新核定的840万吨产能生产,亏损额减少为7600万元,当年9月起开始盈利。

    咬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放松,鄂尔多斯市经济触底回升。2016年,全市实现生产总值4417.9亿元,同比增长7.3%,高于全国和全区水平。去年,该市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均占自治区的1/5强,保持了高基数上的较快增长。

    煤炭产业链拉长增添恒久力

    “煤总有挖完的时候”,鄂尔多斯早在“十五”期间就提出转型战略,经过10多年的探索,成功走出一条煤转电和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的拉长产业链之路。

    鄂多克前旗上海庙,一条特高压输电线路飞越1230公里直达山东临沂,今年底将投运,每年可给沿线的河北、河南、山东等省供电550亿千瓦时,相当于从鄂尔多斯市运出了2000多万吨标准煤。

    鄂尔多斯紧紧抓住国家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石油替代等政策机遇,引导企业延长产业链。

    伊泰集团、神华集团率先行动,乌黑的煤炭送进生产线,经过气化、催化等处理,就能生产出像矿泉水一般洁净的柴油等油品,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几代人的梦想在鄂尔多斯变成了现实。

    黑色的煤变成了油,也变成了纯净无色的天然气。

    一辆辆运输罐车依次开到装车台前,注满液化天然气后驶向远方。“现在天然气市场走俏,公司投产以来,储存罐从没满过。”汇能煤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中秋充满自信。

    汇能煤制气项目位于伊金霍洛旗境内,一期工程年产液化天然气4亿立方米,2014年10月试产成功,两年多来生产线运行平稳,产品质量也高于之前的设计指标。眼下,年产16亿立方米的二期工程正在顺利建设。

    在现代煤化厂的链条上,煤华丽转身,变为油、气、甲醇和烯烃、乙二醇……“折算下来,每吨煤增值约3至6倍。”鄂尔多斯市发改委副主任方振荣说,现有项目全部投产后,煤炭就地转化量将增至3亿吨,相当于现有产量的一半以上。

    牛俊雁说,目前自治区85%的重点产业项目在鄂尔多斯,2013年起每年有二三十个大项目投产,累计达到104个,攒足了后劲,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升,综合经济实力稳居中西部同类城市前列。

    新兴产业崛起注入新动力

    以煤兴市的鄂尔多斯一直寻找探索资源之外的第二条第三条发展路径,倾心引进一批新兴产业,加快构筑现代化经济体系。

    总投资220亿元的京东方鄂尔多斯有机发光二极管显示器项目,2015年一期工程实现满产。京东方集团副总裁陈曦说:“今年二期工程也将建成,达产后年产值近180亿元。”

    4万台虚拟服务器云服务能力,吸引了中兴等一批云计算、大数据企业前来落户;达瑞祥1200万片/年蓝宝石项目于2015年投产,富士康62万件/年手机零件项目运营良好……随着一个个项目落地生根,新兴产业渐具规模。

    奇瑞汽车鄂尔多斯分公司一期工程投产4年来,年汽车产量已达到近10万辆。近年来落户的华泰汽车、中兴特种车等项目也已投产,并集聚起30多家配套企业,初步形成产业集群。

    鄂尔多斯还把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加快转型的重要突破口。乌兰木伦河畔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开园以来已有艺术羊绒创作基地、四大发明体验馆、儿童游学中心等一批项目落户。占地1.1万多平方米的“艺术未来城”,主要为书画、影视、服装设计、陶瓷等艺术家服务,已有200多位艺术家签约或在此设立工作室。

    拥有丰富旅游资源的鄂尔多斯,近年来旅游业异军突起。5A级景区响沙湾经过10多年建设,在沙漠上建起了酒店,推出了冬天滑雪等新项目;伊金霍洛旗推动旅游与马产业、体育、文化等产业融合,去年全旗接待游客280万人次,实现收入32亿元,均增长20%以上。

    万家惠原是一家室内大型农产品交易市场,2013年开业不久就出现倒闭的危险,史占成、史占胜兄弟俩经过半年多走遍全国调研,2015年开始转型室内大型主题乐园,2016年9月开业,建成的欢乐水世界、欧洲风情主题乐园吸引了周边省市的游客,节假日和周末经常爆满,已接待游客65万人次。

    正在转身变色的鄂尔多斯,如今初步形成了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产业体系,去年非煤产业增加值首次突破千亿元,在工业中的比重升至48.3%,比2010年高近20个百分点。

    混合所有制唱主角夯实支撑力

    从改革中汲取养分、夯实基础,鄂尔多斯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促进要素市场化配置,引导民营与国有资本相互参股项目,民间投资和活力源源不断。

    集煤炭生采、煤化工、热电为一体的中天合创煤炭深加工项目,由多家企业联合建设。该项目总经理张西国说,民营煤企满世集团想进军煤化工,可是资金、技术实力有限;中煤缺乏化工技术、项目运营经验和销售渠道,这却是中石化的优势;申能公司是电力龙头。当地政府牵线搭桥,四方一拍即合,优势互补,各展所长。

    2012年民企久泰集团启动建设的60万吨甲醇制烯烃项目,需投资82亿多元,由于资金紧张工程一度停滞。去年鄂尔多斯市促成该集团与兖矿集团合资,项目得以顺利推进;总投资290亿元的伊泰2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由伊泰集团等3家民营、股份制企业与国企内蒙古地矿集团合资建设……类似的项目不胜枚举。

    伊泰化工有限公司在杭锦旗兴建的120万吨/年精细化学品项目,已引入9家企业,共投资100多亿元兴建配套项目。各种所有制企业在这里活力迸发,以合作、入股、独资等各种方式生产经营,构建起强大的煤化工产业生态链。

    “民企机制活、决策快,国企实力强,融合发展能扬长补短。”牛俊雁说,产业转型需要大量投资,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既能撬动投资,还能分散风险。

    去年该市非公工业企业增加值增长11.1%,高于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2.2个百分点,占比达到74.1%,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超过90%;民资对全市企业投资、财税和就业的贡献率,均在70%以上。(记者李仁虎、任会斌)

分享:

责任编辑:石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0112198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