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亮丽风景线 绘就最大同心圆——新中国70年内蒙古跨越式发展纪略

  • 2019-08-02 19:06
  • 来源: 新华网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境内的库布其沙漠腹地,由凌汛期的黄河水汇聚而成的湿地在日光照射下显示出绚丽多彩的颜色(2018年6月9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从风沙肆虐到绿锁“黄龙” 筑牢生态安全屏障

  “黄沙滚滚半天来,白天屋里燃灯台。行人出门不见路,庄稼牧场沙里埋。”往年风沙肆虐的景象,81岁的“治沙名人”高林树记忆犹新。

  高林树家住达拉特旗中和西镇官井村,位于库布其沙漠的东南缘。“当时,绿色在父母心中最珍贵,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他感慨地说。

  官井村曾经的处境,是内蒙古生态状况的普遍写照。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内蒙古各级党委政府带领群众积极开展草原建设、风沙治理,涌现出“牧区大寨乌审召”等众多生态建设典型。然而,受发展理念和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等因素影响,未能走出“边治理边破坏”的困局,生态形势日趋严峻。

  鄂尔多斯市林草局局长韩玉飞说,最多的一年,当地竟出现沙尘天气82次。

  内蒙古的生态如何,不仅关系全区各族群众生存和发展,还关乎“三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把内蒙古建成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是内蒙古必须自觉担负起的重大责任。

    游客在库布其沙漠恩格贝旅游区骑骆驼(2018年8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内蒙古持续推进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大工程建设,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打造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着力建设生态文明。

  还草还出“碧绿”。内蒙古拥有13.2亿亩草原,占全国的五分之一多,是全国最大的天然牧区。自治区通过全面实施退牧还草、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等制度,引导农牧民禁牧、休牧和划区轮牧,使全区草原植被平均盖度稳定在44%。

  禁伐禁出“浓荫”。自治区成立之初,森林覆盖率仅为7.73%,去年底已提高到22.1%。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管理局党委书记陈佰山颇为自豪地说,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20多年来,大兴安岭林区“砍树”逐步转向“看树”,至去年底共新增林地1.3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83个西湖的面积。

  治沙治出奇迹。腾格里沙漠东南缘已建成长350公里、宽3公里-20公里的林草带,乌兰布和沙漠东缘已形成长191公里、宽0.5公里-1公里的防风固沙林带,沿巴丹吉林沙漠边缘也营造出长长的锁边林……如今,内蒙古境内的沙漠扩展势头受到遏制,毛乌素、科尔沁、呼伦贝尔等五大沙地的生态显著改善,沙化土地已连续多年“双减少”。

    这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境内的达拉特光伏发电应用领跑基地一期500兆瓦项目(2018年12月13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从1986年栽下第一棵树起,高林树先后绿化荒沙5000亩,村民们也跟着栽树治沙,目前官井村绿林萦绕、庄稼成行,林地已经超过19万亩。

  生态建设要世世代代干下去,成千上万个“高林树”式的库布其人艰苦奋斗、锲而不舍,已累计治理荒沙6000多平方公里,绿化荒沙3200多平方公里,创造了荒漠化防治的世界奇迹。

  近几年来,内蒙古更是不断加大环境污染治理力度,努力守好这方碧绿、这片蔚蓝、这份纯净。

  内蒙古第一大湖呼伦湖、第三大湖岱海、黄河流域最大湖泊乌梁素海的治理工程都在紧锣密鼓地实施,湖泊水质和湖区生态都呈改善态势,湿地面积显著恢复,生物多样性持续增加。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改善的同时,农牧民通过生态农牧业、沙草产业、旅游业等提高了收入。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萨如拉图雅嘎查牧民在“改革先锋”廷·巴特尔的带领下,坚持草畜平衡,减羊增牛,少养精养,不仅草场休养生息得到恢复,牧民们的收入也由2002年的700元提高到2018年的18800元。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

责任编辑:徐梅

010070230010000000000000011120681124831488