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宁城县遭遇“垃圾围村”乡村振兴亟须解决垃圾“挡道”

  • 2018-05-14 08:33
  • 来源: 经济参考报

4月6日,天义镇富家窝铺村村民倪淑娟家门前的垃圾点。(新华社记者 王靖 摄)

4月7日,天义镇岗岗营子村,西辽河上游的老哈河从垃圾场中间流过。(新华社记者 王靖 摄)

  生态宜居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任务,决定着美丽乡村能否顺利实现。同时,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的污染防治,也是农村治理的题中之义。《经济参考报》记者不久前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采访发现,由于缺少资金支持,缺乏垃圾清理机制,垃圾围困乡村的现象层出不穷,群众苦不堪言,乡村振兴之路亟须解决垃圾“挡道”难题。

  垃圾围村苦不堪言

  美丽乡村不再美丽

  一场春雪消融之后,宁城县天义镇富家窝铺村弥漫着酸臭味,村民告知记者,这是畜禽粪便等各种垃圾散发出来的混合气味。记者发现,这个村庄有3100人,竟有六处以上较大规模的露天垃圾堆放点,有的堆积成山绵延数百米……

  村民倪淑娟家门前,就是一个超过四百平方米的垃圾场,死猪、牛粪、塑料袋、餐厨剩余物等各式垃圾一直堆到了村中的主路上,触目惊心,气味刺鼻。她说,这里原来是个坑,七八年前开始,垃圾越堆越多,把道路都占了,也没有人清运;碰到上面来检查,村里就找来推土机往前推一推,一到热天,臭气熏天,苍蝇扑面,居住环境非常恶劣。她8岁的孙子袁宇奇对记者说,他在门口时间待久了,会头晕恶心,“但好想出去玩”。

  记者驱车巡访了近20个村庄发现,几乎每个村庄都在遭受垃圾围困。街道边、沟渠里、田埂旁……不时可见大堆的垃圾;村里几乎看不到封闭式的垃圾桶,每个垃圾池都是露天的,池里池外都是垃圾;道路旁几百米长的垃圾带并不罕见,富家窝铺村一处三百多米长的垃圾带把双车道堆成了单车道;县城城郊的南山几乎成了“垃圾山”。这里的乡村“污颜秽色”毫无美丽可言,对此一些村民向记者大倒苦水。

  在大明镇马站城子村,村民周国玉听说记者来了马上问:“你们管不管垃圾?你看我们村里到处是垃圾,不仅人受罪,牲口也受罪,羊吃了塑料袋,不长膘,甚至死亡。”正在浇地的大明镇一棵树村村民李艳君一听到有媒体来采访的消息,硬要带记者去村里看看,“我们村里的垃圾把路堵得都走不了,没人管!”她愤愤地说。

  西辽河上游的老哈河是当地的母亲河,但也沦为一些村庄的垃圾场。在天义镇岗岗营子村村口,一个大型垃圾场赫然入目,浑黄的老哈河水挟着垃圾穿流而过。汽车驶近,呼的一声,惊起一群乌鸦。一位海姓村民骑着电三轮来倒垃圾。“谁会在意对河水的污染?”他说,十里八村包括县城的一些垃圾都往这里倒,特别是一有卫生大检查,外村的垃圾就被偷偷转移来了。

  记者采访获知,从2014年内蒙古实施“十个全覆盖工程”开始,宁城县各乡村实行垃圾集中收集。但收集点数月甚至数年无人清理,越积越多,慢慢变成了垃圾场和污染源,而且绝大多数集中在村里、村口的主干道边上。

  “不是不想清理,而是根本没钱清理。”《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多个村的村干部,他们一致反映,没钱雇人清理是垃圾围村的主要原因。富家窝铺村村支书王凤山无奈地说,村里没有集体经济,累计欠下30多万元外债,村民也不愿掏钱,只有碰到上面要来检查或者垃圾严重影响生活了,才找人清理一下。去年村里清理垃圾就花了4.5万元,现在还欠村民3万多元清运费。村委会的信用打了折扣,现在不好找人清理了。一棵树村村支书马文廷说,垃圾清理费是目前村里最大的开支,去年上半年清理了一次,花了1.3万元,“垃圾成了村里最头疼的事情。”

   1 2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李倩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571122826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